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遭人暗算

张弛的眼前景物全都消失了,变成了朦胧浑浊的一片世界,而这个世界中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赤身裸体的魔族侍女青草。

张弛心中升起的那股原始的欲望让他失去了自控的能力,完全的失去了,青草也似乎很愿意配合,就这样被张弛一把拉到了床上。张弛如同一头嗅到了久违的血腥气味的野兽一般开始疯狂亲吻青草,青草双眼紧闭,身子僵硬,任凭张弛在自己的身上肆虐的索取。

张弛将青草压在自己身下,几近疯狂地抽动着,青草也几乎失去了理智,但是除了声嘶力竭的叫喊却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她双手紧紧搂在张弛的身上,因为紧张和从身体传来的猛烈冲击感让她在张弛的脊背上抓出一道道的血痕。张弛低声嘶吼着,明显是被药理催动的疯狂毫无保留的宣泄着,现在的他用野兽来形容更加贴切一点。

终于,张弛在最后的关头猛然间挺直了身体,青草也发出了一声听起来凄惨,实则充满兴奋与欢愉的呻吟声,同时一股暖流冲进自己的身体,让青草身子一下子好像泄掉了所有的力量,就连动一动手臂的力气也都用不出来了。

张弛趴在青草的身上剧烈的呼吸着,青草知道一直到天亮他才会恢复神智,但是自己却没有力气把这个强壮的男人从自己的身上挪开,或者,她根本就不想挪开。轻轻地闭起眼睛,青草还在回味刚才疯狂而美妙的感觉。

.......

第二天,熟睡的张弛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几乎就在同时翻身坐起,环视四周。

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掀开被子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张弛心想:“是做梦还是真事儿?”感觉头疼的要命,喉咙也如同冒烟了一般的干渴。

门一开,青草端着水从外面进来了,一看到张弛醒来,脸色一红,怯声道:“王爷,您醒了。”张弛眼睛紧盯着青草,眼睛时而眯起,时而睁大,脑子飞快转动,回想着昨天晚上那亦真亦幻的情景。

门一开,青草手中端着一个透明的水壶从外面款步走了进来,看到张弛醒了,顿时羞得满脸绯红,将头往侧面一撇,轻轻一个万福,道:“王爷,您,您醒了!”

张弛皱着眉头盯着眼前这个魔族的美丽少女,好半天也没说话,青草将水壶放到桌上,来到张弛的床前,脸还是红红的,低着头不敢正视张弛的眼睛,低声问道:“王爷要更衣吗?奴婢去为您准备。”张弛眯了眯眼睛,声音严肃而低沉道:“昨晚你给我喝了什么?”

青草一听顿时嘤咛一声跪倒在地,惊慌地道:“王爷,奴婢只是听命而为,王爷饶命!”张弛面色阴沉,道:“听谁的命,魔人杰吗?”

青草还没等回答,门口一人笑着走了进来,张弛斜眼睛看去,认出正是魔人杰的哥哥,魔人英。

“忠义王千岁,昨晚睡得如何,我魔族少女可还对你心思吗?”魔人英笑着问道。

“青草,我把我的衣服拿来!”张弛吩咐一声,青草颤颤巍巍从一旁拿过张弛的衣服,张弛迅速穿戴好,魔人英坐在一把藤制的椅子上,笑着看着张弛。

张弛穿好了衣服,看看魔人英,道:“你是首领大人的哥哥吧?”魔人英“呸”了一声,道:“首领大人!他也配吗?忠义王,五年前我一时疏忽被他夺了首领之位,从此甘居人下,我像这种滋味,忠义王不曾尝过吧。”

张弛冷哼一声,道:“哼!我没有兴趣,也不想尝,既然你说他没有资格,那想必你是有资格的了?”魔人英道:“我魔族自古生长在这蛮荒之地,以研究毒虫为主,武功修为也从此而来,一直到了魔天机那个老混蛋出世以后,自创血魔神功,才导致我魔族分崩离析,成为了两宗,说到底,我蛊宗才是魔族正根,就算是血宗自成一派,也不能数典忘祖,压在蛊宗的头上。”

张弛不以为然地一笑,拿起青草刚拿来的一块点心,毫不在意地放到嘴里嚼了几下,又拍了怕点心掉下来的渣滓,道:“正不正根跟我都没有关系,我是为了给国家省点钱才来帮忙的,你是正根也好,他是正根也好,现在不还是魔人杰是首领吗,你以为给我安排了一个女人,我就会倒过来帮助你,不免有些幼稚了吧。”

魔人英听张弛说完,脸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还是微笑着道:“王爷玩笑了,王爷若是喜欢,青草这样的女孩子我可以给你找上几百个,就怕王爷承受不了啊!”张弛哈哈一笑,道:“见笑,见笑!”说着斜眼睛瞟了一眼一旁站立的青草,青草和张弛一对眼神,当即脸红闪避,心中小鹿乱撞,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张弛仰头哈哈大笑几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和我绕弯子。”

魔人英音调突然便了便,道:“王爷,你没感觉到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吗?”张弛一愣,猛然想起在失去理智之前自己连呼唤出火灵的能力都丧失了,顿时心中一紧,赶忙运功检查,果然,火灵和风灵,甚至连化作水灵的孟瑶都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仅如此,张弛还感觉自己运功之下,丹田之内好像有东西在动,心中更加紧张,甚至有了些许害怕,对魔人英问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魔人英哈哈一笑,道:“也没什么,不过在王爷身上放了些东西而已。”张弛猛然站起,眼神犀利地看向青草,魔人英却对张弛道:“王爷不要怪罪青草,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张弛转头看向魔人英,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又坐回到椅子上,问道:“你好歹告诉我是什么吧,你们是怎么做的?”

魔人英不紧不慢地道:“很简单,我们蛊族有一种专门以蚕食真气为生的下家伙,名字叫做‘化气灵虫’,但是想要把它们放到人的身体里,必须要以男人的精液引导,所以呢,青草为了这个做了一些工作,您不记得临睡喝过一杯水吗?”张弛清楚的记得自己喝过一杯散发花瓣香气的水,是青草给他拿来的。魔人英继续道:“那是本宗的催情圣物‘欢神’,意思就是神仙喝了也会高兴地发了疯,王爷已经体验过了,我就不用多解释了!”

张弛心中愤恨不已,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卑鄙!”魔人英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和我们魔族中人说卑鄙,王爷是不是他天真了一点了!”刚才张弛说魔人英天真,如今魔人英如法炮制,说的张弛哑口无言,只能狠狠一拍桌子,问道:“你想怎么样?”

“好,忠义王果然是聪明人。”魔人英一笑,道:“很简单,你助我夺得这次的首领之战,倒时候我不仅为王爷解了身上的蛊毒,而且贵国欠我们魔族那一笔人情也一笔勾销,从此两不拖欠,王爷看如何?”

张弛咬了咬牙,心中又盘算了一阵,道:“魔人杰那怎么交代?”

魔人英脸色一阴,道:“到时候他已经死了,王爷还用交代什么?”

张弛一惊,道:“你想,想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魔人英微微一笑,道:“不光是我的弟弟,还有整个血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