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结婚证明

叶菁心底蓦地生出一阵恐惧,紧了紧掌心道:“你在美国有那么多关系可以打通,就算我不同意,你照样可以拿得到结婚证明。”

“叶菁,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安德也有些隐隐的恼怒,紧扣着掌心压抑怒气。

叶菁咬唇摇头,苍白的辩解:“没有,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爱的人是漠霖,要不是因为你答应帮我解决我爸的事,我也不会答应跟你订婚。”

“你还真是会找借口,明明是你找到我,让我帮你。你知道我喜欢你,求我帮你爸爸,就答应跟我结婚,你是不是都忘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叶菁无助的哭了起来,扭头看向身后的章芸心,“阿姨,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很爱漠霖,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章芸心迟疑不定的看了眼叶菁,又扭头看了眼安漠然手上的结婚证明,倒抽一口凉气,痛心摇头:“小菁,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呢?就算你再喜欢漠霖,既然你已经结了婚,也该放手了。白之言即使再怎么不好,可她好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现在也不知道,我该相信谁了。漠霖的个性你清楚,一旦他认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阿姨。”

叶菁哽咽出声,哀求着望向安漠然:“漠然,我真的很爱漠霖,你帮帮我好吗?”

“叶菁,我哥早就不爱你了,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我劝你,还是跟安德回去吧!不管怎么说,这份结婚证明,还是有法律效力的。而且,看上面的日期,的确是三年前的日期,你骗了我们那么久,我们就不计较了。这件事,等我哥醒来,我会跟我哥说清楚。”

安漠然冷淡说完,客气的把结婚证明递还给安德:“既然叶菁是您的妻子,您随时可以带她回去。我哥和她并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您尽管放心。”

安德温和的点点头:“多谢安小姐和周小姐的帮助,我会带她离开的。”

安德说完,缓步走到叶菁面前停下,温声道:“我们回去吧!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我都不会跟你计较,毕竟我是真的很爱你。”

叶菁含着泪,紧咬着唇攥着拳头,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安德试着去拉她的手,却换来叶菁竭斯底里的大吼:“我不回去!就算我对你有过一点点感情,可是我最爱的人不是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可是他不爱你。”安德皱眉,对于叶菁的竭斯底里,还是能够平静面对。

叶菁惶然摇着头:“可我不想离开他,我不想离开他。”

“叶菁,你怎么总是这么偏激?你一直都了解,我哥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所以你才一次次采用极端的手段逼他。可你从来不知道,我哥跟你在一起的那几年,真的很累。”

安漠然深叹口气,走到叶菁身侧:“我哥爱的人是之言,你就算再不愿意承认,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哥的心里只有白之言。”

“不可能的,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叶菁疯子般笑起来,抓住安德的手道:“你也在骗我,我没跟你结婚,我爱的人是安漠霖。”

安德紧皱着眉头,抬手吩咐:“来人。”

他话音落,外面走进来两名体形彪悍的男人,一左一右走到叶菁身侧。

安德忧虑道:“带太太回去,我们马上上飞机。”

“是。”那两个男人连忙应声,一左一右把叶菁拉起来,朝外面走去。

叶菁费力的挣扎着:“安德,我求你了,我们离婚吧!”

“我不会跟你离婚,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想过要离婚。”

安德沉静说完,谦和的面对章芸心和安漠然鞠躬:“今天,谢谢大家的帮忙,我才能带我的妻子回家。”

“不用谢,不过,希望安德先生能够慢慢化解叶菁的心结,别再让她那么极端。”章芸心微一低头,也是万分客气。

安德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章芸心抓了抓心口,跟着到了门口,看到叶菁满脸是泪的上了车,双眼戚哀的望着前方。

安德上车之后,轻轻将她揽在怀里,安抚着轻拍后背,那样的心疼爱护,也是令人动容。

叶菁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之后,车子才缓缓启动,离开了安家别墅。

章芸心收回目光,叹口气,望向周漫,问道:“漫漫,你是怎么认识安德先生的?”

周漫微笑道:“阿姨,我跟那个安德,真的不算认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只是巧遇而已。”

“漫漫姐,其实,你挺希望叶菁离开的。这下好了,之言走了,叶菁走了,还能随时守在我哥身边的,就剩你一个了。”安漠然没心思跟周漫玩心眼,直接道破她的动机。

章芸心睨了安漠然一眼,冷着脸道:“然然,别乱说话。今天要不是漫漫带安德先生来,我都不知道小菁居然已经结婚了。”

“其实我哥心里,多少有点知道的。只是,我哥反正不喜欢她了,所以也没想过去戳破她的谎言。不过我们谁也没想到,安德先生居然会找到这里来。”

安漠然吁口气,转身上楼:“我去看看我哥。”

周漫也连忙跟上,温和道:“我也去看看漠霖。”

章芸心唉叹一声,独自走到沙发处坐下,突然之间觉得心都累了。

她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不该一味偏执的阻止白之言和安漠霖在一起。明明,安漠霖是那么的在乎白之言。

明明,她也看得出来,白之言的眼里心里,只装得下安漠霖一人。

夜色越来越深,昏黄的灯光映照下,小黄精四仰八叉的躺在木凳上,突然听到墙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说话声,不由的抖了个激灵。

他赶忙从木凳上飞旋着回到本体中,探着头观望声音发出的地方。

一阵浓绿色的光同一阵淡红色的光倏然旋落在花园外围,红玉冷笑一声,眯眼望着安漠霖房间的位置,“看来,安家的人都已经休息了,我们还是快动手吧!”

“当然,越快越好。”陈雕亦是冷笑一声,再次化作一阵绿光,旋身而起,很快到了二楼的窗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