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垂死挣扎

青草听到声音心中一惊,赶紧丢掉手中的火把去拉地上的张弛,张弛也能听见外面的动静,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眼神却是非常惊慌,似乎再告诉青草让她自己躲到里面不用管自己。但是青草根本就顾不得去琢磨张弛眼神中的意思,刚挪动了几下,大厅的门一开,两个魔族的男人便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短刀,一进来便发现对面地上有一个燃烧着的火把,其中一人喊道:“是谁?”另一个踹了他一脚,没好气地道:“还他妈的用问,还能有谁大半夜跑到这鬼地方来!”说完发现自己竟然把这魔族圣地叫做“鬼地方”,当即缩了缩脖子,往大厅两边的干尸们扫了两眼,有些胆怯地道:“小子一时失口,各位前辈大人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另一个人用火把往前照了照,终于看清了前面的青草和躺在地上的张弛,这人一笑,道:“原来真是你这个臭丫头,胆子不小,竟敢带着外人擅闯禁地!”边说着边往这边逼近。青草心中害怕的不得了,但是越害怕却越没有力气,反而感觉张弛的身子比刚才不知道沉了多少倍,自己怎么用力也挪不动半分。

“哈哈哈,死丫头,到了现在还要垂死挣扎吗?”两个人已经走到大厅的中间,看着还在努力的青草哈哈大笑。青草抬头恶狠狠盯向两人,此刻青草的眼神就像是一头为了保护同类的野兽一般,在火光的映照下透着一股凶恶的神色,让这个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脚步竟然有了一刻的迟疑,但是紧跟着一个人便破口大骂,“哎呀,死到临头还敢瞪大爷我,今天我饶不了你!”说着加快脚步举刀而来,青草把心一横,心中抱定决不能让张弛受到伤害,看准机会,青草猛然一头撞去,直接撞入了这人的怀中。

就算是个身体瘦弱的小姑娘拼命的时候力气也是十分惊人的,再加上这人没有防备,被青草一头撞得仰面倒下,手中火把和刀都丢了出去,脑袋重重磕在一块地上的石板上,一阵眩晕,差点昏过去。另一个人不仅没有上来帮忙,站在不远处用刀指着倒在地上的青草和那个魔族男人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下来了,骂道:“你真他妈笨,一个小姑娘都能把你撞倒,你出去找个地方撒泡尿自己淹死得了。哈哈哈!”

青草在地上一滚站了起来,挡在张弛的身前不让两人过去,倒地的那人双手抱着后脑勺不住喊疼,另外一个见他摔得不轻,吐了口口水,道:“呸,他妈的,老子今天让你们在刀下做鬼!”说着上前不由分说就是一刀,青草紧闭双眼,心中道:“王爷,我们来世再见了。”

就在这时,张弛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量,竟然用手臂猛然将青草往旁边一顶,青草惊呼一声,身子往一旁倒去,正好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刀。

青草倒地后马上翻身想要再挡在张弛的身前,但是那魔族男人怎么可能给她机会,一刀没砍中他有点恼火,骂了一句,不再理会青草,举刀砍向张弛的腹部。

张弛闭眼等死,却感觉自己的身体猛然被一股大力往上拖拽了一下,那人一刀没有砍中张弛的肚子,却砍在了张弛的大腿之上,这一刀砍得很重,腿上鲜血喷涌而出,溅了魔族男人一脸,好在张弛现在全身都没有知觉,要不然非要疼死不可。

青草见张弛腿上血流如注,而且都是黑紫色的血液,不禁心中一阵害怕,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想也只能和对方拼命了,所以又站了起来,准备往男人怀中撞去。

那魔族男人被溅了一脸的血,赶紧丢掉了手中的火把,然后用袖子擦掉了脸上的鲜血,吐出溅在嘴里的血,骂道:“真他妈晦气!”说着又要举刀相向,青草大喊一声往他冲去,冲到一半却发现这男人身子一震,紧跟着颓然倒地,四肢僵直不动,眼神惊慌失措,脖子一耿一耿似乎努力想要站起来一样。

他的那名伙伴看到此景也是吃了一惊,道:“你怎么了?快起来啊!”说着就往这边走来。青草猛然反应过来这人应该是中了张弛血液之中的毒,所以和张弛一样四肢僵硬,想到这里奋力向前,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刀一刀刺入魔族男人的心口,魔族男人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最后肚子一憋,全身却还是僵硬的,但是却已经断气了。

另一人看到此景,不知道是何原因,有些惊慌失措道:“臭丫头,你,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青草双手抱着刀,眼神凶狠地盯着对面之人,像是一头随时会扑上来的饿狼。

那魔族男人看看青草,再看看已经死去的同伴,脚步不由得开始后退,他退一步,青草便跟进一步,男人脑中始终在想一个要死的人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丫头是怎么把自己的同伴弄死的,而且死的毫无还手之力,但是他刚才脑袋被撞只顾得在一旁揉脑袋,却没看到毒血飞溅的场景,以他那比野兽高不了多少的智商自然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最终,魔族男人心里防线彻底坍塌了,他转身往门口跑去,青草怒吼着举刀追赶而去,男人感觉身后追自己的不是个小丫头,而是那些干尸,甚至吓得都发出了惊呼声,脚下踉跄地夺门而出,消失在无边的夜色当中。

青草手拿着钢刀气喘吁吁,见敌人跑没影了,全身上下好像散了架子一般瘫坐在地,胸脯一起一伏喘息不已,休息了好半天,青草在挣扎着站起来,回到了张弛的身边。

看见张弛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而张弛的脸色也已经有些苍白,青草心中很是害怕,她趴在张弛的耳边大声呼唤了两声,张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青草高兴的都哭了,对张弛道:“王爷,再坚持一下,我能,我能救好你,我能。”说完,迅速站起身来,鼓起自己所剩不多的力量,奋力将张弛往密室中拖去。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张弛整个拖进了密室,青草也没有休息一下,嘴里面给自己喊着号子,一步一步艰难地拖动着张弛往哪圣池而去。

最艰难的时刻到了,青草把张弛抬进池水之中后累得几乎要晕过去了,两个耳朵嗡嗡直响,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阵阵发黑,全身一个劲儿的打颤,似乎马上就要晕倒一般。

青草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还不能倒下,因为她知道刚才逃走的那个人一定会带更多的人回来的,所以她要关闭密室的大门,要让他们进不来。所以,虚弱的青草开始扶着墙壁慢慢往洞口挪动。

十米左右的距离,青草大概走了足有一刻钟,当她的手触碰到那个关闭石门的把手时,心中涌起的那阵狂喜让她差点又昏了过去。

那扇魔字墙壁随着青草搬动了把手而重新关闭了,密室中顿时变得没有一丝光线,青草没有等到石门彻底关闭便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就这样握着那个把手昏了过去。漆黑的密室中一丝声音也没有,只有隔很久才会发出的一声水滴滴进水池的“滴答”声,而就在水池中,张弛腿上的伤口的流血竟然已经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