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各有算计

安漠然刚走,叶老的随身助理打开门走了进来,客气的低着头道:“安总,叶老请您去趟会客室。”

“我知道了,马上来。”安漠霖边整理着文件,边回了一句。

助理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点了点头,先一步离开。

安漠霖吁口气站起身,出了办公室去往会客室。

打开会客室的门,安漠霖谦敬的打招呼:“叶老,您找我有事?”

“先坐吧!”叶老的神情看起来不太轻松,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安漠霖坐下,淡淡道:“叶老有什么事,直说就是。”

“关于今早的新闻,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叶老总算开了口,提到的竟也是关于新闻的事。

安漠霖点头,淡定道:“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新闻纯属捏造,我会让各大媒体,公开道歉。”

“那么多媒体同时报道,你说是捏造,你认为会有人信吗?”叶老的神情有些微恼怒。

“之言是我的妻子,她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我当然最清楚不过。我相信她,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见不得光的事。”

“说的好听,谁不知道她是艺人出身,家境又不好。而且离开安氏之后,消失了将近一年,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打理起来一家工作室,还连带着捧红了几个艺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没什么人脉,你说她没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你认为谁会信?”叶老气的拿着杖子直戳地面。

“不需要谁相信,我相信她,就够了。”

安漠霖深吸口气站起身,平静道:“叶老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还要去忙工作,就不陪着叶老了。”

“安漠霖!我的意思你听不明白吗?想要挽回安氏的名声,你必须要和白之言离婚,而且,对付冷氏的事,你也必须停止!”叶老语气一沉,有了指责命令的意味。

“那我不妨告诉叶老,冷氏,我是一定会对付的。我和之言,是绝对不会离婚的。”安漠霖眸色冷沉的望着叶老,字字坚决到不留余地。

叶老一时气血上涌,脸色也都有些发红,怒斥道:“你是想让安氏毁在你手上吗?”

“叶老尽管放心,安氏在我手上,只会越来越好,绝对不会毁掉。”安漠霖说完,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转身出了会客室。

叶老气的手指发颤,勉强平息了情绪,望着安漠霖挺俊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安漠霖那么有主见的一个人,更是不容许任何人左右他的任何决定,这份沉稳果决,从容睿智,让他也都觉得钦敬,甚至叶老都产生一种难以言明的无力感。

唏嘘叹口气,叶老站起身出了会客室。

外面不远处,顾尧安缓步走到叶老面前,温声问:“外公,怎么样了?”

“他说,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和白之言离婚。冷氏,他也不会放过。”

叶老无奈摇摇头,蹙眉,狐疑的望着顾尧安:“尧安,你知道安漠霖和冷杰有什么过节吗?他们两个以前关系不算差,怎么现在会闹成这样?”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安排人打听过,之前之言工作室一个叫钟雪彤的艺人,被人绑架过,或许和这件事有关。”顾尧安不太确定的说着,心情沉郁不堪。

他本来是想借叶老之口,或许能让安漠霖动和白之言离婚的心思。

可是现在看来,他有点低估了安漠霖对白之言的感情。或许,根本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挑唆而动摇。

深叹口气,顾尧安吩咐叶老的随身助理:“送我外公回去吧!”

“是。”助理应了一声,陪同叶老一起转身离开。

叶老还是不停的哀声叹气。

顾尧安沉眉目送着叶老进了电梯后,才转身走楼梯回自己的办公室。下午学校还有课,他也要准备一下,下午得回趟学校。

冷家别墅,冷杰惬意的坐在房内的沙发上,抬眼看向站在他面前的朱泽,嗤笑一声,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冷少放心,都已经办妥了。今天一早的新闻,估计已经传遍了,接下来,会有人去白之言之前住过的地方挖新闻。我就不信,安氏总裁就能沉得住气,什么都不计较。”朱泽冷冷一笑,眼底全是精明算计之色。

“你之前说那个什么,曾经差点把白之言给潜了的那个副导演,有没有站出来说话?不是说,他可以反咬一口,把白之言所有的名声都给毁了吗?”冷杰仍是不咸不淡的问着。

“已经谈好了,因为白之言,叶副导才会被安氏解雇,以至于现在很多地方都不敢用他。他可是恨透了白之言,我一开口,他就答应了。”

“很好,这次只要能保住冷家的所有产业,我答应给他的报酬,绝对不会少。”冷杰坐直身,悠闲的点了一根雪茄。

朱泽点头道:“您要是拿这些新闻跟安氏总裁谈判的话,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而且,安氏总裁和白之言之间的感情,也会彻底毁掉。”

“这个白之言,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冷杰无奈一笑,又道:“好了,就先这样,你去安排吧!我答应你的报酬,也一定会兑现。”

“那好,我就先走了。”朱泽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

冷杰轻蔑的瞟了眼他的背影,嗤笑道:“见钱眼开的人,也只能用一次。”

下午时候,安漠霖正忙的不可开交,办公室的门缓慢被人推开。

安漠霖听到声音,头也没抬就问:“什么事?”

他以为,进来的会是秘书周悦。

可是当门口的人走近他面前时,他才注意到是周漫,皱了皱眉抬头问:“漫漫,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你一直不在家,我很想见你。”周漫温婉说着,走到安漠霖身侧的位置,轻声问:“漠霖,你什么时候才能下班?”

“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安漠霖随意扫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继续旁若无人的忙碌着。

周漫抿了抿唇,微笑道:“那我在这里等你,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去吧!”

安漠霖没做声,仍是自顾自的忙碌。

周漫百无聊赖的走到沙发处坐下,托着腮,痴痴的望着他认真工作的模样,心底漫上一阵难言的酸涩。

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最终娶的,为什么要是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