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归心锁

小黄精浑身上下寒毛直竖,没想到陈雕和红玉居然会来这里,好像还是要对安漠霖动手的意思。

他就闹不明白了,陈雕和红玉为什么要对安漠霖一个普通人下手呢?难道只是为了逼雪昙出来?

想着想着,小黄精眼珠灵动一转,以隐身术法隐身之后,朝着安漠霖房间的落地窗处飞去。

偌大的房间,只有床头处的台灯亮着。

安漠霖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红玉走到床边的位置查看了一眼,牵唇嗤笑:“还真是昏睡着,不过身体没有任何异常,实在看不出是怎么回事。”

陈雕冷哼一声,掌心伸开,铜制的玉镯形归心锁已经浮现在掌心。

他掌心用力一推,将归心锁祭出。

归心锁发出一阵浓烈的红色邪气,落在安漠霖头顶的位置,那阵红光以一种撕扯的方式透入安漠霖额头正中。

归心锁则如磁铁一样,用力的拉扯着红光,试图将安漠霖体内的镇魂珠给吸附出来。

小黄精惊异的瞪大了眼,可是自己又不敢出手。而且他也搞不清楚情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安漠霖,只能惊恐的捂着嘴观望着。

安漠霖本来没有任何知觉,可是随着归心锁力量越来越强,陈雕法力越施越重,额头处撕扯般的疼痛也瞬间漫遍全身。

他痛苦的皱着眉,因为还困在梦魇中,口中不停的喃喃呼唤:“雪昙,雪昙……”

“他跟雪昙还真是般配啊!都是看着什么不在乎,实际上把对方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的那种人。”

红玉悠闲在沙发处坐下,兀自添了一杯茶,蹙眉猜测:“雪昙要是知道镇魂珠没了,安漠霖死了,肯定会找我们拼命吧!”

“有了镇魂珠,她就是拼命,也不是我的对手。”陈雕阴冷的笑着,再次加重归心锁的法力。

睡到半夜,白之言翻了个身,心口处忽然一阵纠扯似的疼痛。

因为疼痛越来越剧烈,白之言闷哼一声,捂着心口睁开眼,一阵强烈的不安猛然间涌上心头。

低头看了看心口的位置,一阵淡黄色的光微微透出,她的瞳孔骤然一缩,急喊了一声:“蜜儿!”

蜜儿睡的正香,揉着蜜蜂眼从吊兰里探出头,睡意朦胧的问:“大半夜的,干什么啊!”

“是通灵符,安漠霖有危险。”白之言也来不及多做解释,衣服也懒得换,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就跳下床。

她的手指灵动旋转,施法化作一道白光从窗口处离开。

蜜儿浑身一震,睡意全无,立刻抖了抖翅膀,也化作一道白光跟在白之言之后,一起赶往安家。

镇魂珠已经从安漠霖额头内被剥离出来,可是因为已经在安漠霖体内待了一千多年,归心锁即使再怎么费力吸附,还总是差那么一点。

归心锁力量只弱了一瞬,镇魂珠倏的又冲回安漠霖体内。

陈雕不甘心的咬咬牙,再次加重法力,将镇魂珠吸附出来。

这一次,镇魂珠才开始以极慢的速度,一丁点一丁点的顺着归心锁的红光移动。

陈雕勾唇邪笑,眼看着镇魂珠离归心锁越来越近,心中的兴奋也越来越强烈。

红玉生怕出了什么差错,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镇魂珠散出的金芒。

床上的安漠霖却是痛苦的皱着眉,心口处透着一阵淡黄色的光。

红玉总觉得那点光似曾相识,可是想了很久还是没理出头绪。

皱眉苦思了一阵,红玉心头霍然一震:“我想起来了,是通灵符!”

两道白光倏然旋落,白之言旋身幻化成在青瑶山时的模样,广袖袖摆微微一扬,手掌心一朵昙花飞也似的一旋,生生击打在归心锁上。

归心锁上邪异的红芒被突兀打断,镇魂珠上束缚的力量也瞬间被打断,猛然一闪,重回安漠霖体内。

安漠霖痛苦的神情渐渐缓和,额头处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仍是在梦魇中低低唤着:“雪昙,你到底在哪里?”

白之言鼻尖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吸吸鼻子稳住情绪,白之言凛然望着陈雕:“陈雕,今天我就借镇魂珠的力量,跟你好好斗一场。”

陈雕咬牙切齿:“雪昙,你不要忘了!镇魂珠是我的。”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上面是写你的名字了还是写你哪个亲戚的名字了?我说是安漠霖的,你要是不服气,咱们就打。我没时间跟你啰嗦。”

白之言嘲弄着说完,一个旋身停在安漠霖身侧。

蜜儿也迅速落地幻化成人形,挡在雪昙面前:“雪昙姐,还有我呢!我帮你。”

白之言淡淡一笑,手指尖白光粼粼旋动,落在安漠霖额头正中。

金色光芒与白色光芒交织涌动,最终又都冲入白之言的指尖中。

她的额头,银色的昙花妖灵印记渐渐透出,美妙精致。

陈雕眼神蓦地一沉,红玉也迅速站起身,愤恨的瞪着雪昙,抬手施法朝着挡在白之言面前的蜜儿打去。

蜜儿两手轻盈舞动,一掌推出,同样施法的同时,挡住了红玉击打而来的法术,在两人的法力在空气中碰撞四散。

白之言收回手,回头,从容笑看着陈雕:“以前,我是必须需要师父保护。可是现在,即使师父不在,我若是拼尽全力,咱们两个的差距也不会太大。不过现在,我可以借助镇魂珠的力量,你却不能直接借助。镇魂珠含有仙力,你必须要把仙力和你的妖力炼化,才能为你所用,我说的对不对?”

陈雕恼怒的紧了紧掌心,掌心一旋,将归心锁重新祭动,愤然道:“那我就先取了你的内丹!再取镇魂珠。”

“如果我没记错,归心锁以前算是道家的东西吧!”白之言淡然一笑,不以为然。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总之,归心锁现在只会为我所用!”陈雕眼神阴沉,掌心法力旋动,归心锁飞速朝着白之言打去。

白之言眼神冷冽一扫,迅速施法挡住归心锁晕出的红芒,另外一只手施法以道指祭出,以最快的速度换手,打在归心锁上。

归心锁虽然是青铜所制,可是白之言道指一出,淡黄色的光当即把归心锁的红光冲的全部消散。

忽听一声极细微的声响,青铜制的归心锁竟然硬生生断裂成两半,发出“哐当”一声清脆的声响,瞬间跌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