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免死金牌在此、帝国谁敢杀我?(1)

“什么人?”

为首侍卫长,满脸凶悍。

手中冲锋枪瞄准李策脑袋。

兰陵小太爷跨前一步:“你可知拿枪指着我家先生是死罪?不想死就快去通知你们将军霍英,叫他滚出来接驾。”

“接驾?!”

侍卫长忍不住哂笑。

“你们仨棒槌,算他妈什么玩意儿,敢叫我家上将军出来接驾?找茬儿来的?真活腻歪了,就再往前走两步,老子这就送你上路!”

其他士兵、也跟着自家长官笑。

空气中充满欢快的气息。

高长恭就真的往前走两步。

不过侍卫长还没来得及击发扳机,高长恭就掣电般出手,抓住侍卫长脖颈,把侍卫长摔翻在地。

一众侍卫,满脸错愕。

太快。

他们都没看清。

大概愣了两三秒,才全都抬准枪口,想把高小太爷给突突。

就感到一阵风。

喧嚣的风,一点儿都不温柔。

风停之后,他们手中枪械,全都变成碎片。

一众侍卫更懵。

躺在地上的侍卫长,脸色变得煞白,也不知道是疼得还是吓得。

显然高小太爷展现出来的武力值、超过了他们的认知上限。

“你……你们到底什么人?敢在上将军行营造次,你们可知,此乃死罪?!”

侍卫长冷声威胁。

却是色厉内荏。

眼中有难以抑制的恐惧。

“认识这个么?”

高长恭便掏出天策令——“令策天……什么破玩意儿,老子不认识……”

侍卫长梗着脖子。

高长恭,“……”

好吧,脑子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什么都都有的。

他妈不知道令牌跟牌匾一样,是从右到左念得?!!!

“小高,我们直接去。”

李策抑制不住摇头。

南境兵团多草包。

这话实在太有道理。

懒得跟这帮草包消磨他宝贵的时间。

跨前几步,推开朱红大门,带着高长恭和东方伊人,走进豪奢府邸。

侍卫长和一众侍卫,眼睁睁看着这仨拿着“令策天”古怪牌子的不速之客走进府邸,硬是没敢再拦。

“头儿,怎么办?”

侍卫们问他们的长官。

“装死吧……”

侍卫长经过慎重思考,慎重吐出三个字。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霍英自己都是个草包将军,麾下士兵,又有哪个不是贪生怕死的?

指望这群草包舍生忘死护主?

呵呵哒。

……

这栋豪奢府邸内一处阁楼,开着地暖,还架着好几个火塘,里面点着十分昂贵的兽纹木炭。

外面虽说是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阁楼内却是温暖如春。

更是觥筹交错,香风阵阵,莺声燕语,热闹得紧。

霍英身材颀长、生得儒雅、算是标准的美男子。

此刻这位身份显贵的南郡上将军、正拥着一个美娇娘,跟几个属下饮酒。

其中就包括杜伏、袁野这俩南境中将,另有十二位高阶校官。

南境兵团驻扎江原五万守军所有将官,都在这里。

“钧座,咱虽守了天封城半天,可终究是弃城而逃的……也没想到李政宰破城后,居然敢屠城。”

“更没想到陆长青这个蠢货,只剩八百人,都敢冲阵、去天封城救人,全军尽墨在天封城下……神武陛下知道了,会不会砍我们脑袋?”

说话的是杜伏。

他拥着一个美娇娘、喝得醉醺醺。

显得颇为惴惴不安。

霍家有免死金牌,可他不姓霍啊。

霍英冷笑道:“我霍家乃是冠军侯后裔,三百年来执掌南境,裂土封疆、听调不听宣。更有免死金牌在手,神武陛下要罚我们容易,要砍我们的头,绝无可能。”

袁野笑道:“钧座说的是。神武陛下虽说君权鼎盛,是中兴之君。但咱这位陛下,做事向来中庸。”

“依我看,对我们的惩罚,顶多也就是贬官罚俸……以钧座的身份,便是贬官,要不了多久,也就能升上去。”

“杜兄,你担心个鸟。来来来,咱哥几个喝酒,敬钧座一杯。”

“哈哈,跟着钧座,我老杜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杜伏也跟着大笑。

在座所有将军,都举起酒杯,敬霍英的酒。

阁楼之中,觥筹交错,莺声娇笑,时不时夹杂将军们的粗鄙之语,氛围愈发欢快。

都饮一杯酒。

袁野吐口唾沫:“陆长青这个蠢货,那天还敢不把钧座眼里。现在好了,成了个死鬼,脑袋还高高挂在天封城楼。他玄武战团四千儿郎,跟着他这么个蠢货,全军尽墨……当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杜伏跟着嗤笑:“谁说不是?陆长青就剩下八百人,若是死守狼烟山,依靠战壕和堡垒,说不定还能撑几天,但以区区八百人去冲击李政宰十多万大军……就他这种蠢货,也配称名将?”

“他陆长青是个狗屁名将。”

袁野接过话头:“咱钧座知事不可为、带着咱们转进、保存有生力量,以期反攻……这才叫名将!”

“钧座自然是不世出的天下名将,别说他区区陆长青,便是李天策这鸟人,也比不上咱钧座!”

“切,李天策一个黄毛小儿,侥幸打了几场胜仗,也配跟咱钧座相提并论?给咱钧座提裤衩儿都不配!”

诸位将军,又开始吹捧。

霍英极为受用。

便在此时、阁楼大门被推开。

率先走进一个青年。

儒雅秀气,翩翩风流。

接着走进一名女子。

大红披风、英姿飒爽又不失妩媚。

这两人若是单独出现,铁定夺人眼目。

但是接下来,所有目光、甚至所有光线都受到牵引,汇聚到最后走进男子身上。

男子身披军氅,短筒靴,白手套,魁梧雄伟,就那么走来,自有睥睨天下的凌绝气势,透体而发,直冲云天。

“你们……是什么人?”

阁楼内,自霍英以下,一众将军,颇为愕然。

这三个人,怎么闯进来的?!

门口那些卫兵,都他妈吃屎长大的?!

高长恭目光幽冷,逡巡一周,冷冷道:“陆飞将虽死,却注定名留青史、可以在黄金台立雕像、千秋百代受万民敬仰。你们就只配狗头铡伺候,拿去喂狗。”

李策淡淡道:“小高,你说错了,就他们这些货色,肉拿来喂狗,狗都是不会吃的。还是都扔粪坑里,跟蛆虫为伴吧。”

“先生教训的是。拿他们喂狗,确实挺侮辱狗的。”

兰陵小太爷温润一笑、表示赞同。

于是一众将军、怒火都被撩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