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原来是被算计了!

回到周家,苏圆陪着周漫在客厅的落地窗处坐下。

周漫眼底蕴着泪花,怔忡望着窗外的热带植物,半晌不说一句话。

苏圆叹口气,开口道:“其实,你也不用觉得难过,不管怎么说,现在阿姨已经知道了白之言是妖的事儿,绝对会想尽办法,把白之言赶出安家。”

“你没听到漠霖今天是怎么说的吗?他说:‘不管白之言是人是妖,都是他唯一的妻子,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周漫咬着唇,眼泪自眼角倏然滑落,哽咽道:“我觉得,我真的该放弃了。就算白之言离开漠霖,漠霖心里还是有她,我永远得不到漠霖的心。”

“周漫,你现在说放弃,还早了点,你就当这是最后一次吧!最后一次尝试,如果白之言还是留在漠霖身边了,你再说放弃也不迟。”苏圆心底有些慌,万一周漫放弃,她可就找不到可以利用的人了。

“你让我再想想吧!”周漫站起身,缓步朝楼上走。

苏圆叹口气,望着她落寞的背影,心知自己再多说也没用,不如给周漫时间,让她自己抉择。只要她还爱着安漠霖,很难甘心放弃。

推着轮椅送顾尧安到了住处,安漠然小心的扶着他到房间坐下,吁口气道:“顾老师,你先躺会儿,我看看外面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先给收拾一下。不过今晚就委屈你先吃外卖,从明天开始,我会跟张婶交代好,准每天准备饭菜给你带过来。”

顾尧安着急间,拉住安漠然的手,急促道:“漠然,真的不用了。我只是一点小伤,你不用这么紧张。”

“医生都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养伤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安漠然说完,抽出被顾尧安紧握着的手,转身就朝外面走,勤快的帮忙收拾着。

顾尧安的家不像一般年轻男子一样凌乱不堪,或者是堆了一堆需要洗的衣服袜子,相反,干净整洁的很,就连冰箱里的食物饮料,都是摆的井井有条,实在不像个单身男人的住处。

安漠然只是随便的把没洗的几件衣服丢在洗衣机里洗了,然后又象征性的打扫了卫生,给阳台的花浇了水,就打电话叫了外卖。

晚餐,安漠然是陪顾尧安一起吃的外卖。

顾尧安心事沉沉,时不时一停顿,几次开口想要跟安漠然说:“以后别来了。”可是话到嘴边,终究不忍心,又给咽了回去。

安漠然其实是故作坚强,她怎么看不出来顾尧安刻意的想要跟她保持距离。只是,不想戳破而已。

一直守到晚上将近八点,安漠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轻叹口气,低声呼唤:“之言,天都黑了,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白之言的神识渐渐恢复,皱了皱眉头,缓慢睁开眼,就看到安漠霖满是担忧的眼神。

她抚了抚额头,茫然望着安漠霖,问起来:“我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床上?”

安漠霖看到她醒来,还没事人似的开口说话,脸上总算有了笑意,松口起紧握着白之言的手道:“你终于醒了,一个下午,我都快担心死了。”

“白之言揉了揉眉心,仔细的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算慢慢的忆起来。

下午的时候,她和周漫在花园说话,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头痛,再然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难道自己是那个时候昏倒了?

缓缓坐起身,白之言皱着眉问:“周漫呢?”

安漠霖将她紧揽在怀中,吁口气,低声说着:“只要你没事就好。”

白之言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一身古装,一拍脑门,总算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合着自己是被人给算计,打回原形了!

心下一慌,白之言紧张的说起来:“漠霖,我……我……你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安漠霖仍是紧抱着她,温声道:“其实我早就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你的师父,还有你的朋友。”

白之言登觉如遭五雷轰顶,惊骇的瞪大了眼。咽了咽唾沫,她急促的开口:“漠霖,你……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接近你,我没有任何别的目的。”

安漠霖舒口气,稍稍放松了手,忽然迅速俯身覆上她的唇。

白之言大脑一片空白,随着他的吻,沦陷其中,情难自禁。

只几秒钟的时间,安漠霖缓慢移开,淡淡一笑:“你不需要解释,不管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这辈子,都要定你了。你是我唯一的妻子,我只会与你,携手相伴一生。”

“对不起。”白之言心头哀伤,没头没脑吐出这么一句。

安漠霖蹙了蹙眉,再次抱紧了她:“不要说什么对不起,只要,好好留在我身边,就足够。”

白之言脑筋一转,又着急起来:“我记得好像看到妈和漠然,还有顾老师他们,是不是他们都看到了?”

“然然和顾老师不会乱说,现在关键就是妈那边,我有点担心。”安漠霖轻叹口气,忧虑道。

白之言也是忧虑烦闷的直叹气,沮丧的垂着头:“这下完蛋了,要是事情刚刚发生,我还能消除她的记忆,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明显是不行的。”

安漠霖淡笑着安慰她:“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咱妈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好好的跟她说些好话,好好的跟她谈一谈,说不定她就会慢慢的接受你。”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白之言撇了撇嘴,侧身靠在安漠霖胸口,柔声道:“漠霖,谢谢你,谢谢你不计较我的身份,谢谢你让我来人间这一遭,还能得到你全心全意的爱。”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饿不饿?我让张婶帮你准备些吃的?”

“你这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白之言点了点头,低头抚了抚正在闹革命的肚子。

安漠霖笑意深深:“那我就让张婶尽快准备,我们现在可是在计划着要宝宝,绝对不能让你饿着了。”

“嗯。”白之言撅着嘴,缓慢点头。她有点郁闷的是,她和安漠霖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肚子就是不见动静,难道人和妖,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她正出神的想着,安漠霖已经站起身,出了房间吩咐张婶准备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