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蛊

这是一种心里测试法,就是利用一个人心里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说白了就是“诈”。

曾公北快步甩开众人,不大一会就来到了墓道的尽头,这里的情形确实如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是这座古墓的主墓室。

但这里似乎并不是众人想象中的那样,没有宏伟的殿堂,也没有石英的门柱,更没有数不清的金银珠宝。曾公北眼睛可以看见的东西仅仅只是一个圆形的石台和上面的那一具棺木,除此之外墓室里面再无其他东西,甚至整个墓墻上连一副壁画都没有,让人不禁联想,这里陈设如此简陋,到底是不是主墓室?

但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曾公北在主墓室的入口处看到了一行用楷书写成的字体——摸金校尉郎郭文患之墓。

不知为何曾公北看到这几个字眼,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三十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此刻就像过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的心里阵阵心酸。

就在这时,曾公北突然觉察到自己的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他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心态,一动不动的站在墓室的入口处。

老赵头见前方出现了曾公北的身影,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同时喊道:曾老先生,您没有事情,大家就放心了。

曾公北突然转过身来,表情冷酷,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老赵头的问题,而是冷冷的说:你到底是谁?混进考古队到底有何目的?

老赵头被问得一惊:您……在说什么,什么我是谁?

“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在掩饰了,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曾老先生,您是在……怀疑我?”老赵头的表情也严肃了了起来:我不知道您到底在说什么,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曾公北见老赵头一脸委屈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的怀疑很伤人,他刚要开口解释,只听见墓道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教授说得没错,你的身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曾公北抬起头,只见姚燕气喘吁吁的站在墓道中,她的后面站着林淮海与垚子二人。

曾公北一脸惊喜:孩子……你……醒过来了。

姚燕点了点头,同时他目光投向老赵头:现在大家都在,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些什么?

老赵头说:女娃娃,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要我解释什么?

“我都看见了,就在我被九翅蜈蚣袭击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你的肩膀上趴着两只黄皮子,它们与你的关系应该很亲近吧,我清楚的看见你在抚摸它们的身体。之前的种种事情,都是你在暗中捣鬼,我说得对不对?”

老赵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阴暗,但他还是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时林淮海突然站出来喊道:姚山死了,是你亲手害死他的。

听了这句话,老赵头突然瞪大了眼睛:什么!他……他死了……

“是的,他已经死了,在他临死之前,已经将所有东西都告诉了我。”

老赵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就没有必要在隐瞒下去了,但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们,这一切完全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如果你们不贪恋这个秘密,我们就永远也不会相遇。

曾公北虽然之前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但此刻面对这样的情况,心里一时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他对老赵头说:这么说……玛丽与姚山都是你害死的?

老赵头说:姚山的死……或许与我有关,但那个外国女人不是我杀的,我一开始就没想要她的命,因为我发现,你们这些人与之前那些贪婪的盗墓者不同,虽然都是冲着山里这个秘密来的,但我发现你们的人性是善良的,并没有他们那么可怕,所以我就动了恻隐之心,决定把你们逼退,而不是要你们的性命。我发现那个外国女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而且凶杀就在你们之中。

“你不觉得这种挑拨的计量很低劣吗,都到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老赵头嘲笑道:挑拨?就像你说的都到这个时候了,我还有何不敢承认的,就算我承认了,你们这些人又能奈我何,但我告诉你,我们守墓人个个都是光明磊落之辈,不会做了事情不认,更不会逃避什么。

”好,那我问你,之前大家在地下祠堂中遇到的那个诡异的玛丽,难道不是你利用黄皮子再捣鬼?”

它们是能射人心术不假。”这时只见老赵头像变戏法似的,对着墓室挥了挥手,众人明显的感觉眼前有两道影子快速闪过,还没等大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两只黄皮子已经站在了老赵头的肩膀上。”但这都是相对于那些心术不正的活人而已,对死人是没有效果的。我当时查看那个女娃娃的死因时,也感到很费解,因为她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伤口,而且从她的面容上看又不是中毒而死,一时间我也弄不明白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我在祠堂中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被人下了蛊毒。

这种蛊毒传自苗疆,无色无味,最主要的是他可以操作死人,而在这个人死后,这种蛊也会随之消失,叫人无迹可寻,所以你们在检查她的死因时,并没有查出什么。说道这里,我也不得不佩服起这个人的手段,他利用蛊毒给你们造成一种假象,同时在把目标转移到我的身上,说到底还是我败了,因为当我发现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了。

林淮海说: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那么之前大家听到的诡异声音又是怎么一回事,他能迷惑人的心智,难道这也和黄皮子无关。

老赵头点了点头:当然,你们仔细的回想一下这个声音,就会发现,那是一种蛊虫与容器相碰发出的声音,起初我听到这个声音时也很震惊,因为和它们发出的实在太像了。并且最为主要的一点,黄皮子的声音是不能迷糊人的心智的,而蛊声却可以。

垚子听了老赵头的话说:老头,我现在算是听明白了,你是想说这些事情都和你没关是吧,那好,你告诉我那个会用蛊的人是谁,如果你说不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收起你的威胁,如果不是我在暗中救你,你早已不知死上几回了。我没说之前发生的事情与我无关,毕竟我是这场诡异事件的策划者,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半路突然冒出来一个黑手,他打乱了我的所有计划,最后他把自己变成了导演,而我也成为了棋子,至于这个人是谁,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他隐藏的实在太深,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他就是考古队中的一员。

大家仔细的回想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觉得老赵头似乎并没有在说谎,他也确实不止一次的救过大家,虽然是这样,但大家还是觉得老赵头这个人很诡异,他的身上似乎还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时,林淮海似乎想起了什么,他问老赵头:一个活人的身上,为什么会出现尸斑?

“这也是蛊术的一种,相传在东汉时期,苗疆出了一个能控制人生死的巫师,南疆王死后,大皇子担心自己的弟弟与自己争夺王位,就想除掉他,但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发现二皇子一动不动的躺在自己的寝宫外面,身上布满尸斑,早已死去多时了,大皇子虽然十分惊异,但还是很高兴,并为二皇子举行了一个十分庞大的祭奠。而十天以后,大皇子就死在了自己的宫中,最让人称其的还是,二皇子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并且继承了王位。原来二皇子知道大皇子的势力很大,自己无法与之抗衡,就想利用蛊术来欺骗大皇子,让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从而放松警惕。二皇子早就听说境内有一位能控制人生死的巫师,在大皇子准备杀他的前一天他就找到了这个巫师说明了自己来意,并允诺如果巫师帮助他夺得皇位,他就封赏巫师为大国师,享尽荣华富贵。”

巫师几乎没有考虑的就同意了,因为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巫师告诉二皇子利用蛊术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但是他本身要先死。

巫师先为二皇子服下自己精心调配的蛊虫,再用金针刺入到他的后脑,这个时候,二皇子惊奇的发现,他此刻具备所有死人的特征,二皇子很满意,就这样骗过了大皇子。

后来又在巫师的帮助下,设计杀害了大皇子,自己坐上了皇位。

再后来二皇子担心这种事情会在自己的身上重演,就杀害了这个巫师,同时把有过这种蛊术的相关记载全部销毁,所以从东汉末年以后,这种蛊术就失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