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银牌争夺战(三)

午夜,张弛三人决定找个清静的地方先休息,等明天看看会碰到哪个倒霉的队伍,帮助神煞组的三个小姑娘拿到三个名牌,便可以出风林去上交名牌了。

张弛和潇潇两人在一棵大树上沉沉睡去,昆仑一人盘膝打坐在树下,为两人放哨站岗。

周围静极了,似乎活跃了大半夜的刺客们此刻又都归于平静,隐藏起了自己的身形。

一阵阵的虫鸣声传来,让这片已经充满血腥的森林多少又显得有些安详起来。

一个人影出现在昆仑的身后,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

昆仑微微睁开双眼,声音低沉地道:“明日拿了名牌便可离去,何必这么心急!”

走出阴影,借着月色,原来正是被张弛他们救下的三名少女其中之一。

这名少女晃动着腰肢走到昆仑面前道:“哎呀,哥哥,怎么这么说呢,我又没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昆仑声音依旧低沉。

“人家就是拿点东西给你吃嘛,忙活了大半夜,哥哥不饿吗?”

“速速退去,否则.....”

“来吧,别不好意思,吃点吧。”说着,少女便是将手中拿着的小包往昆仑面前递。

昆仑心中一阵厌恶,手轻轻一扬,想要将少女的手甩到一边去,没想到少女手中小包被一碰当即散落开来,一股粉尘扑面而出,昆仑当即被厌恶所笼罩。

说时迟那时快,少女见一招得逞,手中一翻,一柄锋利的小匕首便是顺势刺向昆仑的前心。

满以为会得手的少女正自得意之际,知觉自己刺出的手腕被一股大力抓住,紧跟着一拧,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被拧得失去了平衡,当即也被拽如烟尘之中。

树上两道人影飘落,烟尘散去,只见昆仑一手钳制着少女的手腕,一手扣住了少女的咽喉。

“昆仑,怎么了?”潇潇问道。

“姐姐救我,你们这个同伴想要欺负我!”那少女竟然恶人先告状,抢着先说话了。

“昆仑,你怎么这样?”潇潇怒道。

张弛一摆手制止住想要发火的潇潇,指了指少女手中的匕首,和漫天还没有散干净的烟尘。

潇潇当即便是明白了,对少女道:“你竟然暗算我们,还有没有良心。”

昆仑冷哼一声,道:“和杀手讲良心,断水不免幼稚了。”

没等潇潇再说话,树后转出两人,一人手里一柄冷森的匕首,便是对着潇潇和张弛后心刺来。

两人反应何等之快,当即一个转身打飞了两人手中的匕首。

来者正是另外两名少女。

匕首被打飞,两女另一只手一扬,又是一股黄色的烟雾散出,随之而来的便是刺鼻的一股香味。

猝不及防,张弛和潇潇都吸入了一些,赶紧掩住口鼻,不敢呼吸。

可就算如此,两人也马上感到浑身一阵无力,两腿一软便是倒在了地上。

“哈哈,中了我们的软骨散,看你们还能多厉害。”一名少女道。

“嘎嘣!”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昆仑怀里的那名少女终于被扭断了脖子,死于非命。

慢慢地站起身来,转身面向两名已经被惊的愣在原地的少女,昆仑低沉地道:“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无耻畜生,早就知道你们干不出什么好事来,事到如今,还不束手就擒吗!”

两女对视一眼,哪肯就此服输,反正也是死,不如拼上一拼,两女手一晃,两柄长剑徒然出现在手中,直直刺向昆仑。

“冥顽不灵,找死!”昆仑声音中带出了一丝的不耐,单手一挥,竟然空手抓住了两柄长剑,顺势一掌拍在一名少女的太阳穴上,少女闷哼一声,强大的掌力将她击向身旁另一名少女,另一侧的太阳穴和自己同伴的头又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当即两颗头颅都是撞的鲜血迸流。

从死尸身上翻出解药,在张弛和潇潇鼻子前一晃,药到病除,两人顿感力气又回来了,过了没一会儿便是站了起来。

“混蛋,没看出来她们竟然是这样的人!”潇潇踢了一脚少女的死尸,骂道。

昆仑不再做声,张弛也不能说话,三人便是归于沉默之中。

东方发白,天色已亮,三人已经出现在一天前进入风林的入口处。

那个胖子已经坐在了出口处,看到三人出现,向三人招了招手。

三人走到桌前,潇潇递上三个名牌。

胖子检查了一番,对三人道:“恭喜你们,通过!”

