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不是生病

蜜儿听她还能说话,这才稍稍放了心,吁口气飞落在吊兰上,继续休息。

陈雕与红玉回到红玉所住的地方,红玉旋身幻化回苏圆的样子,扶着陈雕坐下,皱眉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雪昙这次下了狠手,虽然她没机会杀我,可是我的法力却损耗很大。没有一年半载的,恐怕很难恢复。不过我觉得古怪的是,为什么每次我们对安漠霖下手,雪昙都能及时赶到。”陈雕偏头,狐疑的盯着苏圆。

苏圆嘲弄一笑,冷哼道:“就在刚才,我发现有人在安漠霖的心口处,种下了通灵符。通灵符的作用,就是将两个人的灵识得以相通。而且,通灵符是道家的东西,可能安漠霖体内的通灵符,就是雪昙种下的。她将自己的灵识和安漠霖的灵识捆绑在一起,一旦安漠霖遇到危险,她就能及时赶到。”

“没想到,雪昙居然这么在乎安漠霖。”

陈雕阴冷一笑,又问:“你能找得到雪昙现在住在哪里吗?”

“上次我是利用白明军找到了他的住处,这一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的住处。

就在下午的时候,我问过白明军,可是他说雪昙换了电话,他也联系不到。”

“这么说,雪昙是有意躲着安漠霖了?”陈雕倒抽一口凉气,胸口又是剧烈的疼。

红玉沉眉点头:“可以这么说。看来,一定是文正跟她说了什么,让她有所顾忌,才会一直躲着安漠霖。”

“那你就继续找,她越是想躲着安漠霖,这其中就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要找到她,立刻让安漠霖知道她的住处。”

陈雕咬牙说完,盘膝而坐,微闭着眼道:“这段时间,我需要好好疗伤,加上法力损耗严重,暂时不宜对安漠霖出手。这事儿就先搁着吧!等找到雪昙再说。”

“我明白。”红玉紧了紧掌心,心底升腾起一股浓重的怨气,深吸口气转身,回房休息。

天亮时分,白之言没有起床,蜜儿忧心忡忡的趴在吊兰上望着,喊都懒得喊了。

因为就算喊了,白之言也不可能马上醒过来。

张锋他们几个围在白之言房门外的位置,窃窃私语的皱眉猜测:“老大今天怎么回事?这个点了还不起来。”

“不会是生病了吧!老大可是从来不赖床的。”

“不可能啊!昨天看她还好好的呢!就是晚上睡的比较早,不像生病的样子。”

“我也觉的不像生病,老大那么厉害,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生病呢?”

蜜儿听着门外的窃窃私语声,听的多了,有些烦躁,清了清嗓子,捏腔拿调的学着白之言的声音,开口道:“你们别吵了,我昨天太累了,想多睡会儿。”

张锋一听这声音,顿时纳闷起来,皱眉挠挠腮道:“这……怎么不太像是老大的声音?”

“我喉咙有点不舒服,声音变了。你们怎么那么多事,赶紧散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蜜儿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尴尬的解释着。

张锋疑惑着点点头:“那好,老大,我们先出去了。您要是有什么事,就喊阿乐,阿乐会一直守在家里。”

“去吧去吧!”蜜儿烦躁的应着。

张锋虽然还是觉得纳闷,可也不好再多问,带着最后两个还没找到工作的兄弟,一起出门。

只有阿乐一个人留在家里,打扫卫生,整理每个房间。

白之言这一睡,就睡到天快黑的时候,才缓缓睁开眼醒来。

蜜儿总算长出口气,望着她道:“雪昙姐,你可算是醒了。你这一天把我给吓的,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不醒呢!”

“别吵。”

白之言抬手揉了揉眉心,轻声问:“现在几点了?”

“晚上六点,你整整睡了一天。”

蜜儿飞起来,停在她眼前:“你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没胃口啊!好累。”白之言伸了个懒腰,坐起身靠着墙,其实还想继续睡。

蜜儿撅嘴翻了个白眼:“可你总不能一直睡着吧!你现在可是凡人的肉身,不吃东西可不行的。”

白之言环着双膝趴着,恹恹道:“等会儿你去趟安家,帮我看看安漠霖醒了没有。还有,在安漠然身上施法,一旦她想要告诉安漠霖见过我这件事,就让她开不了口。”

“你说你,我要怎么说你好呢?自己都要死不活的了,还记挂着安漠霖。”蜜儿恨铁不成钢的唏嘘叹气。

“我没心情跟你废话,我下去吃东西,你现在就去安家。”白之言总算肯下床,趿拉着拖鞋有气无力的往楼下走。

蜜儿不满的撅了撅嘴,只好从窗口飞出去,施法去往安家。

白之言打开门刚准备出门,手机铃声叮铃铃响了起来。

她揉了揉头发,走到小桌子边把手机拿起来,一看是周洺的号码,连忙理了理精神,接听电话:“喂,周洺,有什么事吗?”

“之言,你吃饭了吗?”周洺此时正站在东凌桥附近的位置,车子停在靠边的位置。

白之言默了默,温和道:“我吃过了。”

周洺神情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既然你吃过了,有没有时间陪我出去走走?我今天心情不好,作为朋友,你陪我散散心,应该不过分吧!”

“周洺,我今天很累,不想出去。”白之言皱眉,委婉拒绝。

“那……你能告诉我你住在哪里吗?我想过去看看你。”

“不用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住的地方。”白之言吁口气,微低着头,温和答着。

“之言,我知道你怕漠霖找到你,可是我们现在算是投资合作的伙伴,虽然我不一定要知道你住在哪里,起码,我们见个面,还是可以的。”周洺微舒口气,眸色暗沉。

他清楚,白之言之所以拒绝,是因为白之言知道他喜欢她。

话说到这个份上,白之言无话可说,勉为其难道:“那好,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在东凌桥附近的西餐厅等你。”周洺微舒口气,唇角这才有了一丝轻松的笑意。

“嗯。”白之言应了一声,吁口气在床边坐下,稳了稳精神,才站起身,随便找了衣服换上,拿着包包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