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招魂

“才没有。”

白之言撅着嘴,望了眼放在床边的箱子:“刚才是真的很生气,因为周漫这个人,心眼太多了。我们结婚的时候,新娘都差点变成她,你说我能不介意吗?”

安漠霖点了点头,正要开口问那些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门外,张婶着急的敲着门道:“安总,少太太,楼下来了一位凌师父,说是少太太请他来的。”

白之言连忙平复了一下情绪,对张婶道:“我马上下去。”

“好的,我先下去跟凌师父说一声。”张婶点了点头,转身急匆匆下楼。

安漠霖牵住白之言的手,温声道:“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白之言抿着唇点头。

安漠霖环着她的腰肢,打开门一起往楼下走。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做给周洺看,让周洺明白,他和白之言之间的感情,是不允许任何人动摇或破坏的。

凌师父正在楼下客厅的沙发处坐着,张婶倒了茶恭谨的递到凌师父面前。

凌师父温和的点了点头,眼瞅着白之言和安漠霖一起下楼,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

周洺看到两人这么一副亲热的模样,神色有些不自在,站起身对章芸心道:“阿姨,既然漫漫没事,我也该回去了。这几天,麻烦阿姨关照一下漫漫,等她情绪稳定了,我一定接她回去。”

章芸心站起身,讪讪笑着:“你这是要回去了吗?”

“既然漠霖和之言有事,我就先回去了。”周洺淡淡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

张婶连忙微笑着送周洺出门离开。

看着周洺离开,安漠霖才缓慢松开揽着白之言的手臂。

白之言快步走到凌师父面前,抿唇淡笑:“凌师父,今天就麻烦你了。”

凌师父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站起身,吁口气道:“跟我来吧!”

白之言扭头,看向章芸心,温和道:“妈,我们跟凌师父去后面的园子吧!”

章芸心有些胆怯,默了默,才迟疑着问:“之言,你确定,真的能见到你爸!”

“您尽管放心,不会出差错的。”

白之言走近前,牵了章芸心的手,对张婶吩咐:“张婶,你先照顾好周小姐,我们很快就回来。”

张婶点了点头,走近前去扶周漫,温和道:“周小姐,您先上楼吧!”

周漫情绪相当的抵触,惊惶挣开张婶的手,怯然道:“我不要,我要阿姨陪着,我要漠霖陪着。”

白之言无奈扶额叹气,周漫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要缠着安漠霖,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漫漫,你要是不听话,漠霖肯定会立刻让人把你送回去。”章芸心开了口,眼下,她反而真的很想试试,看能不能见到老安总。

周漫却还是情绪激烈的摇头,干脆一个转身跑到安漠霖身侧,不管不顾的扑进安漠霖怀中,紧抓着他的西装衣摆,咬着唇喃喃:“漠霖,你别赶我走,我听话。可是你要陪着我,不然我会很害怕。”

凌师父看这一家子关系这么复杂,有些不耐烦起来,催促道:“安少太太,安太太,再不去的话,我可就不想帮这个忙了。”

“去,当然要去。”白之言深吸口气,无奈的看着被周漫死死抱着的安漠霖,和章芸心一起,跟在凌师父身侧出了门,引着凌师父朝后面的园子走去。

安漠霖扶着周漫的肩,蹙眉劝慰:“漫漫,你应该明白,我很爱之言。”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周漫茫然的摇着头,她就是要装下去,装到安漠霖和白之言感情破裂离婚为止。

安漠霖无奈吁口气,淡声道:“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周漫温顺的点了点头,这才肯松开紧抓着安漠霖衣摆的手,却又尽快抓住安漠霖的手,跟着他一起上了楼。

回到房间,安漠霖安抚着扶着周漫在床边坐定,温声道:“快睡吧!”

周漫仍是紧抓着他的手,楚楚可怜的望着他问:“你会在这里守着,一直到我睡着再离开吗?”

“会。”安漠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稳定她的情绪,只能由着她的意思来。

周漫这才勉为其难的躺下,一只手还是紧抓着安漠霖的手,睁着眼望着他,怎么也不肯好好睡觉。

安漠霖只能耐着性子守着,等到周漫闭上眼,手指也松动之后,才站起身,放轻了步子出了房间,将房门关紧,朝楼下走去。

他还是很想弄清楚白之言的身份,今天,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一旦错过,他恐怕很难再找着机会,寻找白之言隐藏起来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安家后园,白之言早就安排人准备了香案和香炉等一应之物。

凌师父的徒弟从包里拿出明黄色的道袍递给凌师父。

凌师父动作麻利的将道袍穿好,焚香拜了三拜,捏起桌上的符纸,就着香炉一烧,摇着铜令开始做法。

周围的佣人都已经被白之言遣走,以免知道的人多了,多嘴多舌的八卦。

白之言凝眉站在一旁,望着站在树林外侧等待的老安总,微微抿唇。

安漠霖走到后园,最终停在一处紫薇花树旁,没打算近前。

他只是想隔得远一点,看看白之言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香炉明灭的火焰和符纸燃烧的火焰不时的跳跃着,凌师父一个用力,将铃铛拍在桌上,指尖架着最后一张符纸,念动着咒语,微闭着眼,符纸腾的自然燃烧。

一阵青烟过后,树林边白烟滚滚,老安总神情忧伤的望着站在白之言身侧,忐忑不安的章芸心,轻轻唤了一声:“芸心。”

章芸心整个人蓦地一僵,循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过去,略有些恐惧的抓着白之言的手,惊慌的问:“之言,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妈,你没看花眼,的确是爸!”白之言安抚着拍了拍章芸心的手,牵着她朝老安总走去。

章芸心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抽了抽鼻子,望着面前的老安总,难以置信的问:“志云,是你吗?”

安志云,就是安漠霖爸爸,也就是老安总的名字。

白之言松开章芸心的手,识趣的说着:“爸,妈,你们好好说说话,我等会儿再过来。”

安志云点了点头,牵住章芸心的手,叹息一声到:“芸心,这些年我不在,难为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