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水灵现身

古林被震得后退了三步,张弛恐怕古林受伤,赶紧飘身上前扶住了古林,问道:“老人家,没事吧?”古林摇了摇头,再次看向魁天,却猛然间被眼前的魁天惊呆了。

只见魁天全身黑气已经由黑转红,轰的如同烈火一般,如同鲜血一般,被红色气焰包围在当中的魁天脸上表情狰狞,双眼瞳孔黑色扩展至整个眼球,看起来格外异样,双手手指指甲暴长,如同十把钢钩一般给人感觉锋利无比。

“血魔附体!”古林惊讶地道,“你是魔族中人?”

魁天哈哈大笑,道:“非也非也,老哥哥你认错人了!”说完,魁天身子一动,当真如影似电,瞬间便闪到了古林和张弛的身前,两只魔爪已经同时探出,分别抓向张弛和古林。

张弛和古林只感觉一股血腥气息扑面而来,下一妙两只锋利的魔爪便已经抓来,两人大惊之下纷纷飞退而去,张弛手中烈焰刀凭空出现,想起了恩师牛顿当年传授给自己的绝技,多日不用,今日看来非用不可了。

想罢,张弛爆喝一声,全身气息跳动如精灵,猛然间火焰猛窜全身,但是却转眼间又再度褪去,当火焰消失之后,张弛浑身一片金光缭绕,犹如金甲天神一般。

“好,破魔金身正对他的血魔!”古林喝了一声彩,两柄锤往一起一碰,当的一声,声震寰宇。

魁天看了看金光包裹的张弛,冷笑道:“没想到你小子的进境会达到如此地步,今日我们就新账老账一并算清吧!”

张弛烈焰刀一摆,道:“正有此意!”言罢,身子一晃,烈焰刀幻化出无数刀影从不同角度站向魁天,正是烈焰刀法起手式“天火降临”。

魁天身形如同鬼魅在刀影之间灵活穿梭,不时发出一阵阵冷笑,似乎很是轻松,完全没有紧迫的感觉。

古林看准时机,魁天刚从张弛的两道刀影中窜身而出,古林双锤搂头便砸,雷声滚滚,电劲激荡,力道十足。

魁天双臂贯力,抬手相迎,一手一个接住了双锤的锤头,双臂稍稍被力道压得弯曲了一下便即停止,任凭古林如何用力,也不能压下半分。

张弛回首转身,刀随人转,一招“火云盖顶”直劈魁天头上。

张弛天魔金身发动,力道和速度都有显著提高,这一刀夹带破空之势劈来,魁天顿觉脑后一阵恶风不善,双臂一顶,将两柄锤推了出去,回身发现烈焰刀已至,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右臂猛然血气缭绕,抬手竟然迎向了烈焰刀。

“咔嚓”,烈焰刀的刀刃离魁天的脸还有半尺距离,却再也无法寸进,只因为魁天的右手牢牢抓住了烈焰刀的刀刃,张弛咬牙切齿,双臂肌肉绷紧,却怎么也无法斩下。

魁天的右手虽有血气保护,但也被斩出了一道小口,却不是什么要命的伤。如此看来,血魔附体和天魔金身的胜负立见分晓。

古林眼见张弛和魁天僵持不下,脚下发力身子往前一窜,双锤平伸,两锤头点向魁天的腰间。

腰间乃是全身发力之根本,如果受创,必然全身力竭。魁天余光已经扫视到了古林的动向,心中暗骂一声,右手一领张弛的刀锋,闪身向旁边躲去,张弛的刀锋顺势而下,直劈古林头顶。

张弛一惊,手腕一翻,刀刃贴着古林的脸侧斩落,当真是凶险至极,两人顿时后背冒出一片冷汗。

魁天绝不会放弃这种时机,两人一惊之际,魁天魔爪探出,正好落在古林的背上,只听“咔嚓”一声,古林背后顿时一片血肉模糊,“哎哟”一声趴在了地上。

张弛一见心中着急,刀尖触地为轴,身子猛然抬起一腿踢出,魁天却早已经洞悉了张弛的招式,一转身沿着张弛的身子转到了张弛的身后,手臂一伸竟然抓向了张弛的后脑。

张弛身在在空中已经避无可避,只好实收这一招,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传来,张弛大喝一声,身子落地两掌向后拍去。魁天一招得手,正在得意之间却没提防张弛还能垂死挣扎,小腹顿觉一震,张弛的两掌重重排在小腹之上。

闷哼一声,魁天身子被拍的飞退,抓着张弛的手自然松开,张弛感觉一阵轻松,不觉鬓角已经留下了鲜血,张弛心中庆幸,如果不是破魔金身保护,自己恐怕已经爆头而亡了。

魁天稳住身形,眼中凶光乍现,牙齿紧咬,刚才这猝不及防的两掌让他的气血有些小小的不稳,一时间回气调息,不能发招。

古林不愧为一国元帅,铁汉一般的人物,虽然身受重伤但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两只眼睛虽然有些花,但手中锤却并没有放松,扎着臂膀还想要继续战斗。

张弛一见此景,带着古林往本队跑去,想要先逃回城中再作打算。

魁天哪肯放过,身子一飘一道红光追逐而来,口中喝道:“两国的顶天柱就这么不堪一击吗?留下命来!”

张弛和古林其实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后面的众人有心上前营救也不可能战得过魁天,张弛眼见魁天追来,只好一推古林,身子后转,双臂猛然击出,一拳火劲,一拳风劲,迎向魁天。

魁天双爪血气环绕,脸上挂着狞笑,霎时间四臂相接,张弛闷哼一声,身子倒飞而出,撞上了正在往回努力奔跑的古林,两人滚作一团。张弛身子一挺,一口鲜血喷出,刚才的一击显然受伤不轻。

魁天身子不停,脚尖一点地身子又往前窜了数丈,双眼恶狠狠地盯向张弛,道:“小子,今天老夫便要了你的命!”双爪抓下,一爪抓向张弛的面门,一抓抓向张弛的丹田。

张弛闭目等死,人群中惊呼一片,魁天心中痛快以及。

张弛身上猛然间蓝光乍现,一道水波挡在了张弛的身前,魁天双爪抓在水波之上,顿时感觉冰凉一片,手上力道如泥牛入海,全身顿时一股无力的感觉传来,大惊之下,身子猛然后撤,全神贯注,以防不测。

水波在张弛身前慢慢化作人形,正是寄身水灵的孟瑶,只见孟瑶绝美的面孔和身体此刻虽然由水而成,但却丝毫不失美丽动人的感觉,张弛一见,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的安稳。

“哪里来的妖怪,敢挡老夫!”魁天怒喝道。

“本意落败,尊驾以是得胜定局,为何偏要赶尽杀绝,徒增杀孽呢!”孟瑶缓声道。

“混账!老子做事还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不成!”魁天怒道。说罢,魁天一招攻向孟瑶,“管你是人是妖,老夫一样照杀不误!”

孟瑶身形不动,任凭魁天魔爪抓在自己身上,中招之处如石块落在水中,只是荡起一层层的涟漪,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魁天才一愣神,只觉眼前蓝光一闪,无数水箭刺向自己,魁天曾被这种水箭伤害过,当即心中一惊,身形倒退躲闪。

“原来是你!”魁天恶狠狠地道,那种水劲入体的难受感觉又再度想起,不由得怒火大盛,想要扑过去撕碎了孟瑶。

“知道是我,便速速退去,不然让你再尝尝本姑娘的厉害!”孟瑶笑道,言语虽柔和却透着一股如针般的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