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掌-古林的回忆

魁天道今日还记得当天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被孟瑶得手,将小小一部分的蓝色液体打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自己当时痛苦难当甚至不能再战,那还只是小小一点点的蓝色液体,今日看见了已经化身为蓝色水灵的孟瑶,魁天心中确实有些含糊。

“哼!”魁天冷哼一声,宽大的袍袖一甩,“今日老夫便不与你再做争斗,三日内让出临北关,你等尽皆投降归顺,老夫定然不伤你们,不然休怪老夫到时候手下无情!”说完魁天转身离去,回归本队。

孟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她也深知自己当天是侥幸得手,好在在这个老魔头的心中留下了一丝阴影,不然今日再动手自己也不知道吉凶祸福。

身后早已经有人将张弛和古林接回了队伍,见魁天撤走,张弛下令,队伍也回到了城中,临北关第一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古林的伤比张弛的伤要重得多,一回到城里古林便晕倒了,张弛赶紧派人给老元帅救治,没想到自己一回头,也当即晕倒在地。

经过一夜的救治和调养,加之两人的身体素质都非常的好,黎明时分,古林和张弛纷纷醒来,张弛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下床光着脚跑到了古林的房间去探望古林。

当看到古林也已经醒了,正趴在床上和宇文翔谈笑的时候,张弛总算松了这口气。

“小子,你来了,没事了吧?”看见张弛,古林倒是先询问起来,倒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而是张弛。

张弛愣愣地点了点头,看到古林身上缠着的白色绷带,尤其是绷带上能够清晰看见下面渗入绷带中的红色血迹,张弛眼泪上涌,有些难以自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老人家,小子该死,让您老人家受苦了!”张弛拜服在地,嚎啕大哭。

古林一皱眉,宇文翔刚想过去搀扶张弛,却被古林伸手制止住了。古林一脸严肃看着跪地大哭的张弛,语气严肃地道:“身为军中主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张弛身子一震,赶忙止住悲声,站起身来道:“老人家不要生气,小子看见元帅受伤,一时伤心而已。”

“哼!男儿征战于两军阵前,性命随时可丢,何况这区区的小伤,何足道哉?”古林道。

“是,小子知错了,您老人家别气坏了身子,养伤要紧!”张弛挤出一丝笑容来劝说古林。

宇文翔也笑着道:“是啊帅爷,您有伤在身不能动气,这个小子气着了您,罚他军前立功就是!”宇文翔和张弛关系亲密,自然说话也可放肆些。

张弛点头道:“对,我在军前立功,将功补过!”

古林一想到军前的事情便叹了口气,道:“那个魁天,不好对付啊!”一说到这里,三人的脸色都黯淡了,魁天确实是块难啃的骨头。

“老人家有什么好办法吗?”张弛问道。

“我有一个想法,不过不知道你国的皇帝陛下可能愿意。”古林面色凝重地道。

张弛一愣,问道:“说来听听。”

“三大帝国之外有一处蛮荒之地,位于翔龙与南明偏西南方,名为幽冥域,乃魔族重地,魔族首领所在幽冥城,处于幽冥域的中心地带,我看那魁天招式乃是当年的魔族首领魔天机所用功法,我们可冒险前往魔族交涉此事,如果魔族得知自己的功法被外人学去,定然派人前来除掉魁天,到时我们便可借助魔族之力。”古林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张弛听完微微点头,自己也曾听说过幽冥域中幽冥城,却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去到那里。

“幽冥域老人家可曾去过?”张弛问道。

古林摇摇头,道:“六十年前魔族长老魔天机神功大成为祸人间,三大帝国各派高手围杀魔天机,当时我才十八岁,跟着我师父师兄一同前往,其实我根本就不够资格参加围杀行动,师父带着我就为了让我增加一些见识。”古林似乎回想起那时的场面,神情竟有些恐惧和悲伤。“那老魔头魔天机的血魔神功盖世无双,再加上自创魔功‘魔噬’,三大帝国的军队联合攻打魔族幽冥域多次都是无果而归,所以三大帝国的正派高手才联合在一起,用计策引出了老魔头魔天机,在南明帝国外的落凤岭与魔天机展开了一场恶战。魔天机实在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古林说到这里,竟然失了神。

“恐怖?二十个高手围杀,就算再厉害也不行吧!”张弛问道。

古林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当时魔天机知道自己上了当,血魔附体大法一出便连着击杀了五六名高手,其余的人都被吓傻了,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大战了三天三夜,最终二十几人只剩下六人。”

“可真够厉害的。”宇文翔嘟囔道。

“我趴在对面的山包后面一直看了三天三夜,别说吃饭喝水,就连上厕所都已经忘了,一直到我师父不惜牺牲自己牵制住魔天机,我师兄才斩断了魔天机的双腿,并且重伤了魔天机,战斗才告结束。”古林声音有些颤抖,“我师父也被魔天机最后的一招震得四分五裂,最后魔天机被押到了铁盾监狱,没多久听说就死了,而我师兄因为立了大功,在南明军界谋了个高位,我也跟着借光,最后当上了南明的元帅。但是这魁天不知道从哪里和魔天机扯上了关系,竟然也会血魔附体的功夫。那样子,那种气息,和当年的魔天机一模一样。”

张弛思索片刻,道:“魁天曾经在铁盾监狱被我打成半死后被拉走,会不会魔天机没有死,一直生活在铁盾监狱,被魁天偶然碰到了!”

“魔天机活到现在足有一百二十岁了,不太可能吧!”宇文翔道。

古林摇摇头,“什么事情发生在老魔头身上都不足为奇,我们当下也不必去讨论这些事情,现在魁天既然已经魔功初成,那魔族中人得知之后必然要出面过问的。”

“但是如果魁天和魔族是一伙,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吗?”张弛道。

“魔天机死后,三大帝国再次攻打幽冥域,但是还是没有成功突破,所以三大帝国在幽冥域的外围设置了封锁线,起名叫做封魔线,由三大帝国派兵驻扎,魔族这些年一直销声匿迹,一直没有在外界露过脸,我想着魁天一定和魔族没有关系。”古林道。

张弛点点头,道:“不错,我出生之前他就在我家当家臣了,应该也不能是魔族的人。”

宇文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魔族听说魁天一身魔功又不是魔族中人,必然会派人来设法除掉他,以正魔族威严!”

古林赞同道:“不错,魔族在幽冥域隐忍这么多年,我想只要一些些好处,便可以让他们出头帮忙了。”

“现在的魔族首领是谁?”张弛问道。

“据我们南明的军事情报,现在的魔族分成了血宗和蛊宗两派系,两派已经斗了数十年,轮流执掌魔族天下,血族在十五年前得胜上位,如果没有大变动,现在的魔族首领应该是魔天机的孙子,魔人杰。”

张弛站起身来,对古林道:“好,既然如此,我便回去和陛下商议一下,前往魔族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