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现出原形

自从那晚无意识的和安漠然发生那些事之后,顾尧安想了很多,想了这些年,和安漠然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想了白之言说的那些话。才恍然发现,自己对安漠然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一直刻意的压制着,不让自己对安漠然动心。

直到——和安漠然有了肌肤之亲。

白之言望着周漫一副打死都不撒手的态度,咬了咬唇,语气也不客气起来:“周漫,你要是再不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周漫心下琢磨着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了,眼珠转了转,缓慢松开了手。

白之言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谁知,刚走了没几步,头部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她顿住脚步,赶忙捂住头,试图缓解疼痛。可是那阵疼痛却没有因此放过她,反而更加剧烈起来。

周漫唇角扯出一抹阴冷的笑,继而假惺惺的上前扶着白之言,着急的问着:“之言,之言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与此同时,苏圆和章芸心也已经走到附近,听到周漫焦灼的说话声,两人对看一眼,赶忙朝着白之言所在的位置跑去。

白之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一阵白色微芒缓慢透出。

章芸心赶到,一眼看到这幅情形,当即吓得脸色发白,骇然往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在地。

苏圆赶忙扶住章芸心,皱着眉提醒:“阿姨,您小心点。”

周漫也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当即跌坐在地,一脸惊恐的指着白之言身上的白光,哆哆嗦嗦的说着:“之言,之言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章芸心惶恐的握住苏圆的手,不安的说着:“苏小姐,你快去,快去把漠霖叫过来,快啊!”

苏圆心中得意,面上却也是一副惊骇之态,慌不迭一点头,转身就朝婚宴场地跑去。

“师父,漠霖。”白之言痛苦的喊着,眼泪一滴滴从眼眶滑落,本体在肉身中,若隐若现。

因为这一处引起的动静过大,就连安漠然和顾尧安也被惊动,慌张的从走廊跑了过来。

安漠然一看到白之言将要被打回原形,当即吓得脸色一白,不管不顾的冲向白之言,不安的喊着:“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顾尧安紧蹙着眉,也担心白之言的安危,迅速冲上前扶住白之言。

“啊——”白之言痛呼出声,本体已经完全显现出来,在她的胸口处,盛放着一朵清雅的昙花。她身上的衣服,也若隐若现变作一身白色古装。

白之言身上射出的白光猛烈冲击,顾尧安当场被冲的甩在了草地上,手上身上全是擦伤,疼得难以站起身。

“然然,不能过去!白之言不是人,她会害死你的!”章芸心惊惶拉住安漠然,阻止她冲上前。

安漠然深吸口气,忿忿然甩开章芸心的手,斥责道:“不是人又怎么样?总比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要强太多!她跟我哥在一起那么久,她要害人早就害了,还会等到现在吗?”

安漠然话音刚落,白之言浑身上下的力气几乎耗尽,眼前一黑,浑身虚软的倒在地上,那一株昙花,在她的心口处盛放着,散着幽幽芬芳。

安漠霖得知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花园,一眼看到白之言昏倒在地。

周漫惶恐的跌坐在地上,一看到安漠霖赶来,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扑到安漠霖怀中,抱着他的腰身恐惧的喃喃:“漠霖,太可怕了,白之言居然是妖,她不是人。她接近你,一定是想要害你。”

“住口!”安漠霖满目盛怒,紧握着掌心,愤然将周漫从怀中拉开。

周漫惶惑望着他的眼睛,眼眶挂着的泪珠摇摇欲坠。

安漠霖隐忍着怒气,冷声道:“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

章芸心眼底闪过浓烈的恐惧,紧盯着安漠霖质问:“漠霖,你这是什么意思?以前你不知道她不是人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难道还要把她留在你身边吗?”

安漠霖迅速走到白之言身侧,俯身将她打横抱起,语气冷傲决然:“不管她是人是妖,还是其它,她都是我安漠霖的妻子。我这辈子,只有她一个妻子,谁若是伤害她。我不介意,十倍奉还!”

“漠霖,你是鬼迷心窍了吗!她会害死你的。”章芸心怒不可遏。

“她如果要害我,就不会等到现在。”安漠霖深吸口气,抱着白之言往花园外走。

安漠然也坚决的说着:“妈,我只能这么跟你说,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害我哥的人,就是我嫂子。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是妖,可我觉得,她比太多人都要善良。”

章芸心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都鬼迷心窍了,都鬼迷心窍了,我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白之言给除掉!”

苏圆帮章芸心顺着气,皱眉安抚着:“阿姨,您别着急,也许真如安总和安小姐说的那样,这个白之言没有要害安家人的心思。”

章芸心却怎么也听不进去,不安的喃喃着:“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绝对不能让这个妖怪再缠着漠霖,我一定要把她赶出安家。”

苏圆阴冷的扯着嘴角,望着章芸心无措的转了身往外走。

安漠然也没心思去追章芸心,转了身走到草坪处,小心翼翼的扶着顾尧安起身,担心的问:“顾老师,你还好吧!”

“我没事。”顾尧安皱眉摇了摇头,随安漠然扶着站稳,正准备走路,却发现左腿膝盖刚才撞在石头上,疼得站都站不稳。

“咝”的倒吸一口凉气,顾尧安只得扶紧了安漠然的手臂。

苏圆吁口气,走到周漫身边道:“周漫,我们先回去吧!”

周漫抽了抽鼻子,难过的点点头,心神恍惚的跟着苏圆一起离开。

安漠然扶着顾尧安出了花坛,抿唇忐忑的问:“顾老师,你自己能走吗?”

“应该没问题。”顾尧安皱了皱眉,试着自己走起来。可是才走了一步,差点又跌在地上。

安漠然连忙紧张的扶着他,皱眉忧虑道:“顾老师,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子,肯定要好多天才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