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银牌争夺战(四)

比赛的钟声响了三声,排在最前面的张弛做了两次深呼吸,准备第一个入场。

“请一号火凤二号贪狼入场!”旁边工作人员大声喊道。

张弛闻声,迈大步走进比武场,身后跟着一个高个子男人,一身动物毛皮所做的衣服,看起来颇为原始,加上头上戴的狼头面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直立行走的巨狼。

张弛径直走到了比武场的下手位,双足站立,气定神闲,盯着对面的贪狼。

贪狼见张弛还算谦和,也不客气,自顾自地走到了上手位站定身形,转头看向比武场的入口处,并没有展开攻击。

短短的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随着又是一声钟鸣,工作人员大喊道:“三号滚地雷入场!”

随着喊声,一个矬胖子走进了比武场。头上戴着笑脸面具,两条短粗的罗圈腿一拐一拐,穿着一身蓝不蓝绿不绿的衣服,外面罩着如同渔网一样的外套。

张弛望去,这个滚地雷好像每根手指上都戴着一枚纳戒。

“真富有!”张弛心中一边想着一边抬手看看自己手上戴着的黑色纳戒,就这一个还是从那个真正的火凤那抢来的。

滚地雷走入场中,对着张弛和贪狼一抱拳,态度恭敬地道:“两位,还望手下留情啊!”

张弛和贪狼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这滚地雷说完了之后,佯装转身望向入场口,却是在转身的同时迅速地抛出了两个黑色的东西,直奔张弛和贪狼两人而来。

竟然是两颗雷火弹。

两人都是大吃一惊,但是如此的场面任谁也不会毫无防备的,两人眼看滚地雷抛出了两个雷火弹,几乎在同一时间都闪身躲开了。

“唰唰!”

没等刚才的两个物件落地,滚地雷两手一扬,两只梭镖同时出手,直奔刚才抛出的两个雷火弹,竟然准确无误地插入了雷火弹上的铁环中。

紧跟着滚地雷双手一甩,手中绳索牵动着梭镖,竟然带动着空中的两颗雷火弹迅速地追击向张弛和贪狼而去。

滚地雷被面具遮盖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得意的奸笑,他这一手“流星赶月”可当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今日入场便是用了出来,为的就是迅速淘汰掉前面的两人,也给后面进来的人一个下马威。

再说躲闪过雷火弹的两人,身子处在空中,还没等回过神来,两颗雷火弹已经是又追了过来,而且,两颗雷火弹似乎也快要爆炸了。

“狼闪”

贪狼眼见不好,体内真气击中于脚下,双脚凌空发力,身子直射地面。

另一面,雷火弹也直奔张弛而来,张弛情急之下本要用处鬼影附形术来,结果火灵一声轻哼,张弛的后背顿时张开了两只火焰形成的翅膀,张弛就这样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飞向了空中。

“轰!轰!”

两声巨响,滚地雷的两颗雷火弹先后爆炸开来,顿时两团烟雾升腾在比武场的空中,久久不散。

滚地雷一抖手,两条梭镖的绳索脱手而落,滚地雷一计不成,嘴中不停低声咒骂着。

贪狼可不想张弛那么矜持,被滚地雷弄得险些阴沟里翻船,早就已经是怒火难压,爆炸声过后,贪狼的高大身躯便是猛然从一团烟雾中爆射而出,两爪直抓向前面的滚地雷。

滚地雷大吃一惊,当即身子一矮,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在地上滚了几圈,当真如同一个肉球一般。

滚地雷一个轱辘站起身来,贪狼第二招已经攻来,两道带风的狼爪扑奔滚地雷面门而来。

“妈的,欺人太甚,真当我怕了你不成!”滚地雷怒骂一声,手指一晃,一道黄光射向贪狼而去。

贪狼知道滚地雷肯定是又丢出了什么伤人的东西,当即收招换式,身子一晃躲了过去。

“燃!”滚地雷最终一声暴喝,身子腾空纵起,居高临下面对贪狼,手指连续弹射出,不过谁都看不见他弹出了什么。

随着滚地雷的吼声,滚地雷和贪狼中间一个小小的火球猛然出现,正是刚才滚地雷所丢出的黄色符纸燃烧形成。

火球并没有伤到贪狼,贪狼抬头望向空中的滚地雷,也不禁冷笑起来。

但是还没等他的笑声发出来,便是感觉有几个很细小的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连脸上也落上了三四个。

