第263章 营救白之行(1)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既然你能用这种方法逼我出现,你也应该知道,安漠霖根本找不到我,我也不会和他结婚。”白之言冷笑一声,侧了个身躲开冷杰的逼近。

冷杰嗤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干脆跟了我。我保证,会让你比跟安漠霖在一起更快活,保证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说的倒是好听,那你倒是先把我弟弟给放了。只要你放了我弟弟,我什么条件都答应。”白之言爽快的说道。

“那怎么行?万一我放了你弟弟,你反悔了,我不是很吃亏?”

冷杰将她逼到墙角的位置,抬指轻勾着她的下颌:“白之言,我都不嫌弃你跟过安漠霖,你应该感到知足。”

“少废话,先放了我弟弟,我就答应你的条件。”白之言一脸的嫌恶之色,恨不得马上施法把冷杰给灭了。

“你这性格,还是够辣。你还是先取悦我,我高兴了,当然会把你弟弟给放了。”冷杰扯着嘴角,笑的邪佞,“找死。”白之言在心底暗骂。

可面上,她却还是维持着笑脸,淡声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好像今天也不可能逃得掉。这样吧!你起码先告诉我我弟弟在哪个房间,你说好不好?”

冷杰皱了皱眉,仔细想想,先告诉白之言似乎也没什么,轻淡一笑,抬眼看向后侧窗口外,离这个地方还有大概两三百米远的一间木屋,扬眉道:“他就在那里,你放心,他很好。”

“原来在那里啊!”

白之言抿唇淡笑,又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这就对了,我最喜欢听话的女人。”

冷杰勾住她的下颌,另外一只手迫不及待的扣住她的腰肢,俯身就要压上白之言的唇,低声道:“说实话,你的身体,是我见过的最令人心动的身体。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尝尝你的滋味。”

“冷少,别急嘛,我这一路赶过来,也渴了,你好歹让我先喝杯水。”

白之言连忙抬手挡住他急于凑上前的唇,柔媚一笑:“麻烦冷少,先给我倒杯水吧!”

冷杰皱了皱眉,可是转念想想,白之言现在也逃不掉,于是点了点头,揽着她的腰肢转身朝茶桌旁走。

揽着白之言坐下,冷杰一只手添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邪邪一笑:“喝吧!”

白之言望着凑到唇边的茶杯,只好凑上前喝了一口,手指尖白芒流转,缓慢将手指抬起,悄然落在冷杰背后,猛地一用力,点在冷杰背后偏左的位置。

冷杰只觉背后突兀的一刺痛,闷哼一声,皱眉看向侧面的白之言,忍着疼的同时,额头冒出了涔涔冷汗。

白之言趁机从他怀里挣开,挑眉明媚一笑:“怎么样?疼吗?”

“白之言,你做了什么?”冷杰只觉背后的疼痛不停的开始扩散,本来只在一个位置,渐渐蔓延至全身,本来单纯的疼也渐渐变成刺骨的麻疼。

白之言神态悠然的拍了拍手,舒口气道:“哎呀,我忘了告诉你。我呢,会点中医,会点穴位,所以呢,刚刚不小心用针砭碰到了冷少的穴位,这会儿应该很疼吧!”

“白之言,你……”

冷杰后背处疼得厉害,他忍着疼站起身,一脸恼怒:“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能吩咐人对白之行下手!”

“你吩咐啊!只要之行出了事,我不敢保证,今天冷少您还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中医穴位疗法博大精深,一不小心可以把人救活,一不小心,也可以把人治死。冷少要是不怕死的话,请便。”白之言从容一笑,环着双臂沉静望着冷杰。

冷杰只觉后背的疼痛又开始加剧,咬牙质问:“你点的到底什么穴位?”

“我记性不好,忘了。”

白之言讪然笑笑,转身走到门口,拍了拍门:“喂,开门了,再不开门你们冷少要死了。”

外面守着的人一听这话,立刻慌张起来,忙不迭打开门就朝里面冲。

白之言冲着冷杰挥手浅笑:“冷少,谢谢你告诉我之行在哪里,再见。”

“把她给我抓住!”冷杰竭斯底里的一声大喝,踉跄着站起身就要朝门口扑。

门口守着的保镖神色一凛,伸手就要去抓白之言。

因为在他们看来,白之言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挺有多大能耐。

只是他们没料到,白之言轻盈一旋身,裙摆飞扬,轻轻松松躲过保镖伸过来要抓她的手,扬眉,笑意灵动:“就这样了,再见。”

“给我抓住她!”冷杰恼火的恨不得冲出去杀了白之言,可是身上的疼痛却一波比一波强烈,他随意一动,就疼的厉害。

几名保镖当然不肯轻易放白之言离开,一看白之言居然会些拳脚,立刻警惕的打出招式跟白之言打了起来。

白之言身形灵巧,只躲不出手,一躲一闪间,翻身出了别墅。

白明军正准备上前,外侧的两名保镖立刻将白明军的手反剪。

白明军费力的挣扎起来:“你们想干什么!放手!”

白之言眼神一凛,迅速跑到外侧。

外侧的两名保镖其中一人拿了一把匕首放在白明军颈部大动脉处,阴狠威胁:“白之言,你再跑,信不信我们真动手?”

“你们冷少不是个生意人吗?难道还想摊上命案?“白之言无惧无畏,瞟了眼从房内跑出来的冷杰一眼,鄙夷嗤笑。

冷杰被疼痛折磨的几乎浑身都没了力气。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看来柔弱美丽的如同洁白花朵一样的白之言,居然会些拳脚,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白之言眼神微微一沉,迅速伸手落在拿着匕首那人的手腕之上。

猝不及防的速度,拿匕首的人压根毫无防备,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的手腕瞬间骨折。

“啊!”那人惨呼一声,疼得脸色发白,当即蹲在地上有了打滚的架势。

白之言眼神冷冽的扫了另外一个人一眼。

那个人眼中的恐惧还没来得及消散,白之言已经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他还没反应过来,眼圈已经变成了乌紫色,疼得他当场嗷嗷叫。

白之言趁机拉住白明军的手,深吸口气道:“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