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现实与虚幻

林淮海觉得眼下这一切诡异事件的由来,就是眼前出现的另一个叶翰林,只有先了解到它背后的秘密,才能知道叶翰林说谎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墓室中的“叶翰林”虽然诡异,但看起来很木纳,他不断的重复着眼前的这几个连续性的动作,就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头人,被人为的控制,麻木的在执行这些事情。

而且他的笑声听起来很怪,林淮海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总之是很熟悉。

墓室中的人再次跑进了墓道里面,林淮海想趁着这个功夫,摸到墓室里面,看看墙壁上面写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人情绪上产生如此大的波动,但就在林淮海即将到达墙壁前面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似乎是自己的背后有什么东西,他突然转过头,只见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此刻正处在墓道中的曾公北等人,在姚燕的情况好转以后,再次踏上了寻找出口的路途,他们顺着墓道一路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众人感觉到一阵疲惫,便停靠墓道里面暂时休息。

然而,众人见眼前的墓道似乎有些怪异,整个墓道的墙壁上出现了许许多多小型的洞,看起来就犹如蚁穴一样,密密麻麻的覆盖了整个墓道。这些洞的直径不大,表面看起来十分的光滑,不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到像是经过某种生物长年累月的摩擦腐蚀后形成的,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生物的群体数量一定很可怕。

众人靠在墓道的墙壁上,不由得一阵担心,生怕墓道墙壁的空穴中突然钻出来什么东西,便不敢长时间的停留,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便再次出发了。

垚子把水壶里面的最后一滴水倒进嘴里,丢在一边,问其他人:还有没有水?大家拿出水壶看了看,统一摇了摇头。

经过垚子这么一提醒,大家也觉得腹中饥渴难耐,但眼下众人处在这么一个幽暗的地下墓室中,完全摸不着边际,到哪里去寻找水源,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提到”水源”和“古墓”这几个字眼时,曾公北又不由得想起了三十年前的诡异经历,与眼下大家的情况是那么的相似,曾公北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下。这次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一方面他不想回忆那些痛苦的经历,另一方面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老赵头对大家说:这片老林子中的水脉很大,并且刚刚下过大雨,此刻正是这些水脉最活跃的时候,我刚刚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墙壁,发现上面很潮湿,所以我猜测这里一定存在着一条水脉,只是不知道它在哪里,也许很近,也许很远。

老赵头的话虽然只是猜测,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了大家,让大家相信这里存在水源,并且去寻找它,不至于让大家失去希望,麻木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此刻,叶翰林的面容诡异之极,没有任何的生息,林淮海就这样盯着这张脸看了一会,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像跌进了冰窖,从里到外都透着凉气。

林淮海不敢妄动,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叶翰林,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只见叶翰林突然做出了一个前扑的动作,林淮海暗叫不好,急忙抽出腰间的工兵铲准备迎战,但就在这个时候,墓道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哭声,林淮海听后心里就是一惊,他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声音正是之前在地下祠堂中那两只黄皮子发出来的,而刚刚叶翰林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是这个声音,林淮海迅速的抬起头,只见自己前方的叶翰林已经消失了。

“幻觉?难道又是幻觉?”林淮海把刚刚的事情仔细的回想了一遍,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他跑到之前呆过的墓道中,见叶翰林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好像已经死了。

众人急于寻找水源,便顺着潮湿的墓道一路前行,过了一会,大家的耳纶中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流动声,而且声音就越大。垚子不由得大喜: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当然是水的声音,他奶奶的,可给我渴得……够呛,这回一定得好好……喝个饱。

其他人的心里也很高兴,但老赵头的脸却阴沉的可怕,他仔细听了听,这个声音,对众人说了一个字:跑!

