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小青

我接听了电话后,那个QQ女就火急火燎的跟我说:喂,我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不回?你难道不顾你兄弟的死活了吗?

不知道咋的,她用这种急切的口气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有种想笑的冲动,差点就笑喷了,但我还是忍住了,心想这女鬼也挺可爱的,干脆就逗逗她吧,我故意用那种不耐烦的口吻说:你还有其他事么,没事就别给我打电话了,烦人不烦人啊,发短信不回你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啊,脸皮咋这么厚呢,还给我打来电话,真是,现在的小姑娘,越来越......

我这番话说完,那边立马就没了动静了,手机里静悄悄的,我还以为是出问题没音了呢,刚问了句:人呢?那边就传来QQ女气呼呼的声音,她说你才死不要脸呢,你这人咋这样呢,你兄弟都有危险了,你不着急救你兄弟,居然还在这训斥我,真是,大兵怎么有了你这样兄弟,真是替他感到不值。

QQ女的这番话,直接让我没忍住笑了,同时我也断定,她是绝对不会把大兵怎么样的,这样心里就轻松多了,我说你着急啥,看起来你比我还着急呢,你要是着急你去救他啊,真是,别烦我了告你,自觉点。

QQ女说你别得意啊,我这就害死大兵去,我让你后悔,说完电话就给我挂了,说实话,她挂完电话后,我这心里一点都不担心大兵了,总觉得这个女的挺逗,不像是那种心地特别坏的女鬼,这样一想,我就轻松多了,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心情也不压抑了,毕竟好几天没睡个安稳觉了,这天晚上睡的特别香。

早上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收到了好几条短信,还有未接电话,都是大兵的号发来的,本来以为是那个QQ女给我发的,但是让我惊讶的是,看那口气好像是大兵发来的,还说看到了之后回他一个,我这才赶紧打过去了电话,没片刻功夫电话就接通了,是大兵。

大兵上来就骂我,说你这家伙死哪去了,打电话怎么一直不接啊,我说我没听见啊,说着,还问大兵那个QQ女呢,大兵居然还问我啥QQ女,我说就那个之前加的QQ有问题的女的啊,绑架你的那个女鬼啊。

大兵沉默了片刻,说:你在这说啥乱七八糟的啊,啥绑架我的女鬼?

大兵的这话一出来,让我特别吃惊,我暗想咋回事这是,难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大兵一直都不知情吗?等我将这几天的事告诉大兵之后,大兵也很惊讶,说他只记得,那天晚上跟小青见了那个男的之后就走了,他们还喝了点酒,他那晚上的酒量也特别差,直接给喝醉了,醒来的时候就到今天早上了,而且自己在三岔口那边呢,这才给我打了个电话,结果我还一直不接。

小青,估计就是那个QQ女的名字。

我说你没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啊,大兵说他没有呢,怕他家里人担心,就没打,我说赶紧打个吧,都好几天了,你妈妈着急的,你要在没信儿,估计你妈妈就要让我赔她儿子了,大兵说这就打,还说马上就走到县城了,等下能打到车了就回家去,我给他说那快点吧,马师父已经去世了,今天下葬呢,我等下得早早过去,大兵听完就说真的假的,怎么可能啊,我说确实是,你先回家吧,回头在萧爹爹家见面聊。

挂完电话后,我这心里就越来越觉得奇怪了,这个小青到底是什么来头,她为啥要把大兵绑架了,然后再给放了,还叫我去三岔口坟场,太奇怪了,不过这时候我也没太多心思去想这些事,毕竟马师父下葬的事要重要的多。

到了萧爹爹家后,灵堂已经设好了,我们这边的习俗,灵堂都是设在院门外面的,但是马师父的灵堂就设在他家的院子里,而且很简陋,里面就放着一个破棺材,棺材上面还用红布绳子缠绕着,这样做是为啥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问萧爹爹。

我给萧爹爹说了大兵的事之后,他就冲我点了下头,说他早就料到大兵不会出事的,至于那个小青的事,回头再跟我戏说,看萧爹爹这样说,我就寻思他难道知道些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