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脱离苦海

青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水池之中,他感觉这圣水暖暖的,让她很舒服,身体的劳累和疼痛已经全都恢复了,此刻青草头脑十分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脑中浮现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自己为什么会坐在池子当中,自己依稀记得当时是在门口昏迷的,紧跟着青草心中一震,失声喊道:“王爷,王爷!”

“我就在你旁边。”黑暗的密室之中没有任何光线,青草听出这是张弛的声音,而且就在自己旁边,赶忙伸手摸去,摸到了张弛的胳膊,顺着胳膊一直摸到张弛的脸上,青草高兴的声音中带着激动的哭腔,道:“太好了,太好了,王爷你还活着。”说到最后已经哽咽了。

一条粗壮有力的手臂将青草轻轻揽入怀中,张弛声音还很虚弱,道:“多亏了你,青草,谢谢你救了我。”青草已经泣不成声,依偎在张弛的怀中不停抖动着身体,张弛的手轻轻在青草后背抚摸着,以此表达安慰。

青草哭着哭着突然抬起头来,抓过张弛的手臂,激动地道:“能动了,王爷您能动了。”张弛一笑,道:“是啊,这圣水的功效还真是厉害,我身上的毒好像已经减轻了不少,但是下半身还不能动,我想可能还需要些时间吧。”青草摸了摸眼泪,道:“没事的王爷,您一定能好的,一定能好的。”

张弛摸到了青草的手,攥在手中,道:“青草,你辛苦了。”青草在黑暗中猛摇脑袋,道:“青草不辛苦,王爷中了毒,王爷才辛苦。”张弛将青草拉到自己身边,道:“还不知道要在这待多久,你怕不怕?”青草的声音很是坚决,道:“只要和王爷在一起,青草什么都不怕。”

......

外面不知道过去了日子,黑暗的密室中张弛已经恢复如初,不仅外伤完全恢复了,而且两人因为又一次渴急了而喝了圣水之后,张弛意外地发现丹田内的化气灵虫竟然奇迹般地被圣水融化了,灵虫没了,蛊毒自然就不存在了,火风水三灵再度出现,照亮了黑暗的密室。青草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见神灵,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想用手摸一摸火灵,却被火灵无情的拒绝了。

三灵一出来便围住了张弛七嘴八舌问事情的经过,张弛简单说了一下,三灵气的甚至都开始爆粗口了,最后还是张弛压住了三灵的火气,道:“我们当务之急是要从这里杀出去,以我们的能力似乎还不能直接杀出去,而且还带着青草,我们要像个万全之策。”

孟瑶上下打量了一番青草,鼻子里轻轻一哼,眼光便不再看青草,而火灵和风灵则凑到了张弛的身边,火灵小声在张弛耳边道:“少爷,你这属于贼不走空啊!”风灵在一旁附和道:“不错,不错,贼不走空,贼不走空!”孟瑶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个别说废话,赶紧说正事,怎么冲出去。”张弛赶紧借坡下驴,道:“恩,我想,还是尽量隐蔽潜行出去比较好。”孟瑶白了张弛一眼,道:“还用你说。”用手一指青草,道:“你可以,她行吗?”

张弛也为难地看了看青草,然后对孟瑶道:“那只能飞出去了。”孟瑶叹了口气,嘴角微微颤动,最后道:“好吧,试试看吧。”然后对青草道:“机灵点,别拖后腿!”青草吓得连连点头,不知道这个蓝色的姐姐是什么地位,竟然敢对张弛吆五喝六,而且张弛还不敢还嘴。

商量了半天,张弛和青草来到了石门的之前,青草伸手搬动了那个把手,石门轰轰响动,慢慢往后退了过来,墙边露出一道足够出入的缝隙,张弛从里面警惕地往外张望了一阵,发现外面一切如常,也没有一丝光亮。

拉着青草走出密室,来到满是干尸的大厅,张弛对着两边的干尸深施一礼,道:“多谢各位前辈保佑,还借在下圣水一用,多谢,多谢。”青草掩口笑道:“王爷你真有意思,怎么和干尸说话。”张弛道:“离地三尺有神灵,不要以为人死了就消失了,他们就在你身边,时刻注视这你。”说完抬腿往门口走去,青草想了想,又看了看那些干尸脸上空洞的眼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然后紧跑两步跟上了张弛。

张弛小心地推开大门,一道阳光从外面射了进来,张弛从门缝往外瞧了瞧,发现外面空无一人,张弛这才大胆地推开了门,迈步走了出来,新鲜的空气进入鼻孔,深入肺部,让张弛感觉一阵心旷神怡,心中不由的暗自说了一句:“活着真好!”

张弛回身对青草招招手,青草快步跑了过来,张弛将青草搂紧,道:“要飞了,抓紧我。”青草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双手紧紧抱住张弛的脖子,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张弛后背双翅一展,腾身飞向空中,青草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双眼紧闭不敢看眼前飞速掠过的景物,等到稍微平稳了一些,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下面已经远离的地面,青草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再看向张弛,张弛这两天没有修整自己的外表,此时脸上已经是一片茂密了,青草看着更加有男人味的张弛,心中感觉无比的幸福。

飞到当初和青草一齐穿过的那条石桥,青草大呼道:“王爷你看,桥头有好多人。”张弛闻声望去,确实发现桥头此时有不少人,手里都拿着兵器,看样子是在拦截自己和青草,张弛道:“看样子是堵截我们的,那天那个人不是跑回去了吗,回来时候我们已经进了密室,他们找不到我们,就在这唯一的出口等待。”青草笑道:“想不到我们已经飞走了,嘿嘿!”高兴劲一来,青草竟然在空中大喊道:“喂,我们在这里呐!”

地上的人听到声音紧张地王左右看看,却没有看到人影,有人抬头一看,正好看见张弛扇动这两个火焰翅膀往前急速飞着,指着张弛喊道:“在那呢,在那呢!”,所有人都抬头看去,都惊讶不已。

“不知道最后是魔人杰赢了,还是魔人英赢了,魔族到底现在是谁当家呢?”张弛看着下面的人道。青草道:“王爷,我再也不想回去了,你带我离开这里好吗?”张弛看看青草,道:“好,我带你走,永远都不再来了。”说完,张弛展动双翅,就这样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离去了。

一口气飞回了昆阳城,张弛远远看到了昆阳城的城楼,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又回来了,真是两世为人啊!”心中高兴,速度不由的加快,径直飞回王府,双脚落地,青草环顾四周,问道:“这是王爷的家吗?”张弛点了点头,院门口一个下人刚好走进来,一看院中之人竟然是张弛,赶紧上前跪地磕头,道:“王爷您回来了。”张弛点点头,道:“带着个姑娘去洗洗澡换换衣服,然后吃点东西,然后安排她休息。”回头对青草道:“你先去休息一下,我要半点事情。”青草一向顺从,跟着下人离开了。

张弛打量一下自己浑身上下,衣服和裤子已经是千疮百孔,从缝隙中已经隐隐能够窥见春色,张弛苦笑一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