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免死金牌在此、帝国谁敢杀我?(2)

“卫兵,卫兵,都死哪去了,把这三人给我拿下!”

袁野扯着脖子叫喊。

外面传来整齐脚步声。

负责看守府邸的亲卫营数百人,在亲卫营长带领下,飞速赶来,将阁楼围起。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擅长上将军行营?”

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营长,满脸杀气咆哮。

黑洞洞的枪口全数瞄准李策、高长恭、东方伊人三人。

见亲卫营来了,霍英、袁野、杜伏等南境将军的胆色,立马提了上来。

“小子,本将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可知擅闯本将行营,是什么罪名?识相的束手就擒,否则本上将一声令下,你们仨都得变成筛子!”

霍英怒视明显是为首者的李策。

袁天野狠狠道:“钧座,跟这仨棒槌费什么话,直接突突!”

杜伏邪笑道:“钧座,这个红披风小娘子长得倒是真真不错,堪称天香国色。突突多可惜?不若绑了,晚上给钧座暖被窝!”

“哈哈,杜将军此言甚是。”

“小娘子可真真长得水灵,纤腰翘臀,娇艳欲滴。”

“嘿嘿……”

阁楼的南境将军们,便都淫笑。

一个有着酒糟鼻、满脸猥琐的家伙,酒壮怂人胆,就要去调戏东方伊人。

结果他的咸猪手刚伸一半,就被东方伊人抓住,用力一撅,手指便全数折断。

紧跟狠狠一巴掌。

这个家伙原地旋转三圈。

然后躺在地上。

脸颊肿胀,只如猪头。

更是喷出一大口鲜血,里面混杂着不知道多少颗牙齿。

东方伊人却不打算这么放过他。

重重一脚,长筒军靴准确地踏在这个家伙双腿之间。

惨叫便凄厉响起,高亢又严重变调,如正在被阉割的公猪。

都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所有男性同胞,都感觉下体处凉飕飕。

这一脚,断子绝孙!

连李策和高长恭,脸颊都抑制不住抽搐。

将门虎女就是将门虎女。

这脚踢的、又快又准又稳。

“大胆贼子,敢伤马将军?!”

亲卫营长怒不可遏,挥了挥手,一整个亲卫营的士兵,枪口全数瞄准东方伊人。

“杀了她!”

亲卫营长下令。

霍英、袁野、杜伏等南境将军,全都张大眼睛。

想着千娇百媚的东方伊人,下一秒就要变成马蜂窝,还真有些舍不得。

枪火击发,喷吐怒焰。

无数带着绝大动量弹头,冲向东方伊人。

千钧一发、李策吐出一个字。

“禁。”

于是霍英、袁野、杜伏、在场所有将军、亲卫营长、一众士兵,就看到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

数百颗超过音速的弹头,在接近东方伊人身前三米时,速度诡异慢下,似乎围绕着东方伊人,出现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气墙。

数百弹头、就那么诡异悬停半空。

然后李策缓缓伸手。

他的手很好看,手指颀长,青葱美玉。

眉眼淡淡。

轻轻挥手。

啵。

这些诡异悬停弹头,便以更快速度,倒退回去。

噗噗噗噗噗!

那些个开枪的士兵,包括下令开枪的亲卫营长在内,脑袋便砰然爆裂,变成一块块碎裂的西瓜。

场面如此壮观。

遥遥看去,就如一场盛大的烟火。

霍英张大嘴巴。

袁野张大嘴巴。

杜伏张大嘴巴。

南境兵团、所有将军,全都张大嘴巴。

这——真的是人能够做到的事?

眼前这个雄伟青年,他真的是人?!

“你……阁下……到底是谁?”

霍英战战兢兢。

不只是他,所有将军,身体都在发抖。

李策没有回答。

他找个凳子坐下,以最舒适的姿势。

摸根粗烟草出来,叼在嘴上,想点燃,却发现打火器没油。

“副官,麻烦去跟这几位将军借个火。”

东方伊人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副官是在叫她,到了离他最近的杜伏面前:“火。”

杜伏颤颤巍巍、摸出一个镶钻的打火机。

东方伊人到李策面前,想直接把火递给他,递到一半,却又主动凑上去,帮李策点燃。

李策缓缓吸口,惬意吐个烟圈。

目光清冷如雪,扫视一周。

看着霍英为首、南境这群草包将军。

“哥几个,继续喝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脸上没有丝毫杀气。

但刚才一抬手,就杀数百荷枪实弹的士兵。

他不是杀神,谁是杀神?

霍英吸了好几口气,结巴着说道:“阁下到底是谁?”

“专门来消遣霍某的?”

“你可知道,霍某是什么身份?”

“我们霍家在帝国,又是什么地位?”

“阁下便是六境至强者、传说中的武道人仙,得罪我们霍家,也讨不得好。”

“小高,既然霍上将这么好奇,那就跟他们说说我是谁。”

李策说着、又吩咐东方伊人:“副官,给我寻杯酒来。他们不喝,我倒是挺想喝。”

东方伊人白李策一眼,本郡主千金之躯,是来给你大丫鬟的?

不过他长这么好看……算了,原谅他吧。

去寻个干净酒杯,给李策斟杯酒过来。

李策接过,放在鼻端,轻轻一嗅,却没有立刻饮。

“我家先生,就是方才你们口中那个侥幸打了几场胜仗的家伙。”

高长恭朗声说道。

霍英等人有些懵。

高长恭浅笑道:“其实从莽苍山到大雪关,从乱云泽到捕鱼儿海,我家先生打得哪场仗,不是胜的侥幸?”

“我家先生一路侥幸、居然就那么赢了几百场战役。侥幸官封北境兵主、枢密院左都御史。侥幸被称为帝国圣者,侥幸被敌人称为一人可敌国。”

“比你霍钧座这个一枪不放、带着数万弟兄成功转进的不世名将,那是弗如远甚的。”

他温润浅笑,看着霍英:“现在知道我家先生是谁了么?”

霍英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死一般的寂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