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潜入黑雾(二)

听到背后的说话声,张弛并没有马上回头,而是装着溜达着转身,一回头看见了出来的两人,先是表现的一惊,而后便点了点头。

当张弛的眼光落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子身上时,他彻底的呆了。

因为虽然这个女子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但是无论是从声音,身材,无论怎么看都和风萧萧一模一样。而且当张弛看到女子手中的红色长刀时,便是彻底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紧跟着,张弛视线转向另外一个从自己房间对面房间走出来的中等身材的男人身上。

一身合体的长袍,脚下一双黑色布鞋,让这个男人看上去很是文雅,只是脸上那狰狞诡异的面具平添了让人不适的感觉,张弛觉得这个面具是在和这个男人文雅的气质不太配合。

听到那个酷似风萧萧的女子的问话,男人微微点了点头。

“清晨的时候我听到柯斌也得到了通知,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发吧。”女子道。

不再废话,两人便是率先往院外走去,张弛也索性跟着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一路上,张弛都在那个女子的身后盯着看,虽然怎么看都像,但张弛还是不愿意相信风萧萧会和黑雾扯上办点的关系。

三人来到受命训练的地点,先是有人拿来了早餐让三人吃了,而后便再没有人理会三人,三人就这样在院子中静静地等待着,谁也不说话。

突然,三人几乎同时猛地睁开了眼睛,三人都是同时感觉到了头顶传来的铺天盖地的杀气。

没等三人抬头观看,一道身影已经笔直射下,双掌蕴含着强劲的力道拍向坐在正中的女子。

女子直接是从椅子上窜了起来,随着快捷无比地躲过来人的双掌,手中长刀竟是快速出鞘,只见刀光一闪,身前落下之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弛直觉眼前一花,刚才冲下来的人不知道如何改变了自己下冲的力道,竟然是来到了张弛的面前,而且右掌已经如同灵蛇一般向张弛的咽喉斩来。

一个后空翻,张弛向后蹿出几米远。

双脚才刚一落地,那人便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出现在张弛的身前,右掌竟然如同刚才一样再次斩向张弛的咽喉。

张弛心下一惊,情急之下硬拼的招式便是用了出来。

左拳从下往上击向来人的手臂,右拳直轰向对方的面门。

可惜张弛这两拳全都落了空,而那人已经如同一股清风一般又出现在那名长袍男人的身前。

这长袍男人并没有慌忙应对,甚至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让人感觉他是那么的气定神闲。

来人的双腿已经如同两柄长剑一般刺向长袍男人的小腹。

长袍男人眼看双脚就要踢到了,身子轻轻转动,而左掌已经不知怎么已经拍向了来人的头顶。

来人似乎也是一惊,身子空中一转,双手在地上借力,便是飞身窜了出去。

长刀女和长袍男都没有做出追击的动作,本来准备上前攻击的张弛便也没有动。

“哈哈哈,你们几个的素质还不错!”刚才攻击三人的人笑道。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超级大的黄铜大烟袋,装上了烟丝,竟抽了起来。

张弛这才看清对面的来人,穿着一身破旧的满是补丁的衣服,裤子上也是补丁套着补丁,而且还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脚下一双破草鞋都已经黑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再看脸上,真的可以用蓬头垢面来形容了,脸上的黑泥足有大钱儿那么厚了,张弛觉得这个人至少有十几年没有洗过脸了。

要不是刚才亲身经历,张弛死也不会相信刚才就是这个乞丐一样的人发动了那么可怕而又迅捷凶猛的攻击的。

“用刀的你是断水吧?”老乞丐问道。

长刀女上前一步,道:“正是晚辈断水。”

“那你是昆仑了?”老乞丐又指着长袍男道。

长袍男上前一步施了一礼。

“那不用问了,你就是那个火凤了!”老乞丐看着张弛道。

张弛点点头。

老乞丐微微点了点头,抽了两口烟,道:“以后叫我烟叔就可以了。”

三人都觉得这个名字甚是滑稽,断水更是轻声笑了一下。

当然,三人都知道眼前这个老人绝对不是乞丐或者是烟鬼。

张弛也是第一次领略了当初鬼族族长所描述的黑雾的恐怖实力。

烟叔抽完了烟,打量这三个人,一边磕打着大烟袋一边不在意地道:“断水呢,反应快,但是招式无力,而且速度不够,火凤呢,招式倒是挺有力量,但是速度太慢,昆仑不错,攻守兼备,但是还不够,还有提高的空间。”

