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夏然会道术

过了没多久,媚男一家人就来了,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很多乡亲,都是来抬棺的,十点左右,大兵就来了,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憔悴,跟我说回去她妈都要急死了,一个劲的问他这几天去哪了,他也说不上来,她妈还以为他去干啥违法乱纪的事了呢,后来出来的时候,她妈死活不同意,他还是自己翻墙出来,让村里的其他人骑摩托车给送来的呢,正说着呢,大兵的电话就响了,她看了一眼,给我说看看,来电话了吧,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大兵的妈妈打来的。

大兵去一边接电话的时候,媚男就过来问我大兵的事了,我这才全告诉她了,媚男听我一说,就皱了眉头,说:你说那个女鬼也是三岔口的?

我说对啊,反正那晚上去三岔口见到了,媚男眉头一皱,想了一会后突然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怪不得看着她眼熟呢,原来在三岔口的时候见过的,媚男这话还是吓了我一跳的,我说真的假的,你还见过那女的?

她说现在想想的话,确实是见过,那时候花婆还在呢,好久的事了,媚男这样一说,我更是无语了,看来那个女的也是死了好多年的了,可是她为啥也将目标定在我身上呢?而且这几年里,她是怎么好端端的一直呆在那的?绑大兵的目的又是啥?

我问媚男,你当初的后台是花婆,那那个女的后台是谁啊?媚男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就见过人家一次,是不是还不确定呢,就是觉得面熟,我说那还是等马师父的葬礼完事了,咱们问问萧爹爹吧。

后来夏然和胖猫也来了,她们也知道了马师父的事,两人矫情的很,来了没一会就给哭了,后来夏然还说她在地摊上买了一本书,说是里面有借尸还魂术,可以给马师父用用啊,兴许就活了呢,我说那地摊上的东西,哪能信啊,她说里面有几个小道法,她都试验过了,挺管用的,还说等忙完了丧失,可以给我做几个看看,我当时自然也是没听进去,毕竟这事说出来太可笑了,地摊上买的书?能信吗?

马师父的坟墓,并不在三岔口牧场,而是在县城南边的河边,虽然距离很远,但是马师父拒绝用货车运载,全是由雇佣来的工人轮流抬过去的,这一去,就是三个多小时,而且一路上也不许人说话,特别安静,只能说这个葬礼特别奇怪,也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到了河边后,马师父的棺材就直接放到了水中,就这么顺着水流被冲走了。

看着棺材被冲走,萧爹爹又给哭了,一个人坐在岸边看着走远的棺材,一直不肯走,还说让我们先走吧,他一个人在这静静,我们这才回了县城,媚男的爸妈回家后,我们几个就去逛街了,在街上的时候,还碰到了陈帅,他当时还是开着他的那辆车,分明是看见我们了,但匆匆躲开了,就跟做了啥亏心事一样,媚男说这家伙一看就不知道使啥坏心眼子呢,让我和大兵小心些,大兵说巴布巫师不是已经走了么,他家现在风头刚过去,哪能使坏啊,媚男说不一定,还说她爸妈告诉她了,陈帅家这两天一直走关系,给上头的人送礼,指不定要干啥呢,还是小心点为好。

后来也没事干,夏然就说要给我们表演个小道法,我们几个除了胖猫都不以为然,觉得就算她能变出啥来,那肯定也是小魔术,不是道法。

夏然当时是背着包的,她从包里拿出来个小盒子和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装的是沙子,她将小盒子放到太阳照不到的阴凉地,然后将沙子倒进里面,之后就拿出来一根红色的毛笔,拿着笔晃了晃,给我们说她要在这沙子上写字了,还问我们写个啥字比较好,我随口说了个生字,心里想着,不就是拿着毛笔写个字么,让我的话我也会写。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怎么也想不到,夏然拿着毛笔,基本上垂直着对准沙子的中心,嘴里不知道念叨着啥,然后慢慢的松开毛笔,等手彻底松开后,毛笔居然还好端端的立在那她的手差不多离开毛笔有十来厘米吧,就不动了,在毛笔的周围不停的抖动着,这时候那毛笔下面的笔头,也开始动了,居然慢腾腾的真就在纸上写了个生字,不过那字写的有点丑罢了,这下把我们几个都给震呆了,这事如果让萧爹爹来做的话,我也觉得没啥稀奇的,但是夏然做,就太不可思议了,大兵还拿过那个笔看了看,还抓了一把沙子,根本就看不出有其他的手脚来。

这下个夏然得瑟的,说怎么样怎么样,我说了我会道法吧,一旁的媚男见风头都被她抢走了,就小声说了个雕虫小技,这下一旁的胖猫又有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