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继续逃亡

“王爷,要是走到那边,恐怕我们就渴死了,怎么办?”青草看着眼前的深潭和对面宽敞的瀑布问道。张弛皱了皱眉,道:“你在这等我,我去那边弄了水,回来找你。”青草着急地摇了摇头,道:“不好,不好,青草要跟着王爷,不能离开王爷。”最后没有办法,两人还是互相搀扶着,绕着山壁往对面走去。

好在山路还算平坦,两人走走停停,走了足有小半天才蹭到了对面的水流旁,低头看去,湖中水质清澈,张弛刚要喝,青草却制止了他,然后走到水边伸手撩起了一捧水自己先喝了,等了一会儿,对张弛道:“王爷可以喝了。”张弛知道青草是怕水中有毒,心中虽然感动,但还是说道:“青草,你不用这么做,你我是患难至此,我早已经不是王爷,你也不是侍女了。”青草却摇了摇头,道:“青草该做的,王爷快喝水。”张弛无奈地摇了摇头,俯下身子把头插到水里牛饮了一番,满足之后顺势往草地上一趟,看着头上的蓝天,脑中一片空白。青草坐在一旁,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水流出神。

张弛突然坐了起来,看向水流的来的方向,问道:“青草,这水是从哪来的,你知道吗?”青草也往那边看看,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去过外面。”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眼中充满欣喜之色。张弛站起身来拍拍屁股道:“不错,这可能是从外面来的,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能逃出幽冥域,等到了外面就好办了。”青草点点头,高兴地站起来跟在张弛后面,两人往前方不远的树林中走去。

道路越走越窄,树木也越来越高大茂密,最后连阳光都透不进来,两人只能靠着昏暗的光线在错综复杂的树根之间艰难行进,稍不留神,就会掉入湍急的水中。

两人正在往前走着,忽然间身旁的树丛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张弛警觉的看向声音的方向,手中的烈焰刀已经握在了手里,青草一见也停了下来,两只耳朵仔细听着,搜索着声音。

过了半天,再没有声音传来,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张弛收起刀,伸手去拉青草,青草刚一伸手,猛然间身旁的树丛中窜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径直扑向青草。张弛看的清楚,伸手一抓却没有抓住青草的手,青草惊慌失措脚下一滑翻身掉入水中。张弛没来得及看向青草,刚才那扑向青草的东西却已经朝他扑了过来,张弛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大型的山猫。

山猫全身黄色,后背有数道黑纹,前爪锋利如钩,张弛要是被抓到肯定是皮开肉绽。好在张弛虽然内力尽失,身手却还算灵便,身子猛然窜起,抓住了头上的一个足有小儿手臂粗细的树枝,身子悬起躲过了山猫的扑杀。

一声呼救声传来,张弛望去,原来是青草,此时已经被水流冲出了一段距离,青草奋力露出小脑袋,四肢奋力划水想要游到岸边,一方面因为水流太急,另一方面青草也确实太累,所以努力的一阵之后效果却是不怎么明显,最后青草奋力把头探出水面,对张弛大喊道:“王爷,青草下辈子再服侍你吧!”然后便没入水中不见了。

张弛心中一痛,就想跳入水中去救青草,但是抓着树枝的手却突然一疼,张弛松手落在地上,抬手一看,手背上有两处深深的毒牙印,伤口已经冒出了黑紫色的毒血,整条手臂也瞬间麻痹了。张弛苦笑一声,心道:“看来我注定死在这魔族密林之中了。”回头看看身旁湍急的水流,默默地道:“青草,等等我,我就来找你。”

此时那山猫又扑了过来,张弛身子一歪,一头栽进水中,也不挣扎,顺流而下,往下游而去。

泡在水中,张弛感觉半个身体已经被没有了感觉,但是张弛心中却很是坦然,他就这么浮在水上,看着眼前掠过的景物,想起了远在昆阳王府中的爱人潇潇,想起了刁蛮的长公主田佩儿,最后张弛闭起了眼睛,心中想着一切都见不到了,不免有些伤心,但是想到能和青草一起永远沉在这深潭之中,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所以心中也是豁然开朗,渐渐的意识变得有些模糊了。

一股剧烈的冲击感把已经有些迷离的张弛又撞醒了,张弛想要张嘴喊叫,却感觉一股冰冷的水涌进了嘴里,一瞬间喝了几口水,眼前一花,就又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张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趴在湖边的一片碎石上,浑身上下一点感觉也没有,想要动一动脖子也不能,张弛转动着眼睛尽量看看周围,视线却突然转动起来,张弛心中一惊,原来是自己僵硬的身体被人翻了过来,等张弛身子转过来,一道阳光直射他的眼睛,张弛赶紧闭上了眼睛,却还是没看清是谁把他转了过来。

“王爷,王爷!”一个甜美而焦急的声音传来,张弛猛然睁开眼睛,发现青草正在眼前呼唤着自己。张弛心中大喜,但是却连牵动脸皮露出些许笑容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愣愣地盯着青草,一动也不能动,青草用力推着张弛的身体,张弛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王爷,你怎么了,王爷。”青草还在焦急地问着,双手不停推着张弛的身体,张弛眼睛奋力往自己的手臂看去,终于,青草领会了张弛的意思,目光下移,这才看见已经肿成黑紫色的手臂。青草大惊,道:“王爷,你被毒蛇咬伤了!”抓起张弛的手看了看,青草道:“是赤目蛇,王爷,我帮你把毒吸出来!”然后二话不说,把张弛的手臂抬起来,用自己的小嘴儿在伤口上连吸几口,然后把毒血吐在地上,又再去吸伤口,但是吸了半天都是黑紫色的毒血,丝毫不见又鲜红的血流出。青草也有些急了,对张弛道:“去找找有没有草药,你在这等我。”说完,青草站起身来狂奔而去,张弛眼睛奋力向上想要多看一眼青草,心中想:“能再见到青草一眼,就算现在死了,也值得了。”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青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张弛早已经迷迷糊糊,不知道听见的是真得还是自己做梦。青草炮灰张弛的身边,手中拿着一把叶子,将叶子嚼碎了贴到张弛的手背上,已经昏迷的张弛好像感觉到了疼痛一般竟然跳了一下,青草吓了一跳,看向张弛的脸,张弛却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

青草到水边捧了些水给张弛灌下去,然后就这样守着张弛坐在湖边,一声不出,寸步不离。

太阳就这么落下去,湖边阵阵凉风吹来,青草有些微微打颤,回头看看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张弛,青草伸手探探鼻息,发现还有些许热气,心想不能这么冻着,要找个避风的地方,于是站起身来,想要抱起张弛,却试了几回也没抱起来,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拖着张弛往山那边慢慢走去。

就这么艰难地往前缓慢前进,青草累得满头大汗,加上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又跑了那么久,早就已经支持不住,最后青草累得颓然倒地,几乎在倒地的瞬间就要昏过去,就在她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借着微弱的月光似乎看到了前面不远处山壁之上有一个红色鬼头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