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身受重伤

陈雕恼怒不已,施法出手就和白之言打了起来。

蜜儿现在法力也有长进,和红玉打起来虽然占不到什么便宜,可也吃不了多少亏,干脆以守为攻,尽量的保护自己。

由于晚上喝多了水,半夜的时候,安漠然不得已起来上卫生间。

上完卫生间,忽然听到好像哪里传出细微的杂乱声响,于是疑疑惑惑的推开门,朝外面的走廊走去。

偌大的走廊空荡冷清,安漠然循着声音走到安漠霖的房门口,困惑的停下。

因为安漠霖一直昏迷着,房门自然是没上锁的。

安漠然推开一条门缝,探着头往里面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惊喜的将门打开,喊了一声:“之言!”

白之言眉头一皱,一掌打在陈雕心口处。

陈雕没料到白之言借助镇魂珠的力量之后,法力竟然那么厉害,这一掌,几乎要震得他心脉断裂。

他捂住心口,一口浓稠的血液瞬间从口中喷出。

白之言却没打算放过他,又是一掌打在另一侧胸口,接着,手心旋出几朵昙花,昙花散着粼粼白光,直朝着陈雕胸前几大穴位冲去。

剧烈的疼痛漫遍全身,陈雕咬牙忍着疼,袖中一把飞剑倏的刺出。

白之言来不及闪躲,侧身偏移间,飞剑从她的手臂上擦过,割破了皮肉。

陈雕眼见着机会来临,又是几把飞剑迅速祭出。

白之言一一躲过,本以为没事了,陈雕手中一把长剑裹挟着邪异的绿光旋转冲击,从她的肩胛骨之上穿了过去。

然后,长剑又飞回,再次冲击。

白之言愤然抬袖,掌心旋出结界,一把将长剑推落,肩头的疼痛剧烈蔓延,她的额头也沁出细密的冷汗。

陈雕估计伤的很重,趁此机会迅速化作绿光逃离。

红玉眼见着陈雕逃跑,也不恋战,一个旋身到了窗口,跃然化作一阵红光消失无踪。

门口站着的安漠然早已看的目瞪口呆,木木然指着白之言肩头淌血的伤口,惊恐的问:“之言,你的伤……”

白之言浑身一软,跌坐在地,脸色也倏然发白。

蜜儿连忙跑到她身侧将她扶着,担忧的问:“雪昙姐,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

白之言吁口气摇摇头,捂着肩头的伤口:“不过剑上好像有毒,估计我得需要些时间化解。”

“真不愧是邪物!简直太阴险了。”蜜儿眼下真是想张口骂人了。

白之言虚弱道:“他要是不用这种方法,估计今天会伤的更重。我刚才差点震断了他的心脉,如果再出手一次,他估计就会昏过去,到时候我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才用这种手段。”

安漠然总算从震惊中缓过来,也赶到白之言身侧,扶着她站起身,抿唇关切道:“我扶你去我的房间,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不用了。”

白之言深呼吸一口气,蹙眉望着安漠然:“漠然,你听我说,千万不要告诉漠霖我回来过。等他醒了,也劝劝他,让他不要再找我了。我跟他之间,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害了他。”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不会离开我哥的,你忘了吗?”安漠然难以置信的望着白之言的眼睛。

“可是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白之言焦急起来,一着急,伤口又疼得厉害。

“那不行,你得说清楚。不然,我今天不会让你走的。还有,刚才那两个人是什么人?还有你旁边这个,又是什么人?之言,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瞒着我们?”

“漠然,我实在没办法跟你解释,可起码有一点你是知道的。我是妖,我跟你哥在一起,本来就是违反天道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有了凡人的肉身,是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跟他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为了不让他以后伤心难过,我干脆就不声不响的消失。这样,起码他心里有个念想,也不至于太难过。”

白之言按压着心口,走到靠床的位置,抿唇苦涩一笑。

安漠然迟疑着问:“那……你还是要走吗?难道你真的舍得离开我哥?”

“舍不得也要走。明天傍晚,他应该就会醒过来,等他醒了,你不要告诉他你见过我。即使你告诉他了,他找不到我,只会更伤神。

”白之言抓住蜜儿的手,蹙眉忍疼:“蜜儿,我们走吧!”

“等一下!”

安漠然连忙冲到白之言面前,抬手挡着,急问:“你走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还有我哥,刚才那些人为什么会找上他?以后他们还会再来吗?”

“刚才那个怪物,伤的很重,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很难恢复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你哥的安危。而且就算那个怪物的法力恢复,再来找漠霖,我照样能及时出现。”

白之言沉眉说完,吁口气道:“漠然,我该走了。记住我说的话,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哪里。”

“之言……”安漠然欲言又止,沮丧的垂下了手臂。

白之言随蜜儿扶着转了身,化作一阵白光,匆忙从窗口处离开。

安漠然咬咬唇,蹙眉望着白光消失的方向,最终叹口气,收回目光。

望着床上沉睡的安漠霖,安漠然为难道:“哥,我没办法告诉你之言是妖,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我见过她。而且,她也不肯说她现在住在哪里。”

撇了撇嘴,安漠然心情沉重的朝外走去,走到门口关了门,回自己的房间。

白光旋落,白之言轻咳一声,靠着床坐下,肩胛骨处的伤口血色都有些发黑。

蜜儿担忧的问:雪昙姐,真的没事吗?”

“没事,过段时间毒性就会慢慢消失。”白之言虚弱摇摇头,眼前一黑,往床上一栽,当即昏睡过去。

蜜儿虽然现在维持人形的时间比以前要长些,可是过了这么久,也是到了时间,立刻幻化回本体。

她扑扇着翅膀,焦急的呼喊:“雪昙姐,雪昙姐,你到底怎么了?”

“别吵我,好累啊!让我睡会儿。”白之言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侧了个身继续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