三人并没有什么兴奋,只是都长出了一口气,走到一旁的休息区,休息区里有独立的房间可供休息,还有吃的喝的供应。

这一天过得很快,等三人睡醒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而胖子的桌子上已经摆着十几个名牌了。

“看来用不了三天就能结束了。”昆仑道。

“哎,昆仑,忘记问你了,我们两个中毒了,你怎么没事?”潇潇不解地问道。

“我从小就被师父泡在各种毒水药水中,那点小毒奈何不了我,要想毒死我,怎么也得找些高级一点的毒药才行。”昆仑笑道。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潇潇道。

昆仑话锋一转,道:“断水,以后可不要再妇人之仁了。”

潇潇一撅嘴,道:“知道啦,谁能看出那几个小姑娘是那种人啊!”

说话间,又有一队人走出了风林,其中一人将名牌往胖子的桌子上一抛,三人便是连看也不看地走向休息区。

“越是往后越是艰难那,剩下的都是实力比较强的队伍了。”昆仑道。

果然,再次出来的小队只剩下了孤单的一人,看样子其他的两名同伴都已经战死了,就这一人也是满身是血,浑身是伤。

交出三个名牌,这人踉跄着走到休息区,马上有人给他包扎治疗,这人连喝了三大杯水,往椅子上一瘫,任凭医护人员处置着自己的身体。

“真是残酷,到底夺到了银牌会怎么样,让他们如此的拼命。”潇潇看着那人不免感慨道。

“有好多好处,等你当上了银派杀手你自然会知道了。”昆仑神秘地道。

门口的胖子数了数桌子上的名牌,站起身来走到休息区的前面,用大喇叭喊道:“注意了,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休息区的各位便是胜出的所有人了,恭喜大家。”

有的人从屋子里走出来,有的人还兴奋地拍手,吹起了口哨。

胖子继续道:“各位可以在这里休息三天,三天后会进行第二项比赛,请大家都做好准备。”

“能透露点比赛内容吗?”有人问道。

胖子扶了扶眼睛,道:“额,乱战!”

“乱战!”此话一出,众人都是惊讶不已。

“那将是个什么样的场面啊!”潇潇不禁在脑中想着一群人混战的场面。

胖子通报完毕,转身和工作人员离开了休息区。

昆仑看了看休息区的人们,道:“十五人通过了,除了我们,还有两个队伍是完整的,最惨的就是那个单独的小伙子了。”

三人都把眼光投向了那个小伙子,只见他还躺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浑身缠满了绷带。

“他恐怕三天恢复不了吧!”潇潇道。

张弛耸耸肩,转身回了自己的屋中,昆仑也回了屋,只留下潇潇一人坐在长廊里喝着饮料。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

前一天的晚上,胖子又来到了休息区通报了第二场比赛的时间和地点,于是,一大早,所有通过了第一场比赛的选手们便是聚集到了一个宽敞的犹如足球场一样的场地中,等待第二场比赛的开始。

看台上,几个戴着不同面具的人正襟危坐,坐在看台上最好的位置上,观看着场地中的人们。

胖子拿着一个盒子慢步走到人群之前,道:“首先还是抽签。”

一个挨着一个,所有人都抽了签,但是都被告知先不能打开看,也不得与其他人交换。

胖子扶了一下眼睛,道:“大家都抽到了签了,现在我说一下比赛的规则。”

胖子用手指指脚下的地道:“这里就是比赛的场地,这片区域可以任意移动,包括地下和天空,但是超出场地范围,无论天上地下一律判为出局。”

众人不禁都开始打量起这个宽敞的如运动场般的场地。

“大家都抽签了,一会按顺序进入场地,每一分钟进入一人,可以随意攻击,唯一的规则就是不要超出场地。”

“怎么算是出线!”有人问到。

“老是打断我,这样很不礼貌!”胖子生气地道“参加第二场的一共是十五人,取六名,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场中还剩六人,第二场比赛就结束了。”

胖子又推了一下眼睛,道:“现在,看看你们是几号吧。”

张弛打开手中的字条,不免一阵苦笑。

上面赫然写着一个“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