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刻意隐瞒

走近安漠霖身侧时,安漠霖偷笑着紧握住她的手,若无其事的走到餐桌旁坐下。

白之言紧绷着唇,偷眼看他脸上的表情,本来烦闷的心情,顿时因为他那若无有若无的一丝笑意,烟消云散。

饭才吃了没几口,外面突兀的响起敲门声。

张婶连忙跑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却是周洺。

张婶赶紧恭敬的低了头招呼:“周少,您来了。”

所有人停下手中筷子,看向门口的位置。

周洺走到餐桌旁停下,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色,笑了笑,“看来,我来的很是时候,刚好赶上吃晚饭。”

“张嫂,再去添一副碗筷。”章芸心听周洺一说,连忙吩咐了一声。继而又热情的招呼起来:”周洺,快来坐。“张婶应声,赶忙跑去厨房准备碗筷。

周洺在白之言另一侧的位置坐下,拿了筷子夹菜,漫不经心的问起来:“之言,你的病好的怎么样了?”

“快好了。”白之言并不太想回答,周洺这么问,让她心里莫名的心生烦闷。

“看样子,你心态还是不错的,外面那些新闻,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吧!”周洺有意无意的提起来关于媒体捏造新闻的事。

安漠霖手指一僵,捏紧了筷子,深吸口气看向周洺,冷声道:“周洺,有些话,不该说的,还是不要说的好。”

“你们在说什么?”白之言茫然的望着周洺,指望着周洺能解释一下。

周洺笑了笑,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以为你知道呢!那些新闻头条,说你行为不检的,说你开工作室那段时间,有很多内幕的,难道你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白之言皱着眉,茫然摇摇头,没了吃饭的心情。

她转头看向安漠霖,抿着唇,疑虑的问:“漠霖,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漠然也神情极不自在的咬着筷子,一个字都不敢多说。那些新闻她都知道,可是安漠霖特意交代过,不能让白之言知道。这也是安漠霖这些天都不让白之言出门的原因。

安漠霖怕白之言知道了这些后,会影响心情。

垂眸吐口气,安漠霖故作平静:“那些东西都是媒体蓄意捏造,我不会相信,所以也没打算让你知道。”

“漠霖,你不能这么说,既然这事儿和之言有关系,她就有知情权。你要是真的相信她,就算让她知道了又怎么样?”

周洺火上浇油,顿了顿,又道:“开工作室,是之言的主意,我算是投资人,顾老师也有一部分投资。那段时间,之言做了些什么或是没做什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不敢让之言知道,只能说明你不信任她。”

“周洺,你今天突然提起来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安漠霖眸色一沉,深吸口气盯着周洺。

周洺轻笑一声,散漫道:“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你信任她,就不会把她关在家里,连门都不让出。如果你信任她,就该跟媒体好好解释清楚,可是过了这么多天了,你为她做了什么吗?你这样做,是在怀疑她的人品,践踏她的自尊吧!”

“我有我的打算,不过现在我不想说。把之言留在家里,只是不希望她被那些流言蜚语所中伤。我是为了保护她。”

安漠霖蹙眉,看向白之言:“之言,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决定。”

“我理解。”

白之言放下筷子,苦涩一笑:“就像周洺说的一样,我起码有知情权,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之言,你不相信我。”安漠霖难以置信,眉心轻拧着,望着白之言的眼睛。

章芸心在一旁听的也是云里雾里,她这几天也很少出门,加上平时也不怎么看报纸,也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疑惑的问:“漠霖,这些事有多久了?”

“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我正在处理。”

安漠霖站起身,握住白之言的手,淡声道:“我们回房说。”

白之言心底有气,冷淡一笑,随他拉着站起身。

因为有周洺在,她也不好就这样冲安漠霖发火,憋着一肚子怨气,被安漠霖拉着回了房间。

周洺沉眉望着白之言的背影,心底愧疚,暗道:“之言,对不起了,为了漫漫,我不得不这么做。而且,我也有私心,希望你能谅解。”

周漫尽可能的装无辜,眨了眨眼,看着周洺茫茫然问:“哥,你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没什么,吃饭吧!”周洺收回目光,温和一笑,帮着周漫夹菜。

周漫默默一点头,安安静静的继续吃饭。

安漠然也章芸心也是没了什么心情,一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

拉着白之言回到房中,安漠霖刚把门关上,白之言就愤然甩开他的手,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是不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考虑到你还病着,万一知道了这事儿,肯定影响情绪,所以才封锁了消息,不让你知道。”安漠霖尽力的让自己维持着好脾气,扶着她的肩,温声说着。

“你觉得我会信吗?这么多天了,你一个字都不透露,难道不是因为你想知道真相是什么,然后再跟我摊牌吗?”白之言往后退着,一直退到门口,撅着嘴满眼哀怨。

“那行,你想怎么做?或者说,你现在想怎么样?你告诉我,我都听你的。”安漠霖语气仍是柔软。

“我能怎么样?我就是想要你的信任。”

白之言难过的低着头:“我都不知道能留在你身边多久,只希望我们之间,能够留下最美好的会回忆,可是现在看起来,不可能了。”

“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安漠霖蹙眉,忽的又想起白之言是妖不是人的事实。

可是他不敢说出来,他怕一旦说出来,白之言会立刻离开他。

“你知道什么?知道我什么也没做过,还是知道我什么都做过?”

“我知道,我一直都相信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你受到伤害,我之所以不让你知道,是因为我需要拿冷氏跟冷杰谈判。到时候,不用我出面,所有捏造的新闻会全部撤销,我还要让冷杰当着你的面道歉。”安漠霖眼神一暗,冷冽之色从眼底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