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打赌

难怪许雅君一直提醒白之言,不要太过相信表面的东西。其实是因为,许雅君一早就觉得陈瑜这个人不行。

钟雪彤更是难以相信,摇着头道:“不可能的,陈瑜姐一直都对我很好的。她还跟我说,要我好好把握这次去剧组的机会,一定能成名的。”

“陈瑜这个女人啊!可比我们晓静要有本事。她可是暗地里勾搭过好几个副导演了,这一次能勾搭上陆导,也是不容易。亏你白之言还要捧她做什么玉女,她比我们晓静,可是差远了。”

冷杰好笑的说着,又问:“你还没告诉我,你想跟我打什么赌?”

白之言眼珠转了转,镇定道:“就今天一天的时间,我们打赌,安漠霖如果找来,你就告诉他,我已经和你有了关系。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会嫌弃我。”

“你这样,有意思吗?我怕到时候你会伤心。”冷杰扯着唇角,冷漠的笑。

“我只是想知道,我对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白之言微垂着眼睫,看了眼钟雪彤,深吸口气道:“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如果安漠霖还是没出现,希望你能帮我把雪彤送到剧组。”

“你放心,以安漠霖的人脉,不出意外的话,他一定能在明天天亮之前找到你。”

冷杰转了身走到门口,仍是揽着冯晓静的腰肢,吩咐道:“带着人走。”

保镖应声,总共四个人,两个押着白之言,两个押着钟雪彤。

钟雪彤费力的挣扎着嘶喊:“你们放开我!放了之言姐!”

“雪彤,别喊了,我相信,漠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白之言抿着唇,平静说着。

钟雪彤眉头一皱,渐渐放弃了挣扎,担忧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现在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她更担心的是白之言的处境。

下了废厂方之后,总共两辆车子,冷杰和冯晓静上了前面的黑色轿车,保镖押着白之言和钟雪彤上了后面的车子。

白之言冷静的很,回头看一眼车窗外,蜜儿这才焦急的从废厂方里飞出来,直朝着车窗的位置撞过来。

可是蜜儿还没撞到车窗,车子已经启动,嗖的一声朝前开去,蜜儿一下子落了个空,险些又栽到地上。

白光一旋,蜜儿迅速落地化成人形,气愤的掐着腰,对着车子跳着脚直吼:“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追上去的!”

来不及多想,她赶忙飞身掠成一道白光,直追着车子朝前而去,好在也很快追上车子,钻进了后面的那辆车。

吁口气飞在白之言耳边,蜜儿着急的问:“雪昙姐,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解开缚灵网?”

白之言皱眉摇了摇头,开口说话:“你解不开的。”

白之言身侧的保镖听到她说话,纳闷的问:“你在跟谁说话?”

“我不知道。”白之言漫不经心的垂眸,干脆装糊涂。

两名保镖纳闷的对看了一眼,可是实在没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没再多问。

蜜儿深吸口气,郑重道:“这样吧!我去找安漠霖,毕竟冷杰身上佩戴了开过光的东西,我恐怕不好应付。”

白之言沉眉点了点头,目送着蜜儿飞出了车窗,渐渐的看不见。

吁口气,白之言眯着眼,干脆装睡。

从安氏出来之后,安漠霖就直接赶往霖雪工作室,上了二楼。

张锋刚从办公室出来,一看是安漠霖,连忙迎上前,恭谨道:“安总好。”

安漠霖抬眼看了看走廊,蹙眉问:“之言呢?”

“之言姐刚才上来之后,就让我们帮忙找雪彤和陈瑜的头发,刚一找到头发,之言姐着急的走了。只跟我们说,找到了雪彤一定会打电话给我们。可是这都过去一两个小时了,我们也没等到之言姐的电话。”张锋如实回答着,也是担心的不行。

安漠霖蹙眉,又问:“你们给她打过电话吗?”

张锋叹口气,摇摇头:“我们还没打,不过正准备打电话问问。”

张锋话音刚落,梁晨快步从另外一侧走过来,沉着眉忧虑道:“不用打了,我刚才试着打了好几次,前几次是一直响,打第四次的时候,就已经关机。”

“怎么会这样?”

张锋一时愣住,无措的望着安漠霖问:“安总,这可怎么办?”

“张锋,你在这里守着,梁晨和华晓风,也立刻出去找。无论之言在哪里,一定要把她找到。”安漠霖心底蓦地涌上强烈的不安,转身急匆匆的朝着楼下走。

梁晨和华晓风对看一眼,郑重一点头,也跟着下了楼,开车先一步离开。

安漠霖刚一上车,便沉声吩咐:“林叔,打电话通知警局的人,增加人手,在各处盘查。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少太太。”

林叔一听,忍不住皱眉,慌张问道:“少太太不见了吗?”

安漠霖没做声,吩咐道:“开车,去所有她有可能去的地方找。”

林叔忙不迭一点头,先打了个电话通知高经理安排,然后迅速启动车子离开。

安漠霖心情沉重不堪,两手指尖紧扣在掌心,拿着手机不停拨打白之言的电话。

可是无论他打多少次,都是关机状态。

安漠霖烦躁的将手机往座位上一丢,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也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施法回到安家园子,蜜儿迅速飞到花园中,停在花园中的小黄精身上,着急的喊着:“小黄精,小黄精,你给我出来。”

淡青色的光微微一旋,小黄精坐在侧面的一张木桩凳子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问:“干什么呢?这么着急。”

“雪昙姐出事了,我不方便在安漠霖面前现身,所以,你必须要尽快想办法找到安漠霖,告诉他雪昙姐人在哪里。”

蜜儿急躁的说完,飞旋了一圈,急问:“安漠霖回来过吗?”

小黄精茫然的挠挠头,又摇摇头:“他不是跟白之言一起出门的吗?好像没有回来过。”

“这下糟了,要怎么才能找到安漠霖啊!”

蜜儿急的在半空不停转圈,继而又紧紧盯着小黄精,深吸口气道:“这样吧!我带你一起离开安家园子,用我的法力帮你做庇佑,你暂时离开本体,应该没问题吧!”

“这样应该是可以的。可现在的问题是,你还没告诉我白之言人到底在哪啊?”小黄精歪着头,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