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白之言在冷家

冷杰勾着唇角,邪邪一笑,转身出了房间,将房门关死,吩咐门口的保镖:“看紧点,绝对不能出差错。”

白之言听到门口保镖的应声,长出一口气,靠着床头坐着,沮丧的望着手上脚上绑着的银色细线。

那根本不是普通的丝线,而是青瑶山一种妖毒蛛盘出的丝线,用手触摸不会引起中毒,只有在身上有伤口的情况下,才会引起中毒。

冷杰把银色丝线缠在她的手上脚上,由于那种蛛丝极强的韧性,她一旦用力挣扎,势必会弄伤自己,毒性也会借着伤口潜入体内。

帮着冷杰和陈瑜谋划这次绑架案的人,根本就是想要她死。

当她看到蛛丝的那一刻,已经知道是谁谋划的这一场绑架,无疑就是红玉和陈雕。

冷哼一声,白之言咬牙切齿:“蛊雕,红玉,你们给我等着。既然你们不肯放过我,那以后咱们谁都别想安生。”

林叔所开的车子已经沿着大路时快时慢的走了很久,其间安漠霖也打了电话给林姐,问及白之言的下落,可是林姐也说没见过白之言。

又是找了一个地方之后,安漠霖沉眉上车,侧面,白色流光和淡青色光圈微微一旋,小黄精歪着头趴在车窗上,使劲儿拍打着窗玻璃。

安漠霖皱眉,随着声响望过去,一眼就注意到趴在车窗上的小黄精。

小黄精深吸口气着急说着:“安漠霖,我得到了消息,据说白之言在一个叫冷杰的人的手里,不过暂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冷杰。”安漠霖紧蹙着眉头,他实在想不到,冷杰会再次对白之言下手。他一直以为,冷杰不敢动他的人。

林叔听到安漠霖说话,狐疑的回过头问:“Boss,难道这件事和冷少有关?”

“先开车。”安漠霖深吸口气,抬手将车窗打开。

小黄精身体柔软的如同棉花糖,从车窗外钻进车内,坐在安漠霖的肩头上。

蜜儿也跟着进去后,窝在小黄精头顶的茶壶盖上。

林叔应了一声,开着车子加速朝前行驶。

安漠霖立刻拿着手机拨通电话,电话那端响了几声,很快有人接听:“喂,安总。”

“傅警官,麻烦你安排人帮我查一下,冷家几处宅子,有没有哪一处有异常。”

那头正在警局坐着的傅警官呵呵一笑,歉意道:“安总,我可以安排人帮你查,不过冷家,也不是我们随便就能进去搜查的。”

“你放心就是,有消息了,告诉我。是我安漠霖的私事,我会亲自去冷家要人。”安漠霖说完,沉眉迅速挂断电话。

那一头,傅警官无奈摇摇头,叹气道:“这些人,还真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实在麻烦啊!”

烦躁的招了招手,傅警官对外侧的一名警司道:“安排人,去冷家几处宅子,盘查一下从今日一早开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一旦有发现,立刻通知我。”

那名警司掷地有声的应了一声,转身朝外面走去,安排警员准备进行盘查。

一眨眼,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当空日照渐渐偏斜,已经是到了下午。

白之言深吸口气,望着窗口处透进来的光线,蹙眉低喃:“安漠霖,你到底找不找得到我?”

“他找到你又怎么样?你以为,以安漠霖的身份,他会要一个被别人碰过的女人?”带着讽刺意味的说话声传入白之言耳膜。

她回头看去,房门此刻被打开,冯晓静妖娆的扭动着腰肢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唇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

白之言扯了扯嘴角,别过头轻哼一声,爱搭不理。

冯晓静冷嗤一声,环着双臂,一副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撇嘴道:“你不说话,是因为你自己也怕他不要你吧!你还不如听我一句劝,好好伺候冷少,说不定,他以后照样赏给你一个好男人,不过可能年纪会大点,样貌会丑点而已。”

“冯晓静,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你是不是个女人啊?你要是真的爱冷杰,怎么就容得下他碰别的女人?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白之言反正也是一副不怕死的凛然态度,不屑的睨了冯晓静一眼。

“我爱他又怎么样?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哪里就能改的过来的?而且,不管他在外面怎么玩,好歹不会抛弃我,这就够了。至于你嘛,他也只是看上了你这张皮相,等他玩够了,腻味了,我再毁了你这张脸,把你嫁给一个老头子,好像这样还挺不错。”

冯晓静恶狠狠的说着,俯身凑到白之言脸上,伸手捏住她的下颌,疯子一般的发笑:“毁了你这张脸,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吧!你不如,现在就毁了,一干二净,冷杰也不会惦记着了。”白之言扬了扬眉,冷笑盯着冯晓静。

冯晓静用力一捏她的颌骨,又用力一甩,冷哼道:“我才没那么傻,现在动了你,冷少一定会动怒。”

“既然你知道,你还进来干什么?是来自讨没趣吗?”白之言不屑的嗤笑一声。

“你……”

冯晓静当即被白之言给呛得说不出话,抬手一巴掌狠狠甩到她脸上,恶言恶语:“白之言!你给我等着!”

“真是没劲儿,你除了会打脸,还会别的吗?有本事你干脆杀了我,不是干净利索的很吗?”白之言微微一咬牙,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别想故意激怒我,让我惹恼冷少,我告诉你!没门!”冯晓静抬着手掌,又是一巴掌打下去,而且打的还是同一边。

两巴掌下去之后,白之言的脸已经疼得发烧,却还是冷笑着道:“既然你知道我是故意激怒你的,你还不是下手打了我。有本事你继续打,我倒是想知道,冷杰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

“算你狠!”冯晓静紧攥着拳头,不是她不敢打白之言,而是冷杰交代过,暂时绝对不能动白之言。

因为,冷杰没有十足的把握判断安漠霖的反应。

即使冷杰对安漠霖算是了解,可是偶尔有时候,冷杰又觉得自己根本不够了解安漠霖。

那样一个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沉稳冷静应对的人,心底的想法,总是让人难以猜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