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听天由命

魔人英走后,张弛一人呆坐在房间中,脑中乱成了一团麻,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来到魔族便着了别人的道,一边恨自己太大意,一边也咒骂魔人英这个卑鄙小人。

青草还站在一旁准备随时服侍张弛,张弛如今一见到她便一有种恶心的感觉,对她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青草低着头唯唯诺诺,施了一礼快步走了出去。

青草刚出去,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走了进来,和青草走了个对面,差点撞在一起,这人一闪身,青草从他的身边跑了过去,一直跑到走廊的尽头一拐弯不见了,这人回头看了看,迈步走进了屋中。看见张弛正一脸阴沉坐在那里,便满面赔笑道:“王爷,小的给您请安了,刚才那小姑娘年幼不懂事,没服侍好王爷,还请王爷多担待。”

张弛抬眼镜看看这人,发现正是昨晚带他来此房间的那个人,心中一阵怒意冲顶而上,当即便向质问,但是脑袋一凉想到这事不能让魔人杰知道,不然自己姓名堪忧,于是强压怒火摆了摆手道:“没事,你找我有事吗?”那人一笑,道:“首领大人有请,请王爷过去共进早餐。”张弛长长叹了口气,勉强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站起身来,道:“走吧!”

和这名下人一同来到昨晚喝酒的地方,张弛看见魔人杰早就已经等在这里,一见到张弛进来,当即站起身来笑着迎了上来。

“哈哈哈,兄弟,昨晚睡得还好吗?”魔人杰拉住张弛的手嘘寒问暖。张弛经过和魔人英的一番谈话,认定这两兄弟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心中无比厌恶,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就是感觉身子有点空。”魔人杰一愣,还以为张弛的意思是说他饿了,所以一愣之后哈哈大笑,道:“身子空就要补一补,赶紧入座,你我再喝上两杯。”

张弛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块烤肉狠狠咬了一口,就像是咬在那个可恶的魔人英身上一样,然后用力地嚼了起来,魔人杰一看笑道:“兄弟你这是饿急了,慢点,管够啊!”张弛也不理他,吃两口肉喝一杯酒,倒也痛快,心中的烦闷去了三分。

和魔人杰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张弛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魔人杰对魔人英的看法,果然如自己所料,也是势同水火,魔人杰这次请张弛来,也是为了能够在大会上一举灭掉蛊宗,统一魔族。张弛心中暗自叫苦,心想:“我现在功力尽失,怎么帮你夺权,要是你知道了,还不马上把我杀了才怪。”想到这里冷哼一笑,自嘲不已。

魔人杰看张弛表情古怪,便问道:“兄弟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昨晚没休息好吗?”张弛赶紧遮掩道:“啊,不是不是,大哥你多虑了,只不过昨晚伺候我那个女孩太过火辣,兄弟我一时没控制住,所以就......呵呵,大哥你懂的。”

“哈哈哈哈哈!”魔人杰仰天大笑,道:“兄弟你真是真男人,上阵能够平定天下,到了房中也可以征战四方,哈哈,了不起,了不起。”张弛干笑两声,也不回答。

魔人杰笑罢,对下面喊道:“那个谁!”那个矮个子男人赶紧过来躬身施礼,魔人杰吩咐道:“你去挑十个族中的少女,今天晚上送到我兄弟那去,记住,要处女,明白吗?”矮个子男人点头刚要离去,张弛赶紧拦住他,道:“等等!”那人赶紧站住,张弛对魔人杰道:“大哥你太客气了,兄弟我可消受不起,在这么弄下去,等到大会的时候就没力气上阵了。”魔人杰大笑,道:“那就算了,听兄弟你的,你什么时候有兴致,吩咐他就行了!”张弛点头应允,一笑了之。

魔人杰话锋一转,道:“兄弟,你也和那个魔人英动过手了,心中有几分把握?”张弛眉头一皱,道:“我上回与他交手,他并未出全力,大哥应当看得出的。”魔人杰点点头,道:“我看他不过是出了三分力而已,我们暂且想他没有什么隐藏,兄弟你可有把握?”张弛点点头,道:“如果他没有保留的话,我对付他应该绰绰有余,但是我想既然他和大哥你斗得这么狠,不可能不留一手。”魔人杰也点点头,道:“没错,他的万毒神功想来已经练到一定的火候了,并且他用毒手法诡异,还会给人下各种蛊毒,诡异莫测,很难对付。”张弛苦笑着点点头,因为他早就已经尝到个中滋味了。

张弛想了想,低声问道:“大哥没有在那边布置眼线吗?”魔人杰眼神变得警惕起来,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一歪头,除了张弛和魔人杰以外的所有人都退了出去,魔人杰道:“当然有,只不过最近魔人英这个家伙看的越来越紧,而且行踪十分诡秘,眼线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张弛道:“那只能在大会上见真章了。”魔人杰点头道:“不错,不过我料想他也弄不出什么新花样来。”张弛道:“距离大会还有多长时间?”魔人杰道:“还有七天,演武场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你也知道,为了你我损了好几员大将,这次大会可都靠兄弟你了。”张弛心中暗自苦笑,还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场面,也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

........

晚上,天气还是照常那么闷热,张弛发现青草又回来了,见到张弛之后显得有些紧张,张弛也不屑于和一个女孩子为难,也不再难为她,洗了个澡,却再也不敢和青草拿来的水,自己出去找了一些喝了,躺在床上望着天棚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运了运内功,还是除了丹田有一些蠕动感意外别无其他感觉,叹了口气,看看一旁站立的青草,道:“我要睡了,你下去吧。”青草还没等离开,魔人英却走了进来,一脸笑意看着张弛道:“怎么了,王爷,今晚不让青草留下了吗?”张弛心中赌气,索性和魔人英对着干,对青草道:“你今晚留下来,先坐到那边去。”青草脸上一红,表情却又写高兴,快步走到一边却不敢当着魔人英好张弛的面坐下,只是站在那里低头不语。

张弛转头看向魔人英,道:“你又想怎样?”魔人英从怀中拿出一个小金盒递给张弛,张弛看了看,道:“又是什么穿肠毒药!”魔人英一笑,道:“王爷怎么这样说话,这是能够暂时镇压化气灵虫的丹药,吃下去可以恢复功力一个时辰,我想王爷知道什么时候该吃,什么时候不该吃吧。”

张弛接过盒子,打开一看,一个金色的小药丸放在盒子里,扣上盒子,张弛抬眼看看魔人英,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吃了弄死你吗?”魔人英哈哈大笑。道:“如果王爷想要一辈子失去功力,在下这一条命又何足道哉,我想王爷是聪明人,不会这么想不开的。”魔人英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转头对张弛道:“哦,对了,王爷,灵虫要是在你身体里呆上一年,便会咬破你的丹田破体而出,王爷当真不要意气用事啊!”张弛本还想着一会儿吃下去找机会逃出幽冥域,等回到家再做打算,听魔人英这么一说,当即泄了气,把盒子往床上一丢,用力躺了下去。

“一切只好听天由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