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相遇

现实与虚幻到底如何分辨?

林淮海打了自己一巴掌,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自乱阵脚,不然就正中了黄皮子的下怀,虽然叶翰林的出现不是幻觉,但林淮海还是觉得,眼前发生的种种一定与这两只黄皮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叶翰林此刻处于深度昏迷之中,没有任何意识,他的身体状况也在急剧的变化,尸斑越来越多,几乎已经覆盖了全身,尸臭的味道也越来越明显。他到底还能活多长时间谁也说不准,所以想要从他的嘴里了解整件事情的内幕,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众人补充了水源以后,再次回到墓道中,虽然此刻周围看起来很安静,但大家都不敢放松警惕,因为那些诡异的蜈蚣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但此刻大家的身体都很虚弱,实在无法行走,没有办法,曾公北决定暂时停下来休整十分钟,但十分钟后,必须启程。

曾公北让大家走到边上的墓室中休息,他自己走到墓道中查看情况……

十分钟后,大家开始赶路,之后走了不大一会,众人明显的感觉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墓道变得宽阔起来,墓墻上面出现了大量的壁画,就连众人脚下的地面,都变成了大理石。曾公北说,古代的王侯将相不仅生前注重自己的宫殿建设,死后也不例外,这是一种权力的象征,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即将到达这座墓葬的主墓室,也就是墓主人棺木所在的地方。

曾公北的情绪很激动,他一边给大家讲解这些事情,一边主向墓室走去,他的行进速度很快,众人几乎跟他不上,不大一会的功夫,曾公北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墓道中,大伙呼喊了几声,也听不见回答,不免担起心来。

众人急忙加快脚步追赶,但由于姚燕的身体还很虚弱,垚子需用照顾她,就让老赵头先行一步,看看曾公北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老赵头点了点头,起身追了出去。

就在这时候,姚燕突然开口说道: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垚子被问得一惊:说话,说……什么“哎,大妹子,你能开口说话了?”

我早就恢复了意识,只是装作不能开口的样子,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我现在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错了,所以就一直在观察,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奇怪的事情,你是指?”

姚燕突然盯向了垚子的眼睛,说:不要转移话题,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这个……这个,没有人和我说话,大妹子你一定是听错了。”

“我绝不会听错,我刚刚就在你的身边,而且我还听到了一句话,那个人叫你先把老赵头支走,对不对?他到底是谁?”

垚子探了一口气:老海,出来吧!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淮海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但他的情况似乎很糟糕,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而且精神看起来也不大好。

姚燕见到林淮海,显得很吃惊:林……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对了……我哥哥呢,他在哪里?

“你哥哥他……”

“他怎么了?”

“他死了!”

姚燕摊坐在了地上:怎么……怎么会……我哥哥怎么会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山是自杀,并且他并不是你的亲手哥哥,他的死亡完全是出于对自己行为的一种救赎,也是发自内心的悔过。但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好人。”

在得知自己的哥哥的死讯后,姚燕一时间之间无法接受,眼含泪水,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垚子担心她旧伤复发,急忙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说:大妹子这人死不能复生,而且老海不是也说了吗,你哥哥是一个好人,这好人是有好报的,你哥哥到了那边,说不定比在这边混的好,你不用担心啊。

听了垚子的话,姚燕突然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他,扑到了林淮海身上说:是不是你害死了我的哥哥?

林淮海一阵沉默,任由姚燕的撕打:姚山的死,确实与我有关,但绝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林淮海叹了一口气:把之前的事情简单对二人说了一遍。

但姚燕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一边骂林淮海在撒谎,一边向墓道里面跑去,林淮海见了说,赶紧拦住她,绝不能让老赵头遇见她。

虽然叶翰林此刻身上出现了一个死人应该出现的全部特征,但他终究还是一个活人,林淮海不忍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一方面是处于自己多年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绝不丢下任何一个战友,另一方面,完全是处于个人原因,叶翰林这个人虽然喜欢钻牛角尖,但本性善良,这一路上,对大家都很照顾,林淮海觉得良心上过不去。

林淮海带着叶翰林顺着墓道一路前行,来到了一间小型的墓室中,因为担心长时间的奔波导致叶翰林的情况继续恶化,林淮海决定暂时停下来休息一下,他望着眼前这间漆黑幽暗的墓室,想起这一路上的诡异经历,林淮海为自己还能活着感到庆幸。

最后他还是很担心众人的安危,因为从叶翰林的情形上看,其他人也一定在这座古墓中,只是不知道大家的情况如何,会不会与叶翰林一样,林淮海不敢想象下去了。

就在这时,林淮海的后脑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一头栽在了地上,林淮海睁大了眼睛,见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随后便昏厥来过去。

等他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墓道中,四周堆满了被烧焦的蜈蚣,最主要的是他在这里发现了一个被烧的只剩下半只的背包,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垚子的背包,因为他的身上也有一只,这两只五六式军用背包还是垚子他老爹送给二人的,后来因为十年动乱的原因,二人就把它藏了起来,一直到这次考古活动开始才拿出来继续使用。

众人之前一定在这里出现过,并且有过一场恶战,林淮海查看了一下,发现有些蜈蚣的残骸上还带有余温,所以他推断,众人离开这里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自己加快脚步,应该是可以追得上。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淮海间墓道前方出现了一个人,他站在原地好像在查看什么,林淮海觉得这个身影十分的熟悉,似乎是……曾公北,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林淮海并没有直接呼喊曾公北的名字,而是悄悄的绕到了他的身边,曾公北还是十分的警觉,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有异样,迅速转身过来,举起手中的电筒就要砸下,林淮海这时才看清楚这张脸却是曾公北无疑,心里一阵大喜,急忙对曾公北小声说:曾老,是我!

曾公北觉得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林老弟。

林淮海点了点头,问道:曾老,其他人呢?

曾公北叹了一口气,心情不是很好:除了,老叶不见以外,其他人”曾公北指了指前面的墓室”都在里面休整,对了,林老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事说来话长,曾老我问你,那个向导老赵头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曾公北应了一声,他刚要开口问林淮海为什么要这么问,突然墓室中老赵头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教授,我看这时间要到了,走还是不走!

曾公北回答说:走,马上就走,并且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林……

林淮海知道曾公北下面要说什么,他忙拦住了曾公北说:曾老,现在我还不方便和你们见面,其中的缘由容我日后在像您讲清楚,但请您记住一句话,这个老赵头绝非善类,小心提防!

面对众人的一再催促,曾公北只好先回到了墓室中,他脑海里面思考着林淮海说的每一句话,虽然之前自己也曾怀疑过老赵头,但仅是一时的想法,此刻林淮海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曾公北觉得在林淮海失踪的这一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某种事情,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虽然是这样说,但曾公北觉得林淮海的话也不能尽信,因为老赵头这一路上没少帮助大家,突然就说他存在问题,这样的事情换成是谁也接受不了。曾公北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来验证一下林淮海是不是在说谎。

所以在众人即将到达主墓室的时候,他故意加快脚步,因为曾公北心里明白,如果自己突然失踪,三人一定会急于上前查看情况,垚子因为要照顾虚弱的姚燕,所以率先过来的人一定是老赵头。而这时自己在突然出现,声称知道了他的秘密,进而观察老赵头的反应,来推断事情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