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潜入黑雾(一)

这一战,给张弛带来了莫大的好处。

因为火灵吞噬火凤,给张弛带来了几个非常不错的新技能。

首先,火凤的三个技能“烈火冲撞”,“无形火浪”,“流星火羽”。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让张弛最欢喜的,还是要数那个可以复活的技能——涅槃。

确定了刺客已经死亡之后,张弛开始搜索起刺客的尸体。

摘下刺客的面具,张弛看到面具下面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的脸,清秀的脸庞此刻却呈现出一种死灰色。

紧跟着,张弛又从刺客的身上找到了无数的暗器,工具。

当张弛开始搜索刺客纳戒中的物品之时,他惊喜地发现了一个铜质的小牌子。

“这家伙是个铜牌杀手,实力还真是不弱呢,要是银牌杀手还不知道要到什么程度。”张弛对火灵道。

“小意思,只要是火系的,少爷你都不用怕!”

“火凤柯斌,风之谷分坛三组。”张弛一边看着那个铜牌一边念着上面的字。“看来柯斌是他的名字了,这个应该是他隶属于风之谷分坛的意思吧。”

“风之谷,少爷,得来全不费工夫呗!”

“看来是黑雾占据了风之谷,阿火,我们得当一回黑雾的刺客了!”

三下五除二,张弛换上了刺客的衣服,带好了所有刺客的物品,最后并没有忘记带好那个“雾”字面具。

穿戴整齐,火灵轻轻一挥手,刺客的尸体凭空燃烧了起来,只是转瞬间,这个名叫火凤柯斌的刺客便是化为了一团灰烬。

正了正面具,张弛有些兴奋地对火灵道:“阿火,再现身的时候别忘了要用凤凰的姿态啊。”

“知道了,到时候叫我。”

火灵一闪,张弛全身火焰包裹,瞬间便消失在校园上空的天空尽头。

******

风之谷,南明东南部一个面积不大不小的山谷,山上一片郁郁葱葱,放眼望去满山的绿色,不仅让人心旷神怡。

但是自从刺客组织黑雾占据了这片宁静的地方,风之谷的宁静便成了一种阴森。

尤其是到了晚上,夜风阵阵,树叶婆娑,更是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

走在林间的小路上,伪装成火凤柯斌的张弛总感觉有人在暗地里窥视着自己。

精神力展开探测,却是出了虫子什么也没有发现。

“风之谷这么大,我到哪找他们的据点去,真是,早知道就擒住那个柯斌好好盘问就好了,唉!太莽撞了!”张弛一边走一边暗自自责。

突然,树上人影一晃,几个人已经出现在张弛的身前,手中的武器在月光下泛着森森的白光。

他们都没有戴面具,张弛断定他们不是黑雾里面的刺客,应该只是喽啰兵一类。

“口令!”其中一个人对张弛喊道。

“完了,口令是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张弛一时语塞,面具后面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见张弛不答话,对面的几人便是提高了警惕,上前了几步,大声喝问道:“口令!”

情急之下,张弛先是左手一抬,做了个让对方稳住的手势,然后右手慢慢地从腰间拿出了刚才那面铜质的牌子,举起来让对面的人看。

对面一个领头的小头领点起了一只火把,结果铜牌看了看,道:“是柯斌啊,怪不得不声不响的就进来了。”

张弛也没听懂这个小头领话中的意思,只知道自己似乎没有暴露。

一招手,小头领对身后的一个矮小喽啰道:“小三,你送他回去,这家伙是路痴,找到这里还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呢。”

答应一声,小三冲着张弛挥了挥手手,张弛便顺从地跟了过去。

张弛一声不响地走在小三的身后,在小三的带领下钻进了草丛之中,又在草丛中穿搜了半天,才来到了一个被树木荒草掩盖的极其隐秘的洞口。

“可真够隐蔽的,没人带领还真找不到。”张弛心中暗道。

“你这个死哑巴,臭聋子!”身前的小三突然头也不回地自言自语道,让张弛的精神顿时紧张了起来,体内的真气游走,随时准备出招。

“又哑又聋还他妈不认路,你怎么不去死!”小三继续肆意地骂道。

“靠,这个小子原来是欺负这个柯斌听不见,在那骂人发牢骚。不过也好,让我多了解一下这个柯斌。”张弛暗自笑道。

一路走,小三一路自言自语地骂着,但是却一直不敢回过头来看张弛一眼,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手势。

