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明成化鸡缸杯

刷~~礼物一打开,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老奶奶也看了过去。

李长安也在关注。

只是,等到大家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秦飞和柳柔的礼物是一对杯子,很小,直径八厘米左右,杯面上印着彩色的公鸡和母鸡。

“哈哈哈,原来这是公鸡杯啊,还以为是什么稀奇玩意儿呢。”

“柳柔,秦飞,你们脑子进水了?买这种东西来送给奶奶,你就不觉得寒碜吗?”

“这种公鸡杯在市场上几块钱就能买得到,还说是我们没资格看,原来只是虚张声势,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

“我就说嘛,秦飞这种废物外卖员,能拿得出什么好东西?呵呵~~”

“秦飞是个送外卖的农民,没见过世面,说不定他认为这些东西很值钱呢。”

柳家所有人都在嘲讽地笑着,一口一个吊丝,嘲讽秦飞。

柳宏鑫拿着这杯子,眼神嘲笑,“秦飞,这就是说的宝物?”

柳柔面色也变了。

这不是她准备的礼物呀!

她的礼物是一对价值三万块的金手镯,如今却变成了一对公鸡杯?

她不由神色疑惑地看着秦飞。

在这其中,只有秦飞能接触到这礼物,该不会是秦飞调换的吧?

“媳妇,就是我换的。”秦飞笑道。

然后,他微笑看着柳宏鑫,道:“小心拿着,这东西要是碎了,奶奶会要你命的。”

“还在装腔作势呢?你真把这种公鸡碗当做宝物?糊弄谁呢?”柳宏鑫冷笑。

柳青以及柳家其他族人都在冷笑,但是,李长安、老太太的眼神却变了。

“柳宏鑫,你,你把东西给我拿过来,千万别摔坏了!”老太太连忙道。

说话时,她激动的浑身直哆嗦。

她平时就喜欢古董,在古董方面,她是行家!

如今看到这公鸡碗,别人都以为这是普通的、不值钱的东西,但鉴宝经验丰富的她却一眼就看出异常之处。

这公鸡碗,很有可能是昂贵而珍稀的物品,是传说中的那个东西!

“奶奶,你,你认识这东西?”柳宏鑫一怔。

“少说废话,快点拿过来给我看,这要是弄坏了,我让你好看!”柳家老奶奶横眉怒目,瞪着柳宏鑫。

柳宏鑫面色一变,心里一咯噔。

不会吧?

难道说这东西真的很值钱?

他回头,看着柳家老奶奶。

忽然间,他也发现李长安神色惊愕,一脸目瞪口呆,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柳宏鑫心下又是一咯噔,悄悄问道:“李总,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柳宏鑫,你废什么话,快点把东西给我!”老太太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柳宏鑫连忙点头称是,赶紧毕恭毕敬地把那公鸡碗递过去。

老奶奶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拿起来观看。

柳宏鑫连忙退到李长安身边,低声道:“李总,这是什么东西啊?”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什么东西?我怎么没听说过?”

“就是相当昂贵的古董,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在两个月前,在拍卖会上拍出天价,高达2.8亿!”李长安颤声道。

他看着老太太手里拿着的那个鸡缸杯,眼神惊愕。

他曾经有幸参加那一场拍卖会,仔细观看过那鸡缸杯。

如今看见秦飞送的鸡缸杯,越看越像是之前的那个。

“2.8亿?你,你没开玩笑吧?”柳宏鑫吓了一哆嗦。

这个小小的杯子就价值这么多钱?这怎么可能?

柳青还想继续讽刺,听到这话,眼神一变,颤声道:“李总,你真的没开玩笑?”

“李总没有说错,这就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我在电视上看过,这是真品,价值上亿!”柳家老太太眼神激动,对着鸡缸杯爱不释手。

听到老奶奶这样说,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柳宏鑫、柳青以及所有人都感觉像是被秦飞狠狠拍了一巴掌,脸庞火辣辣的疼痛。

“什么?价值上亿?”

柳山河、周韵和柳皓眼神一变,面面相觑,然后表情疑惑地看着柳柔。

他们这一家穷得都快破产了,柳柔怎么拿得出这么值钱的东西?

“别,别看着我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柳柔颤声道,用疑惑的眼神询问秦飞。

“媳妇,你没想错,确实是我送的。”秦飞笑道。

柳柔面色剧变,她连忙把秦飞拉到一边,小声道:“你,你不会是用你朋友那张卡了吧?”

她跺跺脚,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盯着秦飞,“你让我跟你说几遍你才懂事呀?那是别人的卡,用了人家的钱是要还的,上亿,我们怎么还得起呀?”

看着柳柔这么着急的模样,秦飞心里好笑,连忙低声解释道:“媳妇,你别急啊,这不是真品。”

“啊?”柳柔一怔。

“这是我拜托我朋友制造的赝品,也就花了三千块。”秦飞道。

柳柔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拧了秦飞一把,小声道:“要死啦你,拿赝品来送给老太太,这要是被拆穿了怎么办呀?”

“放心,我那朋友手艺很厉害的,做出来的赝品,连专家都分辨不清楚。”秦飞小声道。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真没想到,我有朝一日还能拥有这宝贝,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呀。”老太太爱不释手,笑容洋溢。

这可是成化皇帝用来喝酒的酒杯,拥有它,那就代表着她和成化皇帝一样的地位。

看着奶奶这样,柳柔心里掐了一把冷汗。

这要是被拆穿的话,他们一家以后肯定会丢脸丢大发了。

“不可能的,他们都快破产了,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昂贵的东西,假的,一定是假货!奶奶,你可要看清楚啊。”柳宏鑫大声道。

他始终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柳柔一家都快破产了,公司账户上已经没有了流动资金,他们怎么可能买到这种礼物,肯定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老奶奶眼神一冷。

身为一个古董爱好者,她的鉴宝能力很厉害,她刚才说是真的,如今柳宏鑫说是假的。

这是什么意思?

是在质疑她的鉴宝水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