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到了三岔口的时候,萧爹爹并没急着让我们进坟场,而是自己用工具测量了一番,还叠了一张纸鹤,让它飞了进去,过了一会纸鹤回来了,萧爹爹接过纸鹤,说能进去了,里面安全的很呢。

等进了坟场之后,萧爹爹就又叠了几张纸蛤蟆,放到地上后,这些蛤蟆就一跳一跳的,朝着四面八方跳去了,过了一会,在东北边的一个坟头上传来了蛤蟆叫声,萧爹爹赶紧就领着我们过去了,这是一个没有墓碑的荒坟,而且坟头也特别奇怪,像其他的坟头都是椭圆形的,而这个居然是圆形的,萧爹爹说那个女鬼的坟头估计就是这个。

后来萧爹爹对这个坟头检查了一番之后,说这女鬼并没有害人之心,只是爱玩,逗我们玩,所以不必担心,这大兵还玩笑的说:那我能不能跟胡生一样,也整个女鬼老婆啊,他可以和媚男那啥,我能不能跟这个女鬼那啥啊。

大兵的这话一出来,旁边的夏然就不高兴了,我赶紧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捂着嘴,萧爹爹笑着说:那人家女鬼要是只看上胡生呢?

大兵这才一拍大腿,说:对啊,她的目标好像就是胡生啊,这可咋整啊,难道她也喜欢胡生?

萧爹爹笑了笑,摇摇头,说:这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我管不着。

因为这个坟头没有危害,所以萧爹爹也没能处理,带着我们又回去了,回到家后我还寻思来着:这有媚男和夏然,我就已经够麻烦的了,要是再多一个,我该咋整?

马师父的事也告一段落了,萧爹爹后来就一直教我们道法,也就是叠纸道术,这次除了我和大兵学,夏然和媚男也参与进来了,至于那个女鬼,后来也经常骚扰我们,不过大多数情况都是骚扰大兵,时间没多久,大兵就跟她熟悉了,关系也越来越好,还真的有可能发展成有一场人鬼恋。

至于媚男要食用的那些精虫,萧爹爹负责一直供给,不过萧爹爹说他老了,以后就靠我们自己了,不知道怎么的,听他说这些话,心里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

陈帅家里后来也恢复了原来的地位,只不过没有继续招惹媚男和媚男爸妈了,两家人似乎也井水不犯河水,只是这巴布巫师不知道去了哪里,萧爹爹说可能是回老家了吧。

不知道是啥原因,一年后,萧爹爹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总说他的时日不长了,过了没多久,他就去世了,他走了之后,我和大兵依然是每天学习道法,这时候我两已经会一些简单的道法了,不过更深奥的东西还得慢慢学,萧爹爹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们一本书,里面都是关于叠纸道法的精髓东西,这些东西需要我们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消化。

家里人也一直催我结婚,让我找好工作,大兵家里同样是这样,为了证明我们这一年多不是白费,我们决定远行一次,找点精虫去贩卖,至于卖家,萧爹爹临死的时候提供给我们了,这次出发的队伍,共有六个人,我,大兵,媚男,夏然,胖猫,还有那个女鬼。

未来是不可预知的,但是我们出发的时候心底都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我们年轻,充满着顽强的生命力,这场旅行或许是短暂的,也或者,是我这一生的旅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