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不允许妖类留在安家!

安漠然回到安家,已经是晚上将近九点。

白之言刚刚吃好晚饭,张婶收拾了餐具从主卧室出来,就看到安漠然一脸疲倦的进了客厅,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靠,望着天花板发呆。

张婶叹口气,端着托盘下到一楼,皱着眉关切的问:“小姐,您怎么现在才回来?”

“顾老师今天摔伤了腿,走路不方便。我带他去医院,然后又送他回家帮了些忙,所以就回来晚了。”安漠然心不在焉的答着。

张婶点点头,转身准备去厨房收拾。

安漠然想了想,连忙道:“对了,张婶,顾老师最近需要养伤,他一个人住,很多事情不方便。所以,麻烦张婶从明天起,每天准备几样菜,记得每餐都准备些排骨汤猪蹄汤之类的,我给顾老师送去。”

张婶干笑着应了一声,再不说话。

安漠然也累了,站起身,精神恹恹的上楼回房。

在周家吃过晚饭后,苏圆从周家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靠窗的位置,陈雕望着窗外的夜景,淡声问:“今天的事情,情况怎么样?你有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苏圆嗤笑一声,偏头望着陈雕的背影:“本来以为,她被孤立了,我自然有的是机会下手。可是我们谁也料不到,安漠霖竟然早就知道了雪昙的真实身份。就连安漠霖的妹妹安漠然,对白之言也是维护的不得了,你说我要怎么下手?”

陈雕紧扣着掌心,指节喀吱作响:“这个雪昙,运气还真是好。每一次,都能让她顺利躲避过去。”

“现在怎么办?该用的办法都已经用尽了。”苏圆揉了揉眉心,无奈叹了口气。

“最后一次了,我就试着跟冷杰合作,暗中对付安氏。等到安漠霖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等到雪昙落单了,我们再寻找机会,尽快下手。我们在人间已经逗留了太久,越拖,就越麻烦。”陈雕转头望着苏圆,神色阴鸷。

苏圆吁口气点了点头,沉眉道:“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必须趁文正不在的时候下手。一旦文正出现,事情恐怕会变得更复杂。”

陈雕牵唇一笑,缓步走到苏圆面前,伸手轻勾着她的下颌,冷淡一笑,问道:“你对文正,还是念念不忘吧!”

苏圆微垂着眼,抬手拂开陈雕的手,轻哼一声:“以后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我说过,从他跟我断绝师徒关系的那一刻起,我已经死心了。”

“死得了心吗?”陈雕往后退了几步,仍是笑着:“如果,雪昙真的死了,我就帮你,把雪昙的内丹化在你的体内,把你变成雪昙的样子,留在文正身边。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他,大不了不做师徒。我们是妖,不怕有悖伦常。就算你和他在一起,只要神界的人不知道,也就不会有事。”

苏圆神色有些不自在,皱了皱眉道:“即使你把我变成雪昙的样子,他心里记挂着的人,还是雪昙。”

“你如果要是这么想,我就没办法了。”陈雕讪讪一笑,往后退了几步,化作一团暗绿色的光,倏然冲出了窗口。

苏圆紧捏着手边的抱枕边缘,咬牙低语:“雪昙,你不会知道,我到底有多嫉恨你。”

次日早晨,安漠然起了个大早,早早的在厨房给张婶帮着忙准备早餐,随后端了早餐放在桌上,招呼章芸心坐下吃早餐。

章芸心心情浮躁,烦闷的走到餐桌边坐下边吃边琢磨着要怎么赶走白之言。

楼上,安漠霖和白之言也缓步下了楼,走到餐厅正准备坐下。

白之言还笑眯眯的冲着章芸心打了声招呼:“妈,早啊!”

“你不许坐!”章芸心将刚刚拿起的筷子重重放下,冷冷盯着白之言。

安漠霖倒吸一口凉气,沉眉盯着章芸心。

章芸心冷哼一声,环着手臂道:“白之言,你给我听着,就算你是妖,我也不会怕你!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漠霖和然然!你既然不是人,就不该继续留在安家,我们安家,是绝对不会容忍异类存在的。我昨晚上已经联系了当地比较有名气的高人,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赶紧自己离开安家,别等着到时候,被打回了原形,后悔都来不及!”

“妈,你怎么能这么跟嫂子说话?”安漠然皱眉,小声说着,暗暗拉了拉章芸心的手臂。

张婶一脸迷茫的望着这一家人,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之言赔着笑,低着头,语声柔柔的说着:“妈,我知道,你很介意我的身份。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漠霖,才会跟他在一起的。您要是实在生气我骗了您,您打我,骂我都行,我保证不会有任何怨言。”

“白之言,你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人跟怪物怎么能在一起呢?我们安家还要传宗接代,你一个怪物,你怎么给我们漠霖传宗接代?难道你想让漠霖一辈子连个孩子都没有吗?你要是真的爱他,就该离开他,而不是留在他身边害他!”章芸心说的义愤填膺。一开始的恐惧和害怕,现在全都转变成了愤怒。

张婶总算听出来了点眉目,合着章芸心的意思是,白之言不是人,而是怪物,可能是妖怪之类的。

张婶吓了一跳,脸色也当即发白。

安漠然愈发着急起来,也跟着站起身,皱眉叹气:“妈,之言没有要害我哥的意思,她现在其实跟普通人也没太大差别,你就试着接受她吧!”

章芸心愤然甩开安漠然的手,咬牙斥道:“然然,你怎么能帮着她说话?难道你就不担心她会害你哥吗?”

“妈,之言她绝对不会……”

“闭嘴!总之,白之言今天必须要离开咱们安家,否则,我就打电话叫法师都来,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她赶出安家!”章芸心打断安漠然的话,愤怒的说着。

白之言咬了咬唇,深吸口气:“妈,我和漠霖,会尽快要孩子,这个您不用担心。我知道,您是因为害怕,为了漠霖和漠然着想,才会针对我。但是我真的很爱漠霖,要我离开他,我……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