“啪啪啪!”连续的如同炮仗一般的响声从贪狼身上传出,贪狼的榔头面具应声碎裂,贪狼一个翻身便是扑倒在地,双手捂脸不住地翻滚,不一会,鲜血就从指缝钻了出来。

“嘿嘿嘿!这回知道老子这爆裂豆的厉害了吧!”滚地雷落地冷笑道。

贪狼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却哼也没哼一下,等了一会,贪狼缓缓的站起身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狼头面具被彻底炸碎了,身上脸上都是血,而且一只眼睛好像已经被炸瞎了。

“可恶的死矮子!只会用些无耻的下三流招数。”贪狼满是鲜血的脸狰狞着道。

一声钟鸣,第四个人进入场内,正是那个浑身是伤的小伙子,此刻他换上了一身崭新的米色长衫,头发一丝不乱,脸上带着一个留着长髯的老者面具,迈大步走入场中。

听工作人员刚才喊,这个小伙子名字叫做林阳。

林阳一入场,便是从腰中抽出宝剑,整个比武场当即打了一道厉闪。

“好剑!”张弛在空中感叹道。

滚地雷一见林阳,冷笑道:“嘿嘿,在林子没杀了你,算你小子跑得快,今天还不认命吗?”

林阳咬着牙,眼中充满怒火道:“死胖子,今天我要替我的两个哥哥报仇!”

说罢,挺剑便刺向滚地雷的前心。

贪狼也趁势合围滚地雷,刚才吃了一亏,贪狼怎么肯就此罢休。

滚地雷两手一晃,一黑一白两道符纸从手中射出,白色的射向林阳,而黑色的则射向了贪狼。

两人都知道滚地雷这个矮胖子善于暗器,当即都是闪身想要躲过符纸再另行攻击。

滚地雷双手两手快速结出不同手印,口中道:“冰冻符,烟雾符,动!”

连着两声轻响,两张符纸在林阳和贪狼的身边同时炸开,林阳身边的白色符纸幻化出一团冰冷的气息,将林阳整个笼罩其中,而后瞬间结成冰晶,林阳便是被困在冰晶之内。

而贪狼这边的黑色符纸却是爆出了一团黑色的迷雾,将贪狼身周围五尺范围整个笼罩在烟雾之中,里面能见度很低,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贪狼心中一惊,刚要纵身离开烟雾范围,便是觉得有人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而且第六感告诉贪狼,自己将要被伤害了。

贪狼猛然转身一记大力飞踢,没想到腿却被身后的滚地雷抓了个正着,贪狼心中一惊,心想:“坏了!”

滚地雷一手抓住贪狼的腿,一手迅如闪电一般在贪狼的腿上贴上了两道符纸。

贪狼另一条腿飞踢而来,但是滚地雷却是身形一腿,消失在黑雾之中。

冰冻符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就在贪狼和滚地雷交锋之际,林阳已经快要突破冰冻符的束缚,从冰晶中挣脱出来了。

即将挣脱,但却还是晚了一步,滚地雷的身影已经诡异地出现在林阳的旁边,手中两道符纸已经贴在了已经挣脱出冰晶的林阳的右臂上。

往后一纵,滚地雷双手快速结印,口中大喝:“爆裂符,爆!”

“轰!”

三声轰响联成了一片,可怜贪狼的一条大腿和林阳的一条手臂活生生被炸飞了出去,两人当即抱着残肢断臂惨嚎不止。

“失去战斗能力,两人淘汰!”旁边的工作人员喊道,几个人跑进场中把林阳和贪狼抬出比武场进行救治,台上便只剩下了滚地雷和空中飞着的张弛。

时间还没到,第五个入场的人还不能进场,滚地雷看着空中的张弛,瞄了半天,但是张弛已经超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张弛飞在空中,和火灵用意念交流道:“那个胖子好厉害,出手利落狠辣,道具功能多样威力强大,我们还是暂时观察一阵吧!”

火灵道:“嘿嘿,随你的便,反正只要不出界,我们也不算淘汰,我看干脆就直接等着剩六人时候直接通过得了!”

滚地雷看看空中的张弛,最后苦笑一声,转身不再理会,等待着下一位入场。

一分钟时间到了,钟声过后,工作人员大喊道:“第五名,坐地炮入场!”

又是一个矮胖子左晃右晃地走进场来,脸上的面具虽然和滚地雷的如出一辙,但是却是个哭脸。

坐地炮走到滚地雷的面前,道:“三弟,干得不错,手底下真利索!”

滚地雷一笑,道:“二哥,我们兄弟就不要互相吹捧了,你还是先把天上那个小子搞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