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没有看错人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擦点药就好。”顾尧安忙不迭摇头拒绝。

安漠然坚持道:“你就别逞强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说着,不顾顾尧安反对,强行扶着他离开婚宴现场。

顾尧安手上也有擦伤,眼下实在没办法继续拒绝,只得由着安漠然扶着他朝外走去,开了车前往医院。

回到安家,抱着白之言上楼之后,安漠霖坐在床边,紧握着白之言的手放在唇畔,皱眉低语:“之言,你快醒过来了,不要再让我担心。”

此时,蜜儿正趴在窗户上,唉声叹气的望着白之言苍白的脸色。她知道白之言没事,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导致灵识被剥夺,所以才幻出原形。安漠霖不明白,可是她却清楚的很。

安漠霖听到蜜儿的叹息声,转头看了眼窗户上趴着的蜜儿,蹙眉问起来:“你和之言,究竟是什么关系?”

蜜儿当即翅膀一僵,假装听不懂安漠霖的话,想了想,挥着翅膀就要离开。

安漠霖连忙再次开口:“你不用躲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之言不是普通人,你也不是一只普通的蜜蜂。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能够听到和看到这些,但是现在之言昏迷着,你总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吧!”

蜜儿扑扇着翅膀僵在半空,想了一阵,仍是没打算开口说话。

安漠霖吐口气道:“我不介意她是人是妖,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妻子,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雪昙姐果然没有看错人。”蜜儿总算肯开口说话,飞到床头柜处的台凳上收了翅膀,旋身化作少女模样,站在床边望着安漠霖,吐口气道:“你放心,雪昙姐她没事,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逼迫化回原身。今晚天黑之后,就会醒过来。这是昙花的特性,晚上的时候,是身上灵力最为强盛的时候,她丧失的灵识也会在那个时候完全恢复。”

“这么说,之言是花妖,雪昙,是她真正的名字?”安漠霖疑惑的问。

“嗯,雪昙才是她真正的名字,她之所以一开始就赖上你,是因为,你跟她以前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

“和一个人长得很像?”安漠霖皱了皱眉,忐忑的问:“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才是她真正爱的人?”

“No、No、No,那个人,已经死了。”蜜儿摇着手指否定。

安漠霖愈发迷惑,又问:“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的缘分,其实不是从你遇见她的那一天开始的,而是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蜜儿眼珠转了转,烦躁的摆手:“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你别再问了。既然是以前的事,忘了也就算了。以后要是有可能的话,你当然全都会想起来。”

安漠霖还想再继续问下去,蜜儿已经迅速化作一阵白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得知白之言一定会没事,安漠霖也就放了心,望着她胸口处一点点开始透进胸腔的昙花,松了口气,静心守在白之言身边。

逸州市第一医院。

安漠然推着顾尧安乘坐的轮椅从诊室出来,关切的说着:“医生说了,没什么大问题,骨头外软骨组织瘀伤,休养至少一个礼拜,也就好的差不多了,不过这几天,一定不能一个人到处走动。我等会儿送你回去,至于吃的喝的,我会每天帮你打点好,你就不用担心了。”

顾尧安叹口气,微垂着眼道:“漠然,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帮我请个特护就好,或者直接办理住院。”

“还是别住医院了,医院这种地方,人多事杂的,哪有住在家里舒服。你只管回家住,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安漠然如是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陈叔的电话。

陈叔正无聊的在安家花园里浇花,听到手机响,连忙按了接听,“喂,小姐,有什么事吗?”

安漠然吸口气道:“陈叔,我现在人在医院,你尽快开车过来一趟。顾老师这边出了点状况,我要送他回去。一个人多少有点不方便。”

陈叔连忙点头应声:“好,您先在医院等一会儿,我尽快赶过去。”

“嗯。”安漠然笑了笑,抬指按了挂断。

顾尧安默了默,缓声道:“漠然,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对我好。我说过,我们之间,不可能。”

“顾老师,我现在是你的学生,学生照顾老师,应该不算过分吧!”安漠然振振有词的找了个比较合理的由头。

顾尧安哑然无语,再不做声。

安漠然笑盈盈道:“陈叔肯定还得好一会儿才过来,我推你到处走走吧!”

“也好。”顾尧安不想把气氛搞的太尴尬,点头应允。

安漠然仍是微笑着,推着顾尧安出了门诊楼,在住院区中的树荫下缓慢的走着。

走着走着,安漠然心中黯然,好像这样一走,就能和顾尧安走完一辈子。但是她又清楚,她和顾尧安之间,恐怕没有所谓的一辈子。

在住院区的林荫道上走了一阵之后,陈叔已经赶到医院,给安漠然打了电话。

听到手机响,安漠然赶忙接听,微笑着问:“陈叔,你到了吗?”

“嗯,我到了,小姐,您和顾先生在哪里?”陈叔下了车,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随便一晒就是满头大汗。

安漠然忙道:“我现在在住院区,马上就过去,你站在路边等我就好。”

陈叔点了点头,待安漠然挂断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安漠然轻舒口气,推着顾尧安出了林荫道往外面走,笑着道:“陈叔已经过来了,我们过去吧!”

顾尧安紧蹙着眉,一言不发。有时候,你没办法拒绝一个人对你好,就好像是送到嘴边的食物,你不可能不吃一样。除非,那个食物是你所讨厌的。

但是很明显,顾尧安没办法讨厌安漠然。

出了住院区,安漠然扶着顾尧安上车之后,自己才上了车,送顾尧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