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行为不检?

到了楼下餐厅,白之言刚刚走到餐桌旁,章芸心忙热络的招呼:“之言,快坐下吃饭吧!”

章芸心忽然之间这么热情,白之言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呵呵笑了笑,在章芸心对面坐下。

周漫正坐在章芸心身侧的位子,白之言刚拿了筷子夹菜,周漫就注意到她手上溃烂的水泡,皱眉问:“你的手怎么了?”

章芸心一听周漫这么说,也疑惑的细看白之言的手,这才发现白之言的手上有溃烂的水泡,担忧的问了起来:“之言,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成这样?”

“就是一种皮肤病,姜医生说了,过段时间就好了。”白之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胡诌乱扯起来。

章芸心忧虑的点点头,说:“那你这几天就少出门,好好在家养病.想吃什么,我会让张婶准备。”

“谢谢妈。”白之言抿唇,嫣然一笑,自顾自的夹了菜吃起来。

周漫微低着头,唇角掠过一抹阴冷的笑,不动声色的继续吃早饭。

一早到了公司,安漠霖刚一进了办公室,周悦尽快跟着进去,低着头停在安漠霖面前,蹙眉道:“安总,叶老刚才让人打了电话,说是要过来一趟,有些事要单独跟您谈。”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安漠霖淡淡说着,随手打开电脑。

周悦迟疑着,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安漠霖皱眉,疑惑道:“还有别的事吗?”

“安总,您有没有看今天的头条新闻?还有,娱乐头版?”周悦默了一阵,还是慢吞吞说了出来。

安漠霖意识到情况不对,深吸口气,冷然道:“今天的新闻我还没来得及看,你说吧!”

“关于少太太的事,我不好说,您还是亲自看看吧!”周悦抬起手,将一份每日例行送来的报纸递到安漠霖面前。

折叠好的报纸头版清晰的映入安漠霖眼底。

安漠霖只看了一眼,眼神中就腾起一团怒火,不由握紧了掌心,微低着头,冷声问:“找到报导的那家媒体,让他们公开致歉。”

周悦有些为难,低着头道:“安总,这不是一家媒体报导的,只不过这一家媒体占了鳌头,抢在头版。您看下面的小报导,都大同小异。”

“冷氏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安漠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抬眼时,眼神却如幽潭一般冷寒。

周悦心头跟着一寒,吁口气道:“昨天下午,各部门已经在解除和冷氏所有的合作。至于违约的部分,还要看安总您怎么处理。”

“报导上的事,很有可能和冷杰有关。刚好我准备对冷氏下手,就闹出这样的新闻,看来,冷杰是在反击。”

安漠霖收起报纸,吩咐道:“冷氏的事,继续安排下去,不要停。其它的问题,我会安排解决。”

“是。”周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办公室的门再次关上,安漠霖沉眉望着手中的报纸,眼底一抹冷冽之色沉了沉,细看报纸上的内容。

上面的标题是:安氏少太太行为不检,身染疾病,其中内幕重重。

下方的报道内容,无不是围绕着白之言消失那将近一年的事情来大做文章,就是没有提到冷杰。

抬手将报纸撕成两半,安漠霖深吸口气低着头,心情浮躁的难以平复。

他努力的让自己相信白之言,努力的相信白之言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就算白之言和冷杰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也努力的不去在意。

可是刚刚看到的新闻内容,却让他再次动摇。

白之言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他并不是很清楚。

正烦闷的想着,外面响起敲门声,安漠霖冷声道:“有什么事,下午再来。”

“哥,是我。”门外传来的,显然是安漠然的声音。

安漠霖抬头,看了眼门口,心不在焉道:“进来吧!”

安漠然笑了笑,推开门走到安漠霖面前,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歪着头疑惑的问:“哥,你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怎么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你忽然来公司,有什么事吗?”安漠霖并不回答,只是淡淡问着。

安漠然讨好的笑说着:“是这样的,我呢,现在不是大四了嘛,也是该参加实习工作了。我想来想去,还是安氏最适合我,所以一忙完,我今天就跑过来了,就是希望你在公司给我安排一个职位,最好,是某个副总的秘书什么的。”

安漠然说完,,干脆一脸期待的在安漠霖对面坐下。

安漠霖默了一瞬,轻笑一声,直言道:“我看,你是想说,干脆让我安排你在顾总那里,做个端茶倒水的小秘书吧!”

“哎呀,你知道就好了,干嘛还要说出来。”安漠然极不自然的紧抿着唇,羞涩的埋着头。

“可问题是,他现在是公司的股东。他的事,我无权做主。”安漠霖将注意力放在电脑上,答的心不在焉。

“哥,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就不管我了吗?我就求你这么一点小事,你怎么就不答应我呢?”安漠然撅着嘴,一脸的不乐意。

“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我就自作主张一次,让人事安排你到顾尧安的办公室做秘书。不过,顾尧安并不会经常待在公司里,他毕竟也是学校的老师,随时都有可能回学校。”

安漠霖说完,抬眼看着安漠然:“但是,还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猜得到。顾尧安为什么会突然到安氏来?”

“我才不在意,不管怎么说,你和之言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哥的脾气,我还能不知道吗?一旦认定的事,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你和之言,这一辈子,是绝对不会离婚的。”

安漠然站起身,微垂着眼睫笑了笑:“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就准备一下,明天就上班。”

安漠霖点了点头,又皱眉道提醒:“对了,既然我和之言已经结婚,你以后也该改口了。不要再叫她之言,要叫嫂子。”

“我知道了,要叫嫂子。”

安漠然嬉皮笑脸,继而道:“那你先忙着吧!我要先回家了。”

“去吧!”安漠霖疏淡一笑,望着安漠然步伐轻快的出了办公室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