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依依惜别

“我不为难,有漠霖在,什么事儿都不需要我操心。”

章芸难过的抽着鼻子,摇了摇头,:“就是这几年,我连个伴都没有,有时候吧,就特别的想你。然然和漠霖都嫌我烦,漠霖又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人,他们一个个的,都不喜欢听我说话。”

“你啊,就是管太多。漠霖和然然都不小了,有些事,能让他们自己做主的,你就别管了,随他们去就好。”安志云无奈摇摇头,含笑看着章芸心。

另外一侧,凌师父淡笑着松口气,缓步走到白之言身侧,沉着眉道:“安少太太,能否借一步说话?”

白之言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和凌师父一同朝着游泳池的边沿走去。

走了一段距离后,凌师父才忧心的望天叹气:“我没想到,你会和安漠霖结婚。”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和他结婚。因为他找到我的时候,可能,我真的太感动,所以才下定决心,不计后果的嫁给他。”白之言抿唇笑了笑,手指抓挠着手臂上的水泡。

凌师父沉眉问:“那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万一安漠霖知道你是妖非人,难道不会介意吗?”

“如果事情没有转机的话,我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可以陪在他身边。两年的时间,太短了,他根本没机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凌师父义正词严:“这其中原因,我也就不多问了,就算现在我跟你打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就看着你跟他生活在一起。既然你说你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就给你这两年的时间。两年后,如果你还在人间,我就是拼了命,也得把你赶走。”

“你放心,等不到你来赶我,恐怕我就已经死了。”白之言倒是说的落落大方,完全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凌师父无奈叹口气,感慨道:“你是一只很重情的妖,所以,我不想贸然对付你。”

“那我,可就谢谢凌师父还有仁慈之心了。”白之言粲然一笑,回头看着另外一侧,章芸心和安志云互相倾诉的模样。

虽然章芸心从一开始对白之言一直有些刻薄,但实际上,也算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一点,还是挺让白之言欣赏的。

由于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章芸心和安志云身上,白之言完全没注意到后方树影处,偷听到她和凌师父对话的安漠霖。

微低着头望着地面,安漠霖眉心紧蹙。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辈子最为深爱之人,竟然会是一只妖。

而且这么久以来,他竟然也一点都没发现,只是怀疑过她的身份而已。

沉默着转身从树影处走出来,安漠霖缓步走到白之言身侧,淡淡唤了一声:“之言。”

白之言连忙回头,看向身后,一看是安漠霖,疑惑的问:“周漫呢?睡了吗?”

“嗯。”

安漠霖点了点头,问了一句:“我能过去吗?”

“能,不过,这是最后一面。”白之言点头说着,又扭回头看向章芸心和安志云。

安漠霖顺手牵住白之言的手,温柔一笑:“走吧!跟我一起过去。”

白之言默了默,盈盈一笑,回握着安漠霖的手,朝着安志云和章芸心走去。

章芸心和安志云说着说着,章芸心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起来,抬着手背不停的抹眼泪。

安志云正在温和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安漠霖牵着白之言的手停在安志云面前,淡笑着唤了一声:“爸。”

安志云心头一惊,继而转身走到安漠霖面前,扶着安漠霖的肩,欣慰一笑,百感交集:“漠霖,你没让我失望。”

“我自然不会让您失望。”

安漠霖偏头看着白之言,郑重道:“她是我的妻子,叫白之言。不管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从我向她求婚那一刻,我已经决定,她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妻子。”

“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

安志云拍了拍他的肩,平静道:“起码,她和你在一起,只是单纯的因为爱你。”

白之言微笑着,望着安志云道:“爸,你放心,只要有可能,我会尽力一直留在漠霖身边。”

安志云淡淡笑着,看着章芸心道:“我没什么遗憾了,就是没看到然然,多少还是觉得有点失望。”

“然然这几天学校事情多,所以没时间回来。”章芸心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这时,凌师父也走了过来,叹息道:“差不多了,既然已经不在人世了,该投胎,就去往生之处吧!”

安志云苦涩一笑,望着白之言:“漠霖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冷漠,但实际上,他是个很执着,很重情的人,我说的这些希望你能明白。”

“我都明白。”白之言点了点头,神色恬淡。

章芸心又抹着眼睛哭起来:“志云,我舍不得你走啊!”

“没办法了,我在人间逗留的已经够久了,真的该离开了。”

安志云说着,神情哀伤叹口气,看向凌师父:“凌师父,麻烦你了。”

凌师父慎重点了点头,走到香案旁,再次点香之后,烧了经文,口中开始念超度的经文。

安志云周身渐渐散出一阵淡黄色的光线,那些光线将他包裹其中,隔绝了和所有人的接触。

章芸心捂着嘴忍着哭泣,不得已往后退了一步,神情沉痛的伸着手呼喊:“志云。”

安志云不再作声,微闭着眼,身体越来越透明。

安漠霖紧握着白之言的手,白之言明显感觉到他同样哀伤的情绪,可是安漠霖却只是不动声色,好像这场离别,再平常不过。

白之言抬眼看着他沉静忧郁的面容,咬了咬唇,一时间觉得很心疼。

凌师父继续念着咒语,安志云的身影最终隐没在那一阵淡黄色微光中,化作一缕魂魄,飘向遥远的天际。

章芸心伸着手臂哭喊他的名字:“志云。”

“人死了,就不该留恋红尘俗世,该走的,始终是要走的!”凌师父唏嘘感慨着,着手收了东西,递给身侧守着的徒弟。

收完东西,凌师父转身面对着白之言和安漠霖,客气一笑:“我该走了,虽然我很想祝福你们,不过,你们的结局现在谁都无法预料,好自为之吧!”

安漠霖沉眉点点头,走到章芸心身侧扶着她,温声道:“妈,爸已经走了,你即使再怎么伤心,这也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