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不留余地

文正叹息一声,望着皎皎月色道:“我也就是试着问问,毕竟,为师不想看你永堕红尘。再说了,你跟他能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

“那就让他,能记着短暂的时光吧!”白之言抿了抿唇,笑意从容。

文正也不再多说,抬手拉住白之言的手,仔细端详起来。

一阵之后,文正神色凝重的抬眼,望着白之言:“的确棘手,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这次就勉为其难在这里留上七天,帮你研制出解药。只要有解药,三天之内,你体内的毒性就会全部散掉,恢复如常。”

文正顿了顿,从袖中掏出一只玉色小瓶,递到白之言手上:“这个药,你每天先用着,起码可以止住身上的奇痒。”

白之言接过药瓶,抿唇点了点头,担忧的问起来:“师父,你不是说过你在人间待的时间越长,法力就会损耗的越严重吗?”

“没办法,你中了毒,我总不可能不管你。损耗些法力而已,回到青瑶山,过段时间都会慢慢恢复。”

文正朗然一笑,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快回去吧!好好睡一觉。”

“师父……”白之言欲言又止,能有这么好的师父,对她来说,也算是一大恩赐。

文正看她一副感动的要哭的样子,好笑起来:“怎么做了凡人,动不动就想哭了?你以前可不会这样的。”

“没办法,凡人的眼泪就是多,我控制不住嘛!”

白之言吸吸鼻子,把眼泪给憋回去:“那我睡觉去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现在要在哪落脚,万一有点什么事,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

“随便找一间寺庙或者是土地庙什么的,都能落脚。”文正说完,袖袍微微一动,跃身离开窗台,化作一阵淡金色的微芒离开。

蜜儿则落在窗台外摇曳的蔷薇花枝上,放松的舒口气道:“这下就好了,等过几天师父把解药做出来了,你就不用每天痒的要发疯一样了。”

“嗯,我睡觉去了。”白之言点了点头,重新越回房间。

安漠霖眼睫微微动了动,其实刚才白之言和文正的对话,他差不多都听了个清楚一,也终于确定白之言不是得了什么不该得的病,而是因为中毒所致。

感觉到白之言揉着眼睛回到床边,安漠霖不动声色的安静躺着,微微侧了侧身。

白之言赶忙回到床上躺好,重新靠在他怀中,生怕安漠霖一个不小心醒来,问起来的话,那她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了。

安氏大厦外侧的广场,一辆白色跑车停下,冷杰和冯晓静一同下了车,朝着大厅走去。

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一眼认出冷杰,赶忙从前台内跑出来,停在冷杰面前,恭敬的问:“冷少,请问您是要找安总吗?”

“我来这里,不是找安漠霖,难道还是找你吗?”冷杰说话毫不客气,这几天,他的心情已经糟透,实在没耐心说废话。

前台接待神色有些尴尬,忙道:“您稍等,我这就打电话问问,看安总有没有时间。”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冷杰语调冷沉,径自迈开步子就朝电梯的方位走。

接待手足无措的怔在原地,愣神了一瞬,又赶忙回过神,着急的跑到前台去打电话通知。

安漠霖正在忙碌,听到电话响,随手拿起来接听。

听筒里传出前台焦躁着急的说话声:“安总,冷少来了,我本来是说要先通知您,可是冷少自己上楼了。”

“我知道了。”安漠霖沉眉淡淡应了一声,随手将电话挂断,唇角掠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深沉笑意。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事。

冷杰很快就赶到总裁办公室,人未到声先至:“安总,还在忙吗?”

安漠霖悠然抬头,看向已经到了门口,伸手推开门的冷杰,客气一笑:“冷杰,没想到你会有空到安氏来,倒是难得。”

“我要是再不来,你是打算,把我整个冷氏所有的产业以及链接全部都给垄断掉吧!”冷杰缓步走到安漠霖面前,目光凛凛与他对视。

“你这话,有些重了吧!事情的起因,你我都心知肚明。要是仔细算起来,你觉得我这样做,算过分吗?”安漠霖仍是轻淡一笑,从容不迫的看着冷杰。

冷杰气的额头上青筋突突跳跃,却还是得强忍着,深吸口气,勉强保持着平静,轻笑道:“既然这样的话,咱们今天不如握手言和。这商业上的来往,你恐怕也没必要做的那么绝。毕竟毁了冷氏,对你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是没有好处,不过一点钱财上的损失,与我来说,并不算太要紧。最严重不过,那些损失的部分,我可以自己来填补。可是对冷氏来说,就不只是钱的事了吧!”

“安漠霖,咱们认识多少年了?合作多少年了?你自己说说,这些年,冷氏和安氏之间的合作,冷氏是亏欠过安氏什么了吗?你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绝?”冷杰怒不可遏,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冯晓静皱着眉,暗示着拉了拉冷杰的手臂,示意他一定要冷静。

安漠霖仍是神态悠然,淡声道:“你不是说,碰了我的女人吗?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善罢甘休吗?”

“笑话!我根本就没碰过她!不过就是打了一个赌,你也当真?”冷杰忽然觉得很讽刺,没想到安漠霖真是因为一个女人,把事情做的如此不留余地。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咱们今天就来做一个交易。”安漠霖手肘撑在桌面上,沉稳傲然的气势一览无余。

冷杰忽的有些心虚,是不是,他真的不算了解安漠霖,所以才会落得今天来求他的地步?

倒吸一口凉气,冷杰紧握着拳头,咬牙问:“你想谈什么条件?”

“很简单,你让媒体澄清所有的假新闻,当着媒体的面向之言道歉,还有。”

安漠霖将目光转向冯晓静,唇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和她结婚。”

“安漠霖,你……”冷杰几乎要忍不住掀桌子,没想到安漠霖竟然会这么说,他还以为,只是撤销媒体新闻而已。

“如果不答应,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安漠霖气定神闲,翻开文档兀自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