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怪异的丝线

蜜儿上前落在他头顶,不耐烦的说着:“快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小黄精这才郑重的点了点头,神情严肃起来,和蜜儿一同朝着外面飞去。

首先要去的,当然是安氏。

不过安漠霖早就不在安氏,他们自然是白跑了一趟,于是,尽快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霖雪工作室。

很快赶到霖雪工作室之后,蜜儿和小黄精在整个工作室找了个遍,仍然不见安漠霖的踪影,两人对看一眼,顿时趴在桌子上泄了气。

小黄精叹着气恹恹道:“要不,还是回安家等着吧!万一安漠霖回去了呢?”

“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去,万一雪昙姐出了事,你付得起那个责任吗?”蜜儿气愤的只想打人。

小黄精两手一摊,憋屈着道:“可是我们找不到安漠霖,你着急也没用啊!”

“我不管,找不到就继续找。总之,雪昙姐绝对不可以出事。”蜜儿轻哼一声,说的很是坚决。

“好好好,我们找。”小黄精被她给扰的耳朵都无法清静,只好又飞起来。

出了会议室,两人刚好看到张锋在打电话。

小黄精停在张锋面前,眨巴着眼望着张锋,听他讲电话的内容。

原来,张锋是在跟安漠霖通电话,询问有没有白之言的下落。

蜜儿一阵惊喜,连忙道:“太好了,终于可以找到安漠霖了!”

说话间,蜜儿赶忙施法在张锋手机上,以手机里的电波感应安漠霖的位置。

这种法术可比白之言使用的寻灵之法要简单的多,对蜜儿来说也是手到擒来。

收回法术,蜜儿总算松了口气,对小黄精道:“跟我走,我已经找到安漠霖现在的位置了。”

小黄精再次眨巴眨巴眼,收回目光,慎重点头:“我们走。”

说完,蜜儿先一步化作白色流光,小黄精也迅速化作一团淡青色的光晕,飞旋着出了霖雪工作室。

白之言所乘坐的车子行驶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停在一处别墅的园子中。

这一处别墅比冷杰家正宅的别墅要小很多,不过园子里种满了树,一眼望去,整个宅子都被包围在树荫中,夏天住在这种地方,应该是很凉爽的。

不过与此对等的是,这个地方也挺僻静。因为是在靠山的位置,周围的建筑物非常稀少。

保镖押着白之言和钟雪彤下车之后,进了别墅,将两人分别关在楼上的两个房间中。

冷杰一直揽着冯晓静的腰,跟着到了关白之言的房间。

白之言淡定的坐在床边,瞥了冯晓静一眼,鄙夷道:“冯晓静,我实在想不通,你这种人是怎么想的?我就问问你,你爱冷杰吗?如果爱,你怎么受得了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如果不爱,你还留在他身边干嘛?你想过和他结婚吗?”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冯晓静狠狠睨了白之言一眼,挽着冷杰的手臂,冷笑道:“结不结婚,也是冷少说了算,我可不想干涉冷少的决定。”

冷杰牵唇,轻浮的笑:“白之言,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晓静的事,的确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好,我不操心,你们自己好自为之。”白之言扬了扬眉,从容镇定的笑了笑。

冷杰松开揽着冯晓静腰肢的手,懒懒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有些话,我需要单独跟白小姐谈谈。”

冯晓静翻了个白眼,多少有些不情不愿。

冷杰冷冽的扫了她一眼,她才哀怨的抿了抿唇,和保镖一起转身离开。

走在最后的保镖,顺手把门关死。

冷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极细的银色丝线,把白之言脚上的缚灵网解开,将银色丝线缠绕在白之言脚踝上,邪邪笑着:“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试过,很结实,就连液压钳都不一定剪得开。而且,我觉得这样把你绑起来,肯定更有意思。”

白之言忿忿咬着唇,轻嗤道:“你这样强迫我,有意思吗?”

“其实,自从知道你跟安漠霖结婚之后,我对你的兴趣,已经淡了不少。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到底还是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儿。”冷杰绑好了白之言的脚,又将缚灵网往上拉开一些,把她的手也用同样的银线绑起来,才敢把缚灵网整个扯下来。

把缚灵网收在一边后,冷杰伸手勾住白之言下颌,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温热的气息吹拂在白之言耳畔,低声道:“等会儿别叫的太大声。你说要是安漠霖刚好赶到,被他听到,该有多难堪。”

“冷杰,咱们说好的打赌呢?你想食言吗?”白之言极力保持着镇定,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激怒冷杰,一旦激怒,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等不及了,而且,你看不出来晓静已经吃醋了吗?我可不想等到,她在我面前哭着让我不要碰你的时候,再后悔去。”冷杰一只手缓慢游移,落在白之言裙子边的拉链处。

白之言轻笑出声:“看不出来,你其实还挺在意冯晓静的。”

“当然,她跟了我也有好几年,不出意外的话,我的确打算过跟她结婚。不过前提是,我要玩够了再说。”冷杰手指一伸,顺利将拉链拉开,迫不及待的往白之言衣服内探索。

白之言心下一惊,连忙道:“冷杰!咱们打的赌,你应该等着看结果才好。如果你觉得你的判断一定是对的,你也应该有把握赢。要是你赢了,不用你强迫我,换我来取悦你,你看怎么样?”

“你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太多。不过,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冷杰完全听不进去,薄唇缓慢落下,吻在白之言光洁如玉的颈项上。

白之言嫌恶的皱着眉躲避,咬牙道:“如果你现在碰了我,真的不怕我想不开吗?如果我一个想不开自杀了,安漠霖来了看到的是我的尸体,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冷杰犹豫起来,缓慢移开唇坐起身,嗤笑一声:“你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为了避免你想不开,我就等安漠霖找来,让你伤心绝望,主动投怀送抱。”

白之言暗暗吁口气,只庆幸自己又险险躲过一劫,淡声道:“那我们就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