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大会开始

一连数天,张弛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那个魔族的少女青草服侍张弛几乎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张弛虽然没有心思再去碰她,但是也没有再把她赶走,而且似乎还用顺了手,出去办事的时候也愿意带着她。

明天便是魔族首领争夺大会,魔人杰告诉张弛他们魔族内部把大会称作血蛊演武,而魔人英却告诉张弛,大会的本来名字其实是叫蛊血大会,张弛默认一笑,心想两派争夺,就连这样一个大会的名称也要争论谁在前面谁在后面,看来权利果然是个让人疯狂的东西。

当晚,魔人杰又招待张弛喝了多半夜的酒,一直到张弛感觉有些困倦了,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推开门,便看见魔人英大模大样地坐在房间中,看样子正在等张弛。

张弛一挑眉毛,道:“我现在觉得你们两兄弟有些讨厌了。”魔人英微微一笑,道:“明日便是召开大会的正日子了,王爷心中可要有些准备才是啊!”张弛撇了魔人英一眼,道:“准备什么?”魔人英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微微顿了一顿,魔人英看了看一旁的青草,青草眼神怯懦,看向了张弛。

张弛不耐烦地道:“青草是你的人,你害怕什么!有什么事就快说,我都困得不行了!”

.........

第二天一早,魔人杰亲自来请张弛,张弛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一直到魔人杰进来时还在沉沉大睡,魔人杰叫人准备好了一应洗漱的物品,走到张弛的床前,轻轻晃动两下张弛的肩膀,张弛微微睁眼,看了看原来是魔人杰,难受地道:“你又来干什么?”

魔人杰道:“兄弟,大会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快点起来!”张弛伸了个懒腰,心中烦得要命,挣扎着坐了起来,青草马上递过来一条湿毛巾,张弛擦了擦脸,又净了净口,道:“这就走啊!”魔人杰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听张弛问他,赶紧道:“是啊,蛊宗那边都已经到了,我就为了等你,这都晚了!”张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那还不快走!”两人先后走出房间,朝演武场走去,青草就跟在张弛的后面,手中拿着不少应用的东西。

到了演武场,魔人英带领的蛊宗早就已经坐在了西看台上,张弛在魔人杰的带领下走上了东看台,张弛坐下以后往西看台扫了两眼,发现魔人英正在一脸奸笑看着自己,心中一阵厌恶,回头一看青草抱着一堆东西站在自己身后,道:“坐过来,今天放你假,好好看比武。”青草正自吃力,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点了点头坐到了一边的地上。张弛一看生气地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道:“坐座位上!”青草胆怯地道:“那是,那是大长老的座位。”张弛不耐烦地道:“让你坐你就坐。”

虽然这么说青草还是不敢坐,魔人杰眉头一皱,道:“王爷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大长老我让他坐那边就是了。”青草这才如释重负,坐在了张弛的身边本属于大长老的座位上,一脸期待地看着下面的演武场。

张弛瞟了魔人杰一眼,心想:“哼,老子还不知道一会儿是生是死,不如先气气你们,就算死了也不能让你们舒服了!”

就在这时,演武场旁边钟楼内钟声想起,紧跟着大门一开,一个美丽的女孩从大门中快步走出,张弛一看认识,正是曾经出使翔龙帝国,把自己要挟过来的那个魔族使者,魔云。

之间魔云一身黑色紧身衣,把身体曼妙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散而下,脸上也着了淡淡的粉妆,加之勾人心魄的物美眼神,更显得妖娆万分。魔族两宗的一些男性一见到这大美女魔云,都有些按耐不住,掀起了一阵狂热的叫喊欢呼之声,还有激动的口哨声音,魔云也对着东西看台频频招手,鞠躬施礼,台上的欢呼声更加热烈起来。

等到台上的声音平息了一些,魔云拿起一个放在旁边的扩音装置,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虽有些失真但还不失甜美。

“五年一届的演武大会又要开始了,这是我们圣族最隆重的一项仪式,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都来到了这里,来见证这神圣又庄严的一刻。”魔云说的慷慨激昂,瞬间点燃了全场的激情,几乎所有人都跟着欢呼了起来。魔人杰和魔人英在同西看台稳坐,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不住交流,张弛似乎都能看到从两人眼睛里射出的四道仇恨的光芒在空中相撞,撞的火花四溅。

只听魔云继续道:“今天,不仅有我们圣族的两大宗主参加大会,更有族中的各大高手,但是除了这些大家都熟知的人物以外,我还要特别为大家介绍一位特别的来宾,这是我们圣族大会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位神秘嘉宾就是。”魔云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声音猛然提高了一个八度,兴奋地道:“来自翔龙帝国的忠义永安王殿下!”全场的目光顺着魔云的手瞬间击中在了张弛的脸上,并且爆发出了空前的喝彩声,甚至有的魔族少女也开始惊声尖叫起来。张弛一时间被这个场面搞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好站起身来,笑着向各个方向鞠躬示意。

魔云继续道:“大家的热情我想忠义王殿下已经感受到了,那么我们也不要耽误太多的时间,赶紧让我们的演武大会开始吧!”说吧魔云脚步后撤,退到了一边,然后说道:“这次大会按照惯例还是由长老院的长老们进行评判,比赛规则为五局三胜,事不宜迟,让我们请出第一对比试的英雄。”说罢,随着场中的欢呼声演武场的两面大门缓缓打开,从西看台下走出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张弛对着西看台,正好能够看得清楚,之间这个人脸色白的吓人,丝毫没有正常活人应该有的血色,而且和自己一样,也是一头白色的头发,身上穿着一件高领的长大外衣,内里衬着白色的短衫,脚下两只黑色长靴,看起来诡异而高贵。

正在看着,从东看台这边晃悠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首先露出来的就是戴着上面有两只牛角的头盔,紧跟着就是宽阔的肩膀,细细的腰身,往这人手中一看,拿着一柄超大号的战斧,斧子刃足有巴掌宽,在阳光下烨烨生辉。

张弛正在看着,魔人杰小声对张弛道:“这是我们血族有名的猛将,叫魔林。”张弛微微点头,心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两人缓步向前,魔云大声介绍:“从西看台出来的是蛊宗的第一位勇士,魔风。”西看台一阵欢呼,魔云继续道:“从东看台出来的便是血宗的第一位勇士,魔林!”东看台也不甘示弱,一阵尖叫欢呼,给魔林加油。

魔风面无表情,魔林一脸轻蔑,两人缓步走到场中,眼光相对,从眼神中就看得出谁也不会轻易让步。

“当!”

钟声一响,全场顿时安静了许多,之间场中两人也都瞬间调动气息,准备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