放在外面都足可以翻江倒海的三个人,此刻却真的如同小学生一般被烟叔挑着自己的不足。

收起眼袋,烟叔背着手,对三人道:“银牌争夺赛,想必你们也都听说了吧,上边让我来训练你们几个,说实在的我嫌麻烦,但是阎王那个老杂毛苦苦哀求我,我就勉为其难,刚才看你们几个小鬼倒还算是可教之才,算啦,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和我老头子混吧。”

三人的眼神中都没有出现兴奋的神情。

“不过就你们现在的实力,还差着点,尤其是火凤你这个家伙。”烟斗叔继续道。

张弛也看得出无论是那个昆仑还是这个可能是风萧萧的断水,实力都是凌驾在自己之上,三人之中确实是自己实力最弱。

但是张弛也是明白,拥有火灵的自己真要是全力以赴,不见得就会比其他两人差,甚至也许可以和这个烟斗叔拼上一拼。

“火凤你是天魂境七阶,断水是天魂境九阶,昆仑你是天灵境三阶。”烟斗叔不紧不慢地道。“这样的实力在大赛上不说只有挨打的份,估计也差不到哪去,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我要你们全都提升到天灵境五阶,这才能在大赛中一搏,希望各位能够努力。”

听到天灵境五阶,眼中还是闪现出了一丝激动。

烟斗叔刚要转身,突然又转过来,道:“啊,对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三人可以随时随地袭击我,杀了我也无所谓。”

三人都是惊诧不已。

烟斗叔摆摆手,道:“这也是阎王那个老杂毛的安排,大家不要惊讶,如果能杀了我你们就直接成为金牌杀手了,不用参加大赛考核了。”

于是,在烟斗叔的带领下和教导下,三人开始了远超南明学院刺杀系课程强度的地狱训练。

烟叔首先给三人换上了新的面具,这是种嘴露在外面的面具。

过了三天,三人才参透,这是烟斗叔希望三人能够联合才给他们换上了这样的面具。

因为这样,聋哑的火凤就能通过唇语来接收指令了。

负重跑,格斗,暗器,轻功这些必修课自不必说了,更为恐怖的是吃饭的时候还要提放有没有毒,如果有毒,在没有被毒死的情况下还要回答出是什么样的毒,有什么样的作用,中毒者会有什么样的症状等,全都答对了才能吃干净的饭菜。

三人第一餐的表现让烟叔很满意,昆仑首先发现了杯中的酒会轻轻地打转,从而断定了酒中已经被下了蒙汗药。断水则发现了颜色有些诡异的鸡蛋。

张弛在南明这段时间对毒物学的学习让他对一些常用的毒药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打从饭菜上来之后,张弛便是已经看出了饭菜中有毒,所以连筷子都没动,一声不响地坐在桌子前闭目养神。

随即,正常的饭菜便被端了上来,但是三人还是仔细地确认之后方才享用起来。

每三天,烟叔就会安排一场野外追杀课程,猎手就是烟叔本人,而猎物就是他们三人。

一开始三人都觉得是训练,不会伤人,但是当昆仑第一个遇到追杀而来的烟叔时,那场杀招频出的战斗和侥幸才逃脱的三人最强者昆仑,让他们真正相信了如果被追上,结果可能真会被杀。

当然,三人打从第一天开始,便是不论时间,不论地点,不论手段地对烟叔展开了刺杀。

但是不管三人怎么努力,烟叔都能巧妙地对付他们,成功防御他们的一切攻击。

于是,三天后,三人终于以小队协作形式开始对烟叔的刺杀。

虽然还是不能伤害烟叔分毫,但是三人的实力已经得到了飞速的提升。

短短的半个月,断水已经冲破了天魂境的瓶颈,达到了天灵境二阶,而昆仑更是先一步提升到了既定标准——天灵境五阶。

张弛仍然是三人最慢,表面上是天魂境顶峰,但其实在融灵术的作用下,大家看到的都是假象,实际上,张弛已经是天灵境三阶的实力。

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张弛隐隐觉得,自己已经和风灵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