垚子说:跑?为什么要跑,我知道了,老爷子您是不是叫我们快点跑到水源的边上,喝个痛快。

“这不是水流动发出的声音,这是……”

这时只听姚燕惊慌的喊到:蜈蚣……这里怎么这么多蜈蚣。

众人看向四周,都不由得一惊,这才明白老赵头为什么要叫大家快跑,原来刚刚的声音是蜈蚣爬动时发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水声,眼下这些蜈蚣就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样,从墓墻上的洞穴中涌出来,不计其数。

就在众人这一愣神的功夫,眼前的蜈蚣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把大家裹在其中,前后皆是,大家看了一眼,已然没有了退路。

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盯着眼前这些诡异的蜈蚣,脑海里面迅速思考解决办法,要是一只两只还好说些,但面对如此数量的蜈蚣,众人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垚子握住工兵铲的手一阵发抖,他迅速拍死眼前的几只蜈蚣,喊到:这也…太多了,怎么办?我要顶不住了……

这时,大家不由得想起之前遇到的那只诡异的九翅蜈蚣,他似乎十分惧怕火,便想用火烧死眼前这些蜈蚣,众人把背包里面有用的东西取出来带在身上,把空的背包聚集在一起引燃了扔向了眼前的蜈蚣群,蜈蚣接触到火以后,迅速燃烧,众人的眼前瞬间燃起了几个巨大的火球,照得整个墓道一片通明,蜈蚣群被撕开了几个很大的口子。但这些蜈蚣数量实在太多,它们不顾一切的扑向眼前的火球,同时身体上分泌出大量乳白色的液体,在这种自杀式扑打作用下,火势正在逐渐减小,大家见了心里不由得大骂蜈蚣的狡诈,竟然用这种办法灭火。

当下不敢耽搁,众人趁着蜈蚣骚乱的功夫,不顾一切的从面前的口子跑了出去,面对生死的考验,大家的速度很快,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见四周已经安静下来,众人才敢停下脚步。

但大家心里十分清楚,蜈蚣灭火只是时间问题,它们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等待着众人的将是更加猛烈的报复。众人在刚才已经把所有可以燃烧的东西都点燃扔了出去,如果那些蜈蚣再次袭来,只怕众人连还手之力都剩不下,就得被蜈蚣活活吞了。

而然此刻众人是又渴又累,体能以到极限,再也无力奔跑了,众人靠在墓墻上,整个墓道中都弥漫着重重的喘息声。

就在这时,众人隐隐约约的听见墓道里一阵潺潺的声音传来过来,大家无不吃惊,以为是蜈蚣群追了过来,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就在众人准备再次逃跑的时候,曾公北说:先……不要动,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蜈蚣发出来的,到像是……水流动的声音。

提到水声大伙的喉咙都不由得动了动,狠狠的咽下几口吐沫。但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还是侧耳努力听了听,确实这个声音听起来与蜈蚣发出的那种声音有些不同,似乎是细碎中多出来一些韵律,也不像蜈蚣那样的嘈杂,而是流淌出水才会有的那种规律。

大家也是渴得紧了,行进的速度比被蜈蚣追击时还要快上几分,转眼间就来到声音的发源地,只见众人眼前出现了一条地下河流,河水从墓道上面的石壁中直淌下来,清澈见底,从墓道的一侧的边缘缓缓流向远方。

这个时候,大家也顾不得许多了,纷纷跑到河边,一头扎进水里,喝了个痛快。垚子打了个饱嗝,大呼过瘾:哎…隔……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原来水是这么好喝。

叶翰林的身体上发出阵阵难闻的尸臭,并且全身大部分都已经出现了尸斑,但林淮海惊奇的发现,他竟然还有气息,虽然很微弱,但足可以证明他还活着。林淮海怕是自己还处在幻觉之中,他用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发现自己能感觉到疼痛,这就证明此刻自己是清醒的,但就是这样,林淮海才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按照常理来说,此刻的叶翰林早已经是死人了,可问题是他竟然还活着,这样诡异的事情,林淮海还是第一次遇见。

而且他清楚的记得,叶翰林出现过,并且和自己有过对话的过程,他身体上的变化,也与此刻他口中描述的一样。想到这里,林淮海一时间也无法理解这样的情况,如果说刚刚的叶翰林是自己出现的幻觉,但眼前这个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这种穿梭于现实与虚幻中的行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