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战斗升级

临北关前,二猛交战。一面是祥云帝国军中站殿将军银锤将朱武威,另一面便是张弛手下猛将铁塔。

两人报通姓名互不相让,一棍二锤交相辉映,一时间两军阵前“叮叮当当”好似打铁一般。

三十几个回合过后,两人一击大力碰撞之后各分左右,两人都觉气血有些翻腾不定,双臂略微有些颤抖,所以都暂时停止了攻击,站在原地调息整理。

“大个子,好力气,在下佩服!”朱武威道。

铁塔嘿嘿一笑,道:“好说,你也不错,能与我比拼力气到如此地步,你是第二个。”

朱武威一愣道:“那第一个是谁?”

“是我哥哥,就是刚才回去那个,叫蓝猛。”铁塔笑道。

朱武威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吃惊,刚才用棍之人原来如此了得,看他棍法精奇,原以为力气上会稍显不足,看来自己还是见识太浅啊。朱武威刚想要再次动手,只见身后一人飘身而至,口中训斥道:“无用的东西,战了这么久还不能得胜,枉你还是站殿将军,我看去养马算了!”

朱武威眼睛一瞪,回头一看,来人正是魁天。心中虽然不爽,但是却不敢和魁天争辩,双锤落地,拱手道:“国师,末将无能,望国师见谅。”

魁天撇了朱武威一眼,冷哼一声道:“哼!滚到一边儿去。”

朱武威拿起自己双锤,回头看了看铁塔,心中虽然敬佩却不敢有任何动作,低着头回归本队之中。

张弛在城楼上一见魁天露面,赶紧命令道:“快,把铁将军叫回来!”

士兵鸣金,铁塔转身回城,两军前只剩魁天一人站在哪里。

魁天一脸阴笑,对着城楼上的张弛大声道:“少主,你是派人出来还是自己出来与老夫一战啊?”

张弛刚要搭话,只见东南方烟尘大气,似乎有军马正在奔驰而来。放眼望去,只见一支队伍如风四点从东南方直奔临北关两军阵前而来,大头一名老者银盔银甲银须髯,胯下银龙驹,人借马势,马借人威,威武异常。

宇文翔站在城上一看大喜道:“是老元帅,老元帅来了!”

张弛也看清了打头那名老者正是南明大元帅古林,心头也是一喜,当即道:“随我出城!”

城门一开,张弛带着人冲出关城,古林的人马正好赶到,两面合围,对向魁天一面。

魁天不动声色,知道是张弛的援军到了,但是却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只是冷笑着看着对面银龙驹上的古林。

张弛快走几步来到古林马前,倒身下拜,道:“小子见过元帅。”

古林在马上也没下来,对张弛道:“这是哪里话,一国的王爷,怎可对老夫如此大礼!”

张弛起身笑道:“在元帅面前,张弛只是一个晚辈而已。”

古林手捋须髯哈哈大笑,小声响彻天地,可见古林内功精湛程度。

魁天猝不及防,被古林的小声震的浑身一抖,耳朵嗡嗡直响,心中也明白古林这是给自己个下马威,当即运功大喝道:“张弛!要说闲话回去好好说,如今两军阵前可不是说闲话的地方!”声音夹着强大内劲冲撞而来,比刚才古林的小声更强几分,甚至有些修为稍浅的人都不由自主捂起了耳朵。

古林打量了一下魁天,在马上一拱手道:“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魁天一笑,道:“不敢,在下魁天是也,无名之辈,想来老人家也是不知道了!”

张弛冷笑一声道:“哼,卖主求荣的一块臭肉,还真以为自己一步登天了吗?”

古林一愣,道:“哦,我想起来了,他便是你张家的那个叛徒!”

此言一出,魁天脸上发烧,面子上挂不住了,怒喝道:“要打便打,何必说些不咸不淡的话!”

古林从马上一纵,身子直落魁天身前,双手一晃,两柄赤金锤出现在手中,浑身真气流动,隐隐发出雷电交击之声,气势逼人。

魁天往后错了两步,全身一振,一股黑气萦绕全身,魔功催动,也不遑多让。

“就让老夫来领教一下阁下的本事!”古林微微一笑,双锤之上电劲窜动。

“不敢,老哥哥多加指点才是!”魁天嘴上客气,出招却丝毫没有谦让只说,右手黑色剑芒猛然射出,左手掐剑诀,右手剑“仙人指路”直刺古林前心。

古林不敢硬接,上不闪身,右手锤在魁天手臂之下划过,直奔魁天胸膛砸来。

魁天左手一按锤身,身子往后纵起,右手一伸,两指间黑芒射出,如一只箭矢一般射向古林的眉心。

古林左手锤赶紧在面门处一晃,将黑芒击飞,腾身而起,双锤高举过头直砸想魁天头顶。

“劈面雷”

古林双锤雷霆万钧之势从空中直落而下,魁天知道此招威猛不匹,不敢硬接,身子往后一窜,古林双锤落空,一道闪雷劈在地面,碎石飞溅,烟尘四起。

魁天躲过这来势汹汹的一招,趁着古林老不及变招,垫步上前,右手剑芒变刺为劈,斩向古林头顶。

古林双锤落地,身子半蹲,眼见魁天冲出烟尘,剑芒直劈而来,情急之下腰部发力,双臂上挥,两柄金锤直接在身前撩向头顶,击中魁天剑气,魁天身子不由得飞转而退,狼狈不堪。

古林脚下急赶,两锤左右纷至,两面包夹身在空中的魁天。魁天只听前方金风所响,知道古林已到,身子猛然在空中一挺,双手幻化出一股更加强烈的剑气,直刺古林前胸。

这一招乃攻敌之不得不救,古林一见此等恶招,值得抽招后撤,魁天双脚落地,分毫未伤。

两人几招下来都暗自佩服对方实力之强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古林笑道:“阁下果然实力强横!只可惜为虎作伥,终不是正道之举。“

魁天仰天大笑道:“老家伙,你别在这和我说些大道理,难道你们就是正义,而我就注定是邪恶吗?天下乃能者之天下,无能之人没有资格拥有天下,我家陛下玉铭雄才伟略,当称一代明君,兴兵讨伐你们这些无能之辈,可谓上顺天意,下顺民心,识相的赶紧投降,方为上策,不然的话难免荒郊之上死无葬身之地。”

“无耻之徒,还敢大言不惭!今日老夫定要你项上人头!”古林被这几句话说的有些愤怒,银髯乱摆,金锤晃动,双锤一摆,再次砸向魁天。

“哼!老家伙,你真以为我便只有如此能耐吗?”魁天冷笑一声,猛然间运起魔天机传给自己的无上魔功,全身黑气更加深沉,连周围的光线都好像被吞噬了一般。魁天所散发出来的力量也陡然的猛增,古林心中一惊,左手锤猛然落下,右手锤紧随其后,正是自己得意的招式“流星赶月”。

魁天脸上狞笑不止,眼看古林金锤已至,竟然不躲不闪,只是抬起右臂来招架,在场众人都是一惊,心中都在猜测魁天是不是傻了,或者疯了,血肉之躯怎能抵挡得住这金锤的威力。

“当!”的一声,金锤砸在了魁天的小臂之上,古林之势堪称力达万钧,足有开山裂石之能,但是砸在魁天的小臂上却犹如撼在了一块纯钢之上,竟然传出金铁之声。

更令人惊叹的是,挨打的魁天并没有如何,依然站立不动,打人的古林却被反震力震得后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