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媚男暴露了

胖猫当时就站到媚男跟前,指着她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有本事你也变一个啊,大家当初为了你复活帮了你多少忙啊,你倒好,不感激也就算了,还在这说风凉话,最可恨的是,还抢别人的男朋友,真不要脸!

胖猫的这番话说的有点过激了,我都觉得有点过分了,更别说媚男了,只见媚男的脸色一变,自然她也发火了,跟胖猫说:管你什么事啊,我说你了吗?长得跟肥猪一样,嘴巴还那么贱,真让人恶心。

这胖猫一听,就要上去收拾媚男,嘴里还说着以前她是鬼不跟她一般计较,现在大家都是人了,她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今天非得教训教训媚男。

我和大兵见状,赶紧上去劝说他们,夏然也拉着胖猫往一边走,但是两人积压在心里这么久的怨恨,在此刻全面爆发了出来,哪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啊,吵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啊,媚男还故意刺激胖猫,说上次在云南仙人洞的时候,胖猫肚子疼,就是她使得坏,这下给胖猫气炸了,嗓门叫的特别大,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呢。

也就这时候吧,有两个女的过来了,叫着媚男的名字,我一转身,就见两个跟媚男差不多年纪的女的,在那一脸惊讶的看着媚男呢,媚男愣了一下,脸色也突然变了,嘴巴刚张开,估计是打算说话呢,但立马就闭上了,我寻思这两个女的估计认识她,八成是她的朋友和同学吧,媚男估计本想回应人家呢,又想起了自己现在还不能暴露身份吧,所以才又闭上了嘴巴。

那两人见媚男不说话,就又问了一句,说:是你吗?周媚男吗?

媚男刚摇了摇头,那个胖猫赶紧指着媚男说: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周媚男,几年前在河边被淹死的周媚男!

这话一出来,我都给吓傻了,那两个女的,脸色也变得特别难看,指着媚男半天说不出话来,媚男赶紧摇摇头,说:别听她瞎说,我根本不是那什么周媚男。

这胖猫也真是不知道轻重,给那两个女的一个劲的说,她就是周媚男,还举起自己的手,说对天发誓她绝对没有撒谎,如果撒谎的话就天打五雷轰,这时候媚男就显得特别慌张了,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明显是心虚了,夏然可能也觉得胖猫太过分了,就过来拉着胖猫走,还让她别再说了,那两个认识媚男的女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吭气,媚男看了我一眼,跟我说她先回家了,然后转身就打车走了,这时候周围还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呢,其中就有人知道周媚男的事,我还听见有人说:周媚男?前几年淹死的那个小女孩?这怎么可能,人不是都死了吗?应该是跟她长的像的人吧。

媚男走了之后,刚叫她名字的那两人也走了,夏然这时候才走了过来,跟我说真对不住啊,没想到胖猫会这样,我说没事,这也怪不得你啊,夏然还让我去追媚男,安慰安慰人家,我摇摇头,说算了,还是让她回家去吧,之后我就问夏然,她的那些道法是怎么做到的,咋那么神奇呢,她说就是按照那本书上面教的啊,她一开始也没对那书里的内容太上心,觉得肯定不靠谱,但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练习了几次之后就成功了呢,她还说等有时间了去找找萧爹爹,看看那书里的内容,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说真的,夏然的这番话居然勾起我的兴趣来了,我给夏然说那有时间给我看看得了,她哼了一声,说美的你。

这时候大兵也安抚好胖猫了,胖猫过来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然后跟我说刚才她是不是说那番话有点说过头了啊,我说你自己清楚就行了,以后千万要管住自己的嘴,吵架可以,但是不要什么都说啊,她说反正就是看媚男不爽,夏然说算了,这事就让它过去吧,不提了。

后来我们几个还在一起讨论夏然的道法,大兵还说夏然咋好端端的鼓捣起这玩意了,夏然说一开始对这些根本就不感兴趣,后来自己寻思闹着玩,结果一下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旁边的胖猫唏嘘了两句,说:快拉倒吧,还不是因为胡生啊。

夏然被她这么一说,眉头一皱,显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她说胡说,我就是自己瞎玩的,我正打算说点啥呢,电话就响了,是萧爹爹打来的,他说他已经回家里了,让我和大兵去找他,他好给我们解决三岔口那个女鬼的事。

去的时候我还问夏然去不去,她说要去,胖猫可能是跟媚男吵架了心情不好,就说不去了,要回家了,我只好跟大兵夏然三个人去了萧爹爹家,到家后,他正在指挥几个工人拆灵棚,收拾东西,忙的差不多了之后,我就过去将夏然那个道法说给萧爹爹听了,萧爹爹还有点不信,说夏然使出来的?真的假的,夏然说是真的,说着还在院子里当场做了一个,只不过这次不知道啥原因,夏然没有做成功,她又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给夏然急得,一个劲的在那嘀咕,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还一个劲的让我和大兵给她作证,她在街上确实是成功了。

我和大兵给萧爹爹说的时候,他还是不怎么当一回事,只是说让夏然下次把那本书带来,他好仔细看看,之后他就收拾了东西,领着我们朝着三岔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