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黑手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林淮海探了一口气说:我现在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所有人都被他骗了,那个黑手就是叶翰林。

“什么!老叶?曾公北不敢相信林淮海的话。”你凭什么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

“我之前见过他。林淮海把自己之前的经历对大家说了一遍。但最后到底是谁袭击的他,他并不清楚,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叶翰林。”

曾公北说:你的话听起来虽然没有任何的漏洞,也符合常理,但我了解老叶的为人,他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我不知道你这么说是出于什么原因,还是你本身就存在问题。

林淮海说: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以人格担保,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垚子说:老海你说叶老头有问题,教授你说叶老头没问题,到底是谁有问题,只要问问叶老头不就知道了,大家犯不着为了这事伤了和气。

大伙都觉得垚子说得有道理,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也只有找到叶翰林后才清楚。

曾公北说:林老弟,既然你说之前见过老叶,那么我请问你,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清楚,我的意识只保留到昏迷的那一刻,不过,我想他一定还在这座古墓中,因为他似乎要寻找什么东西。”

有了老赵头的解释,林淮海才猛然明白过来之前是怎么一回事,他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人就是叶翰林本人,而之后看见的是叶翰林制造出的假象,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在幻觉出现之前自己曾听到一股奇怪的声音。

老赵头说:人类的贪念永无止境,几千年了,有多少人都是为了这个秘密来到这里,这间墓葬中又埋葬了多少陌生的白骨,但没有人知道悔改,你们说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时,老赵头的脸上升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神色,他转身迅速跑到了主墓室里面,大家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就听见耳纶中传来几声“咔咔”的巨响,好像是某种巨大的闸门落下来发出的一样,众人心里就是一惊。

大家追到墓室中,见老赵头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他的嘴里发出阵阵狞笑,大家问他刚刚做了什么老赵头停下笑声说:你们知道吗,从古至今有多少能人在打这个秘密的主意,他们之中不乏摸金高手,发邱能人,但这些人最后都死在了这里,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不是他们的身手不够,是建造这个墓葬的前辈过于高明,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利用这里的天然优势,为这座古墓构建了一道防护措施,这道措施一但起用,就没有人能从这里出去了。因为这道措施本身就是一个死局,只能启动,不能终止。即使有人得到了那件东西,也没有用了,因为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难道……说,你刚刚启动了这道措施,如果这样的话,那你自己……”

老赵头说:本来我不想走这一步,但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我能左右的了,你们之中那个人的手段太过于诡异高明,我刚刚查看了一下,发现他已经拿到了那件东西,我决不能让他从这里活着出去。

曾公北的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你说的是……麒麟……

老赵头点了点头,就在他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只见他的背后突然冒出来一个巨大的影子,无声无息,众人根本就没有丝毫察觉,老赵头就已被勾到了半空中,这时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那只九翅蜈蚣。只见九翅蜈蚣狠狠的一甩,老赵头顿时就犹如一架断了弦的风筝,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老赵头被这巨大的冲击震得吐了血,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喊道:他来了!

众人只闻听到老赵头喊了一声来了,但却不知是什么来了,这个时候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只是麻木的思考着该如何应对这只诡异的蜈蚣。

九翅蜈蚣将老赵头击倒以后,迅速向其他人扑了过来,众人见状急忙向一侧躲闪,九翅蜈蚣扑了个空,但它由于用力过猛,一头撞到了墓室里面的棺木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棺木掀翻到了空中,但令人感到十分奇怪的是,棺木中并没有尸体,而是从里掉出来一只形状奇异的盒子,看起来与之前众人见到的麒麟画像很相似,那盒子也已经被打开了,里面之前应该是有东西的,但此刻已经被取走了,看来老赵头之前说的被人拿走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了。

九翅蜈蚣的身躯十分巨大,撞到棺木上以后,也被其中的力量给反弹的不轻,它一时间好像喝醉了酒,身体不停的左右摇晃起来,垚子见了,拎起手中的工兵铲,大骂了一句,畜牲看铲,垚子纵身一跃,迅速来到了九翅蜈蚣的侧面,同时手中猛地向前一送,锋利的工兵铲立时就插进了九翅蜈蚣的身体,九翅蜈蚣吃痛,一时间变得怒不可言,它猛地一个转身,就将垚子撞的飞了出去,同时卷起巨大的身躯,跟随而至。

众人看得一阵心急,但却丝毫没有办法阻止它,因为九翅蜈蚣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乎在眨眼间就到了垚子的身边,同时抬起头顶那一对如尖刀般的触角奔着垚子的胸前就扎了过去,垚子这一下被撞的七荤八素,根本无力反抗,眼看着自己就要命丧当场,却也无能为力。

说时迟,那时却快,危机时刻,只见黑暗中一道黑影迅速袭来,一把拉起垚子向墓室的一侧躲去,这时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来人正是之前被九翅蜈蚣撞飞的老赵头。

老赵头拉着垚子躲开九翅蜈蚣的攻击以后,对大家喊道:这畜牲很邪门,大家别轻举妄动。

九翅蜈蚣再次扑空以后,并没有急于扑向二人,而是扶在了原地,并且它的身体在急剧的收缩。众人见后都有些不解,暗说它吃了这么大的亏,应绝不会善罢甘休才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猛然间大家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不知何时九翅蜈蚣的前方出现了两只诡异的黄皮子,它们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九翅蜈蚣,九翅蜈蚣似乎很惧怕这两只黄皮子,它不敢直视它们的眼睛,慢慢的垂下了头颅,众人猜测这两只黄皮一定是见到老赵头有了危险,才出手相救,虽然大家无法理解这两只黄皮子与老赵头之间的关系,但想起来应该是很微妙。

就在这时,墓道里面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哭声,众人听后就是一惊,这声音正是之前在地下祠堂中出现过的那个声音,而眼下这两只黄皮子就在众人的视线里面,绝不会是他们发出来的,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老赵头似乎没有说谎。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黑手难道真的是叶翰林?

九翅蜈蚣听到这个声音以后,突然间抬起头,这时众人见到它的头顶竟然变得一片血红,背后的九只翅膀全部竖立起来,一时间变得十分怪异,它似乎不在惧怕眼前的这两只黄皮子,卷起巨大的身躯猛地向前扫去,两只黄皮子迅速躲开,爬到了老赵头的身上。

老赵头见状说:我现在终于知道这些诡异的蜈蚣是从哪里来的了,它们都是被那个会用蛊的人亲手养大的,并且本身就是一条蛊虫,刚刚的那个声音就是控制它们的媒介。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老赵头说:这只蜈蚣的体内一定有一只蛊虫,已经不知存在多少年了,而且这种蛊虫永远也不会消失,就算这只蜈蚣死了,它们还会寻找下一个宿主,想要彻底铲除它,就必须找到那个施蛊人,把他除去。

“那个施蛊人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不会太远,因为这种蛊术的释放是要在一定范围内才会生效。”

九翅蜈蚣在这诡异哭声的作用下,变得异常狂暴起来,它不顾一切的向众人扑来,但让众人大叫诡异的是,这次工兵铲砍在它身上,九翅蜈蚣竟是毫不在乎,老赵头说,别在白费力气了,这只蜈蚣现在已经被体内的蛊虫咬死了,现在它的外表只是一层躯壳,就算把它的身体大卸八块,它也是没有感觉的,眼下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在被九翅蜈蚣咬死之前,找到那个施蛊人,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眼下众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按照老赵头说的做,但那个施蛊人具体在什么地方,众人只是知道在距自己很近墓道中,具体的方位还不能确定,而且鬼知道他还会不会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