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礼物!

听到柳柔这么说,秦飞不由一怔,看着柳柔的眼神震惊。

柳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了?

在他的印象里,柳柔是相当柔弱的女人,没想到如今会为了他而出头,强势得一塌糊涂。

“哟哟哟,找了一个废物老公,你还挺骄傲的是吧?”柳宏鑫眼神一冷。

柳柔眼神一沉,“我老公不是废物。”

“不是废物?呵呵,柳柔,你瞪大眼睛看清楚,他身上的衣服是你们买的吧?”

“你是公司总经理,他却是一个开着破电动送外卖的外卖男。”

“你和他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柳宏鑫上下打量秦飞,鄙夷、不屑、嘲讽。

“哈哈哈,宏鑫哥哥说得对,这种废物在我们柳家,那就是丢人现眼!”

“如果不是看在有这么多亲朋好友在,给他们留点面子,他们早就被赶出去了!”

“没错,就他们那半死不活的公司,也好意思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送的还是那么小的礼物,一看就是不值钱的垃圾。”

柳家的其他族人也都是哈哈大笑,说着各种嘲讽的话。

老奶奶听到这些话,微微皱眉,但却没有站出来说什么。

她甚至还和餐桌上其他人把酒言欢,对别人欺负柳山河一家人视而不见。

“你!”柳皓气的火冒三丈,恨不得把柳宏鑫狠狠揍一顿。

但是,他却被柳山河拦住。

“别把事情闹大,参加完这会议就赶紧走,柔柔,你把礼物放上去吧。”柳山河道。

柳柔点头,把礼物放上去。

柳宏鑫眼珠子溜溜一转,伸手就要去抓取那礼物。

柳皓站出来,拦住柳宏鑫,“我姐夫准备的东西,你们没资格看。”

秦飞拉住他,“既然他想看,待会儿再让他看好了,反正我们这一份礼物,保证会把他们所有人比下去。”

“送礼还不让人看,这礼貌有这么宝贝吗?”

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个器宇轩昂、龙行虎步的中年男人从门外走进来。

他双眼锋利,不怒自威,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李总,您怎么也来了?”

柳宏鑫眼神一喜,立即热情洋溢迎接过去,笑容满面,道:“李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不要怪罪。”

接着,他向老太太和其他人介绍,道:“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光州市李家的少爷,李长安李总,我的朋友!”

“李长安?”

“这可是比我们家族更厉害两倍的李长安,哇,这柳宏鑫有本事啊,能和这种大人物做朋友,牛!!”

“何止是牛,真是太牛了!”

“李家是光州市三流家族之中的佼佼者,很厉害的。”

老奶奶还没有说话,柳家其他族人全都露出震撼的表情,看着柳宏鑫的眼神充满敬佩。

能和李长安是朋友,这可是相当了不得的强者。

秦飞恍然大悟。

难怪柳宏鑫、柳青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找到新的靠山了。

李长安拿着一个礼物,双手送给老太太,道:“老太天,您是宏鑫的长辈,那也是我的长辈,今天是您的大寿,一点小心意,还请您不要见怪!”

“谢谢,谢谢,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你说你来就来嘛,还带礼物,真是太见外了。”老太太笑得乐开花。

她看都没有看那个礼物,只是一会在和和柳宏鑫握手。

光州市的三流家族,这已经不能用金钱和礼物来形容,而是相当广泛的人脉。

“奶奶,您太客气了,礼物您收着,我去跟宏鑫聚聚。”李长安笑道。

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才盯着老奶奶手里的礼物。

这是一个紫砂壶,造型古朴!

“紫砂壶?”

“我想起来了,这是明朝正德年间留下来的古董,前段时间刚刚上过新闻,拍卖了一百多万呢。”

“一百万?哇塞,这可是很值钱的古董。”

“你懂什么,根据专家所说,留在世界上的这种紫砂壶已经不多了。”

“物以稀为贵,这种宝物一旦留在家里的时间多了,价格会更加昂贵,李总用心了。”

看到这美轮美奂的紫砂壶,柳家所有人都纷纷赞叹,为之惊诧。

老太太也颇为喜欢,爱不释手。

她最爱古董,知道这个紫砂壶稀有,能拥有这样一个紫砂壶,这可真是三生有幸。

“柳皓,你刚才说我们没有资格看你姐和你姐夫的礼物呢?有李总的礼物在先,你可以打开过来看看了吧?”柳宏鑫冷冷道。

“他们的礼物拿出来恐怕只会丢人现眼!”柳青冷冷道。

她这是在打脸,要狠狠地打秦飞、柳山河和柳柔的脸!

“姑,你这是过分了!”柳柔面色一沉。

“哈哈哈,说得对,柳山河一家已经接近破产,还能拿出什么礼物呢?”

“有李总的紫砂壶珠玉在前,他们一家的礼物拆开,肯定会丢人现眼。”

“人要脸树要皮,给柳山河留一点脸面吧,毕竟他们快破产了。”

“是呀,据说这是秦飞和柳柔在超市里买的礼物,他能值多少钱呢?”

“一个外卖仔,连自己都未必能养得活,还指望他的礼物和李总的礼物相比,呵呵...”

“我看这秦飞就是要故意糊弄奶奶呢,说不定里面装着的是一些小玩具。”

柳青话语一落,柳家很多族人也都冷嘲热讽,把秦飞、柳山河、柳柔等人贬低得一无是处。

尤其是针对秦飞,那些人更是口诛笔伐,不断地给秦飞扣高帽子。

“说实话,我也是挺好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礼物,我们都不能看呢?”李长安也嘿嘿一笑,眼神戏虐地看着秦飞和柳柔。

尤其是在看着柳柔的时候,他眼里闪过一丝邪念。

“不是说不能看,只是因为这礼物太贵重了,我怕你们看到后会无地自容。”秦飞淡淡道。

“哈哈哈~~”

柳宏鑫哈哈大笑,眼神一冷:“既然你这样说,我的好奇心更重了,我现在就要打开!”

话毕,他伸出手,拿起那个礼物盒子,打开盖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