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临北关前

也许从娘胎里出生以来,城楼上的这些普通军兵也没有如此的恐惧过,他们看着魁天飘忽而去,就好像是看着死神来到自己眼前,和自己说某个时辰自己就会死,然后又飘然离去一般。

魁天无疑是要给这些临北关的军兵一个下马威,而且无疑已经达到了效果,这些军兵没有开战,便已经有了三分胆怯。

没有时间给他们害怕,因为敌人的先锋已经开始在城下叫阵了。

只见祥云阵营当中人影一晃,一人身法灵动飘身来到阵前,对着城楼上大喊:“张弛,你给我下来,我要报火烧之仇!”

张弛闻言往下看去,只见这人头上脸上都抱着黑纱,好像怕见光一般,张弛不认得,大声喊道:“来者何人?”

此人伸手扯去自己脸上的黑纱,众人都是一惊,只见此人头上无有半根头发,而且皮肤也都是褶皱不堪,就像是枯树皮一般,原来是被火烧之后留下来的伤痕,怪不得上来就说要报火烧之仇。

张弛一见戏谑地道:“你还活着呢,我要是没认错的话,你是玉铭的跟班,那个叶师傅吧!”

那人一晃头,道:“不错,正是你祖宗,有胆的你下来,祖宗今天和你拼了!”

身后一人大喝一声,道:“王爷,此人太过猖狂,让我下去会他一会。”张弛循声看去,正是自己的好兄弟蓝猛。只见蓝猛手中握着自己的龙凤大棍,眼睛瞪得跟包子似的,说话瓮声瓮气,已经气得不行了。

张弛思索片刻,道:“此人腿法神出鬼没,你要小心,不可出差错。”

蓝猛一晃脑袋,道:“哎呀,没事的,看我把他两条腿给他砸折了!”

迈步走下城,蓝猛手提大棍叫军兵打开城门,带着自己的五百飞虎军直冲而出,气势如虹。

来到阵前,也不搭话,蓝猛手中大棍一摆,搂头盖顶就是一棍,那个叶师傅刚想要问一问出来的是谁,一看对方大棍已经到了,脚下一动,身子猛然往旁一闪,蓝猛的大棍从身旁砸落。叶师傅也不客气,躲过大棍的攻击左腿马上甩出,直接踢向蓝猛的手腕。

蓝门撤臂躲闪,叶师傅一脚踢在了棍子之上,蓝猛没想到叶师傅的腿上力气这么大,棍子竟然被踢得甩了出去。好在蓝门手疾眼快,伸手一抓又抓住了棍子的凤尾,身形一转,后背却露出了个大空门给对手。

叶师傅久经沙场,当然不可能放过这种机会,身形一转,左腿为轴,右腿横扫,一击强有力的旋风腿便往蓝猛后心踢去。蓝猛心知不好,正好抓棍子身子往左一转,索性直接带着棍子直接转过去,大棍子呼地一声扫向身后,完全是拼命地招式。

叶师傅绝不可能和他以命换命,眼看棍头已经来了,本来瞄准蓝猛后心的右脚尖一转,直接点在棍头之上,身子借力飞出,一个空翻,平稳落地。

蓝猛头上冷汗直冒,心想自己刚才有些轻敌了,差点把命就送了,看来这个叶师傅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自己要慎重对待才是。

叶师傅落地后大喝道:“无耻莽汉,也不通名报姓,上来便打,实在太没有道理了!”

蓝猛嘴一撇,道:“你们无故发动战争还好意思说道理吗?”

叶师傅闻言一阵语塞,也不再啰嗦,问道:“你是何人?我找的是张弛,速速回去换来!”

“臭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我们王爷你一叫就来,你先打败了老子,自然王爷就下来收拾你了!”蓝猛道。

“好啊,出言不逊,接招!”叶师傅恼羞成怒,身子一纵,扑向蓝猛。

蓝猛提棍迎战,叶师傅双腿上下翻飞,蓝猛大棍虎虎生风,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五十回合之后,蓝猛一招“推窗望月”,两手捧棍推向叶师傅,叶师傅身子纵起,双脚踏在滚身之上,身子往后一翻,两人之间拉开了三丈距离。

蓝猛心中焦急,苦思冥想找不到能够击倒对方的方法,见叶师傅身子退后,想要上前追击身法却又没有那么快,情急之下单手用力一甩,将自己的棍子竟然丢了出去,直飞向叶师傅头顶。

叶师傅双脚落地,本来心中算定凭蓝猛的身法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地追杀而至,却没想到蓝猛能够把棍子丢出来,自己才刚一抬头,只见一道银色亮闪直奔自己面门而来,再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叶师傅惊呼一声,龙凤棍正好撞在脑门之上,“啪嚓”一声,叶师傅脑袋应声而碎,鲜血迸流,尸体栽倒在地,脑浆子流了满地都是。

蓝猛身形一窜捡起自己的大棍,看看叶师傅的尸体,吐了口唾沫,道:“呸!让你猖狂,这回知道老子飞棍绝技的厉害了吧!”

朝对面军营中一招手,蓝猛大喝道:“把你们这个没用的东西抬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几名军卒上前来七手八脚抬走了叶师傅的尸体,蓝猛神采飞扬,对祥云国的军队大喊道:“还有谁!不怕死的出来,老子一棍一个都送你们去姥姥家!”

张弛在城上一皱眉,心想这一阵蓝猛胜的是多侥幸,现在还这么狂妄,一会儿出来一人倘若伤了蓝猛,自己于心何忍,于是吩咐身旁军兵鸣金叫回蓝猛,军兵尊令鸣金,蓝猛抬头看了看张弛,无奈地转身收队回城。

蓝猛才刚进城,对面队伍当中一人蹿了出来,手中两柄银锤,在阳光下烁烁放光。再看此人相貌,头上寸草不生,和锤头一样在阳光下放着光芒,两只绿豆眼,趴鼻子鲶鱼嘴,宽下巴高颧骨,丑陋至极,身体倒是健壮如牛,一看便知是力气上占优的一名将官。

此人一见蓝猛收兵撤队,在后面大喊道:“哎!怎么大爷一来你就要跑啊!”

蓝猛气不过,回头骂道:“放你娘的屁,没听见城上鸣金叫老子回去,老子没工夫弹弄你!”

银锤将被骂的急了,在城下破口大骂,几句污言秽语传来,怒恼了张弛身后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另一个壮汉,铁塔。

铁塔见蓝猛下场迎敌便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但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太过张扬,所以一直就忍着,如今蓝猛被叫了回来,下面银锤将又口出不逊,铁塔一时间压不住火,上前两步对张弛道:“王爷,让我去吧!”

张弛一看铁塔,知道此人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好战分子,自从收入自己麾下之后还一直没有上过阵,于是张弛笑了笑道:“小心些,不要出了差错!”

铁塔抱拳拱手,手提自己的镔铁棍走下城去。在城门口碰到蓝猛,蓝猛一咧嘴笑道:“老铁,该你啦!”

“嘿!不能光让你痛快啊!俺也得杀他几个,也好过过瘾!”铁塔笑道。

蓝猛拍拍铁塔的肩膀,表示鼓励,城门打开,铁塔当先一人冲出城去,直奔银锤将而去。

银锤将一见对面城门中杀出一名壮汉,手中镔铁棍如碗口粗细,心中就是一紧,知道此人力气过人,与自己同属一个类型,心中一横,便要试试到底是你强还是我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