等出了山洞,天色已经有些蒙蒙发亮了,展现在张弛眼前的场景让他不仅有点叹为观止的感觉。

只见高高的一个山头立在眼前,山脚下犹如村落一般的有一些矮小的房屋和院落,村子中央一条大路直通山上,顺着盘山道一直可以上到山顶,此刻在光线已经完全可以看清楚山顶的所有景物,张弛看到一个无比雄伟巍峨的宫殿式建筑就坐落在山顶的正中,几乎占据了山顶所有的面积。

没时间让张弛领略风景,前面的小三已经走出老远了,张弛为了避免被怀疑,也赶紧得跟了上去。

来到一间院落之前,小三回过头来没好气地冲着张弛指了指,又指了指院子里面的一间屋子,似乎是示意那就是柯斌的房间。

张弛看看院子里的那间屋子,冲着小三一抱拳,小三也没再说话,便是顺着来路又回去了。

张弛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四下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小院子。

一明两暗三间屋子,此刻都是宁静的很,不知道除了那个柯斌的房间,其他两件还有没有人住。

正在看着,突然有人在后面拍了一下张弛的肩膀。

这一下可把张弛吓得够呛,以张弛目前的修为,能够悄无声息地从后面过来而不被发现,那此人的实力可见一斑了。

猛地往前一窜,迅速地转身往身后看去。

只见两名白衣的少年站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张弛,刚才拍自己的应该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当张弛的眼光落到两个少年身后的高大身影上时,张弛顿时感到了无比的压迫感。

只见这人背对这张弛这边,全身穿着如同盔甲一般的衣服,高大的身躯在盔甲的映衬下更显得高大神武,从后面张弛也可以看出此人也是带了面具。

“柯斌,跪下,跪下”其中一个白衣少年一边冲着张弛比划一边小声道。

张弛一惊,赶紧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只见对面的鬼煞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具的眼洞中射出两道摄人心魄的寒光,直逼张弛。

张弛虽然没有和鬼煞对上眼神,却也能够感觉到这眼神所带来的冰冷寒意。

一名少年上前来递过一张纸,张弛接过,看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完成任务的凭证拿到了吗”

张弛心头一紧,脑中飞快地思索着能拿什么做凭证。

但是只用了零点几秒思考的时间,一伸手,从纳戒中取出烈焰刀,双手举过头顶,献到了少年的面前。

一名白衣少年上前接过烈焰刀,仔细打量了一番,对鬼煞道:“禀大人,确实是那个张弛的武器。”

少年又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你的奖励已经存到了账房,你自己去领便是了”。

张弛点点头。

信手一抛,一封书信笔直地射向张弛而来。张弛伸手一接,却并没有当即展信观看。

鬼煞一挥手,连同两名白衣少年,三人飘然而去,只留下张弛一人还半跪在屋门前。

待等三人离去,张弛回屋拿出书信,在灯光下仔细读了起来。

只见这信上写到:明日辰时,汇合断水和昆仑两人到后山进行训练,准备参加一月后的银牌争夺战,期间不会布置刺杀任务。

简短的信息,倒还写的明白,看完后张弛将书信烧掉,抬头看看天色,离辰时还有一段时间。

由于紧张和兴奋,张弛虽然一夜没睡此刻却是一点困意也没有,回到了屋中往床上一倒,开始捋顺这刚才发生的各种细节,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可能会露出马脚。

想着想着,不觉却真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张弛猛地睁开了眼睛,首先警惕地朝四下里看了看,紧跟着精神探测力直接延伸开去。

当发觉一切没有问题之后,张弛一咕噜身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找了点水迅速地摘下面具洗了洗脸,然后赶紧又戴上了面具。

忙活完了,张弛这才来到院子里,看看已经大亮的天色,心中开始寻思着昨天信里面说到的事情。

“断水,昆仑,这两个都是谁呢?和这个柯斌熟不熟?会不会认出我来?我还真要小心一点。”张弛自己心中想着,兀自在院子中来回溜达着。

其他两间屋子的门几乎在同一时间猛然打开,张弛下意识地想要回头观看,却忽然发觉自己是个聋哑人,不应该听声音回头,竟是硬生生扯回了自己已经有些偏过去的脑袋,仍然背对着房间往前慢慢溜达。

“昆仑,你也接到通知了吗?”一个女子的声音道。

”这个声音!“张弛不免心中一震,因为这个声音让他感觉特别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