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永远看不腻

白之言嘴唇动了动,突然之间才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她都成这样了,安漠霖还是一点不跟她计较。

忽然之间她又觉得很庆幸,庆幸老天给她这次机会,再次遇见他,哪怕这份感情需要她付出巨大的代价,似乎也都值得了。

微吁一口气,白之言靠着门,低着头歉疚道:“对不起,是我这段时间情绪不好,动不动就想发火。”

“我知道,你是因为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

安漠霖非常的理解她,近前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我们下去吃饭吧!以后有什么事,我们说清楚就好了,保证不吵架,你说好不好?”

“好,以后我也尽量控制情绪,有什么事,我们说清楚,再也不吵了。”白之言温顺的点头应声。

安漠霖笑了笑,揽着她的肩,牵了她的手打开门朝楼下走去。

楼下都已经吃的差不多的几个人,齐齐看向正下楼的两人。

周洺当即皱了皱眉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挑唆竟然没起一点作用,白之言和安漠霖看起来还是好好的,一点不像是吵架的样子。

周洺开始觉得古怪,苏圆不是跟他说,安漠霖和白之言最近经常吵架吗?为什么他看到的不是这样?

走到餐桌旁坐下,白之言拿起筷子,笑盈盈的帮安漠霖夹菜,还不忘唠叨:“你每天工作忙,要多吃点。”

安漠霖淡淡一笑,只要是白之言夹给他的菜,毫不犹豫的全部吃掉。

一旁的安漠然看的浑身不自在,几乎要抖落一地鸡皮疙瘩了,这俩人,这么腻歪,完全就是在无视其他人的存在啊!

周漫和周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只有章芸心,看到白之言和安漠霖恩爱的样子,欣慰的笑了笑。

安漠然实在看不下去,赶忙搁下筷子擦了擦嘴,窝到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去了。

周洺尽力让自己不去在意,僵硬的别过头,看着周漫问了起来:“漫漫,你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住在这里挺好的。”周漫心底不是味儿,回答的也是心不在焉。

周洺点了点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顿了顿,才道:“吃饱了的话,我们去园子里走走吧!”

“嗯。”周漫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是多余,温顺的应声。

周洺吁口气站起身,蹙眉望了眼白之言带笑的侧脸,转身出了餐厅朝外走。

周漫也紧跟着出了餐厅,和周洺一起在园子里散心。

等到周漫和周洺都出去,白之言才吁了一口气。

其实,从周洺一提起来那些事的时候开始,她就觉得不对劲。

周洺平时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不应该会故意挑唆他和安漠霖之间的关系,除非……有人刻意怂恿周洺。

这么一想,一餐饭,白之言也是吃的食不知味。

吃完饭,安漠霖就去了书房,大概是还有事情没有忙完。

周洺陪周漫在园子里转了一阵之后,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因为白之言一直守在书房守在安漠霖身边,周漫实在找不到机会缠着安漠霖,只能回房休息。

安漠然吃过晚饭,就拿了包包出去玩,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等到安漠霖忙完,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关掉电脑,安漠霖舒口气,抬眼看向坐在侧面,一直托着腮望着他的白之言,好笑的问:“你都看了多久了,不嫌腻吗?”

“永远都看不腻的。”

白之言笑着摇了摇头,端坐好,望着他的眼睛:“我现在觉得很知足,每天都能这样看着你,真的很好。”

“等你的病好点了,还是去公司,你要是想看,随时都能看着我,这一辈,我都不会嫌你烦,任你看个够。”安漠霖笑着站起身,牵住她的手。

垂眼的瞬间,安漠霖这才这才发现,白之言的手腕处又鼓破了一个水泡,担忧的提议:“之言,要不我带你去医院再检查检查吧!总是不好,我不放心。”

“去医院没用的,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白之言摇头叹了一口气,又道:“你别太担心,虽然现在看起来很严重,但是,过不了多少天,我的身体一定会慢慢恢复的。”

安漠霖仍是忧心,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温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房吧!”

白之言又扬起笑脸,点了点头,两人又是腻歪的手牵着手回房。

洗完澡睡下,白之言转头望着窗帘外透进来的稀薄月光,思虑着蜜儿什么时候能回来。这都两天了,怎么还没信?

夜色渐深,安漠霖已经熟睡,窗帘外,一阵凉风忽的将厚重的窗帘吹起。窗帘外侧的一层白纱被吹的高高扬起。

白之言连忙从床上坐起身,趿拉了拖鞋跑到窗口的位置将窗户打开,借着清亮的月光,看到窗外停在半空中,衣袂飘飘的文正。

蜜儿落在文正肩头,笑盈盈的喊着:“雪昙姐,我回来了,把师父也请来了。”

“师父!”白之言激动的热泪盈眶,以前文正经常守在她身边,倒也没觉得怎样。可是经历久别重逢之后,她才知道,这个师父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文正舒口气,袍袖一挥,旋身落在窗台外坐着,淡声道:“我听蜜儿说,你中毒了。”

“嗯,是红玉下的手。”白之言一个跃身出了窗口,和文正并排坐着。

文正故作漫不经心,淡淡道:“你中的是虫毒,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你中的是哪种毒虫的毒,很棘手。”

“我不勉强,师父要是有办法,就帮我。要是没办法,那我只能离开他,自生自灭去。”白之言微垂着眼,语气伤感。

“为师怎么会让你自生自灭呢?”

文正轻笑一声,瞥眼望着她依旧俏丽的一张脸,皱眉道:“也是奇怪,这毒性没有蔓延到脸上,这样一来的话,我也好判断是什么毒物的毒。”

“师父,我这毒,到底好不好解?”白之言心底很是忐忑。

“其实,我还真想跟你谈条件,让你回到青瑶山,我再想办法给你解毒。可是现在看来,我就算说了,你也宁死不会答应吧!”

“既然师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提?”白之言歪着头,虽然身上奇痒难耐,可眼神依然清亮若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