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魔字墙壁

这红色的鬼头标记如同一针强心剂一般刺入了青草的身体,使本已经就要昏迷的青草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她定了定神再次往前看去,发现对面百米开外的山壁上却是有一个红色鬼头,只不过不是标记,而是一个雕像,而雕像的下面,是两扇紧闭的大门。

“圣坛入口!”青草心中大呼道。挣扎着爬起来,青草脚步踉跄地奔到门前,用力推了推,大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沉重,在青草的奋力一推之下发出了一声陈旧的声音,青草用力过猛直接扑倒在地,她抬头往门中看去,里面漆黑一片,再度挣扎着爬起来,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股力量,竟然将张弛沉重的身体一点点拉近了大门之中。

进入大门之后,青草先把张弛放在门口,然后独自一人往山洞中走去,摸来摸去,竟然在墙上的一个装火把的篮子中找到了火石,青草大喜过望,赶紧用火石引燃了墙壁上的火把,顿时,眼前的景物亮了起来,青草也吓得大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坐在地。

只见眼前偌大的一个大厅,青草就站在大厅的入口处,而大厅的两边整齐地坐着两排人,青草心中没有准备,被吓得真魂出窍,等定了定心神再看去,这才发现两边坐着的都是一具具干尸,一个挨着一个,都是盘腿打坐的样子,而正对着青草的大厅墙壁上刻着一个足有一人高的“魔”字。

青草从墙上拿下一个火把,仗着胆子往厅中走去,将火把贴近干尸,看见每个干尸的身前都有灵位牌,眼前的这个灵位牌上写的是“魔族第六代首领魔竹”,再移到下一个,只见上面写着“魔族第七代首领魔青”,依次看下去,又看到第八代,第九代,却发现就带之后就是第十二代,竟然没有第十代和第十一代,青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没时间想这些,所以拿着火把走到了大厅中央。

“原来这是首领大人们的墓地。”青草站在厅中心中暗道,又看看门口躺着的张弛,心想:“王爷,青草无能,不知道解药能不能奏效,如果王爷死了,青草已经追随而去。”刚想到这,却听见昏迷的张弛鼻子中发出了一声“嗯”的声音,显得极其难受。青草赶紧跑过来俯下身子呼唤道:“王爷,王爷!”张弛却还是紧闭双眼,完全没有反应。

青草把火把靠近张弛的手臂来检查一下伤口,却发现伤口处竟然流出了一股股黑色的脓血,青草心中一惊,看来那草药不仅没有作用,可能还帮了倒忙,想到这小姑娘再也坚强不下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趴伏在张弛的身上痛哭流涕,声音回荡在大厅当中嗡嗡回响,好像是那些魔族前辈正在嘲笑青草的无能一样。

“青草!”张弛不知道是不是被青草的哭声惊动了,竟然突然醒了过来,用僵硬的舌头发出了含糊的两个字,青草犹如触电一般顿时止住哭声,看向张弛的脸,发现张弛目光平静,好像正在安慰自己,青草的眼泪更加控制不住,又流了下来。

为了不让风吹进来,青草把外面的门又关上,然后努力把张弛拖到了那个“魔”字之下,青草靠在墙上,将张弛的头放在自己柔软的大腿上,用手轻轻抚摸这张弛的银发,打量着这个让自己愿意舍命相守的男人,青草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伤心还是欣慰。

张弛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直保持着清醒,虽然不能动,但是却能感觉到青草大腿的柔软很温暖,张弛心想自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能就要死了,所以不愿闭上眼睛,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看着青草美丽的脸。

青草被张弛看的一笑,道:“王爷你看什么?是看青草长得好看吗?”张弛想要点头脖子却是硬的,只好眨了眨眼睛,青草两眼笑的如同两道弯月,道:“从小到大,我都只能当个小丫鬟,只有王爷说我漂亮,青草真高兴!”张弛笑了,虽然脸上的肌肉很僵硬,但还是用尽全力牵动了一下嘴角,表示自己笑了。

青草就这样和张弛聊啊,聊啊,似乎把之前十几年不曾说的话都要说完一样,说了自己的妈妈和那个自己刚出生便抛弃了妈妈和自己的爸爸,讲了自己如何被那些血统纯正的族人当做牲口一般的使唤,讲到最后青草潸然泪下,为了自己那个因为不堪忍受侮辱而自杀的妈妈,也为了自己。

张弛听了青草的故事之后十分想要把青草抱紧,但是却无能为力,最后张弛心中一阵冷笑,道:“张弛啊张弛,你也能落得今日这般田地,竟然想要挪动一下手臂都是不能。”

青草看见张弛满头大汗,着急地问道:“王爷,你那不舒服吗?是不是姿势不舒服?”说着青草便抱起了张弛的脑袋想要换一个姿势好让张弛更舒服一些,张弛心中一阵苦笑,但是却不能名言,也只好任人摆布。青草本来就没有力气了,此刻抱着张弛的头想要挪动身体,双腿刚要站起却突然一软,惊呼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脑袋不偏不倚正好撞在魔字下面鬼字之中的那一点上,青草差点撞得晕过去,张弛的身体再也抱不住,一撒手,两人都摔倒在地。

随着两人的倒下,身后的墙壁之上竟然传出一阵轰鸣之声,紧跟着那写有魔字的墙壁竟然往后退去,青草后脑落地,又撞了一下。

青草翻身起来,揉着自己的后脑勺往后看去,发现那墙壁退后之后,左右形成了缝隙,里面分明还有空间,所以仗着胆子把脑袋探了进去,只见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的光亮。去过火把,青草对张弛道:“王爷,我发现了一个暗室,我进去看看,你等我。”张弛眨了眨眼睛,青草拿着火把走到那裂缝前面,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毅然钻了进去。

里面并没有青草所想的什么妖魔鬼怪或者是更多的干尸,在火光的照耀下,青草看见这魔字墙壁之后的空间很是宽敞,方圆足有十米,靠近里面有一个池子,外围都是石头垒成的,池子里面的水是从上面的闪避中渗透而出的,青草不禁感叹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滴满这一池。

拿着火把在洞中四处看看,发现东侧的墙壁上刻有数行文字,都是用魔族文字写的,青草自幼在魔族长大,自然认得这些字,当即用火把照着认真看了起来。

只见上面写道:“圣水本是圣族圣物,乃圣坛神山吸收万物之精华所化而成,历代首领皆可享用。然老夫之弟子魔天机恃才傲物,私自修炼血魔神功,眼看圣族便要在其手中分崩离析,故老夫将圣池之所封闭隐藏,以免圣水被奸人所用,辱没祖宗先贤。”文字的下面写着一行小字“魔族第十代首领魔笑留书”。

青草看完了这段文字眼中精光直射,虽然不知道圣池是什么,不过历代首领享用的东西定然不能是凡品,想来也必是天意所使,青草当即蹦蹦跳跳跑出去,想要把张弛也拉进来,但是还没等她钻出那道缝隙,就听见不远处的大门外有人说道:“不会跑到这里来吧?”然后另一个声音道:“总之要进去看看,要不然到时候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