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啪啪啪打脸

“奶奶,以他们的经济情况,他们肯定没钱买珍贵宝贝,您可要好好看清楚,别被他们给骗了。”柳宏鑫连忙道。

刚才他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的礼物有多么珍贵、秦飞一家人准备的礼物是多么的不值钱,如今秦飞和柔柔的礼物一出现,闪耀夺目,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让他的礼物黯然失色。

所以,他很生气,想要拆穿秦飞和柳柔的真面目,想要出风头。

“柳宏鑫,你没听出我的话吗?闭嘴!”老太太冷冷道。

作为一个古董爱好者,老太太起码有鉴宝专家的水平。

一般来说,只要她能看得上眼的东西,必定会宝贝。

如今柳宏鑫却说她最喜欢的宝贝是赝品,这不是质疑她的鉴宝水平吗?

若是平时就算了,如今有那么多宾客在,她如何下台?

“奶奶,您,您要明察秋毫啊。”柳宏鑫却一点都看不出老太太在生气,还在强调这是一个赝品。

老太太眼神更冷了,她小心翼翼地把明成化鸡缸杯放下来,然后冷着脸走了下去。

“你知道它是赝品?”老太太眼神冰冷。

柳宏鑫眼神一喜,他还以为老太太也怀疑了。

所以,他开口道:“据我所知,他们已经穷得公司快破产,前段时间还为投资闹得焦头烂额。”

“就算他们没破产,把他们所有家产都卖了,他们也买不起这么珍贵的东西。”

“所以,我断定,他们这肯定是赝品!”

柳老太太面无表情,“你说得确实也有道理。”

柳青以及其他柳家族人也都深以为然地点头,纷纷出言讽刺,说秦飞和柳柔拿假的东西来欺骗老太太,罪不可赦。

柳宏鑫以为老太太动怒了,心里狂喜,立即回头怒视秦飞一家人,“柳柔,秦飞,你们送礼还敢送假货,你简直没把老太太放在眼里!”

柳柔吓得浑身一哆嗦,出了一身冷汗,一颗芳心七上八下。

她紧紧抓住秦飞的手,小声道:“老公,你,你这是闯祸了呀,我们怎么下台?”

秦飞微笑,神色自信,道:“放心,交给我处理,没事的。”

话毕,他转头看向老太太和一脸阴笑的柳宏鑫,笑道:“柳宏鑫,没想到你鉴宝水平比老太太还厉害,佩服佩服。”

“呵呵,这还用得着鉴宝能力吗?就你们一家人的穷酸样,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珍贵的东西?”

柳宏鑫眼眸森冷,神色嚣张,一字一顿道:“秦飞,你拿假货来忽悠老太太,真是罪大恶极,快点跪下来,向老太太赔礼道歉!!”

秦飞笑了。

这个柳宏鑫还真是没智商啊。

他这么说话,那就是在当众拆老太太的台!

刚才老太太说这是真品,是皇帝留下来的酒杯,爱不释手,喜不自胜。

柳宏鑫却说是假货,还说不用鉴宝水平就能知道。

这就相当于当众打了老太太的脸,让老太太下不了台。

“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敢笑?秦飞,你...”柳宏鑫眼神一冷。

啪~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就已经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柳宏鑫一脸懵逼,“奶奶,这,这错的不是我,是秦飞和柳柔,是他们一家人送假货骗您!”

啪~他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又是一巴掌打过来,把他打得脸庞红肿。

柳青以及柳家所有人见此一幕,全都一怔。

然后,他们看着柳太太的脸庞,噤若寒蝉,吓得瑟瑟发抖。

此时此刻,老太太面色阴沉似水,可怕至极。

柳宏鑫哪里见到老太太这么生气,也被吓得不轻。

“柳宏鑫,你长本事了是吗?你觉得在古董这一行,你比我还厉害是吗?”柳老太太冷冷道。

“没,没有,奶奶,我,我错了。”柳宏鑫吓得面色发白,连忙道歉。

这时候,他也意识过来,知道自己是上了秦飞的当。

他看见秦飞、柳柔一家人抢走了他的光环,举世瞩目,一怒之下就想拆穿秦飞和柳柔的伎俩,结果却忽略了老太太的感受。

一想到老太太和他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他就吓得浑身发抖,心里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出头,任由秦飞和柳柔出风头了。

“不懂装懂,给我滚出去!”老太天冷冷道。

她今天得到了明成化鸡缸杯,是全世界数量最稀少的古董,原本心情得意而欢喜,兴奋快坏了。

结果,柳宏鑫却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破坏她的兴致,说这东西是假的,简直就是打她的脸,影响她的心情。

“我错了,奶奶,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柳宏鑫眼神一变,连忙求饶。

他的一切都是老太太亲手给的,他在外面花天酒地的钱也都是柳家给的。

如今老太太要把他赶出去,这就相当于把他扫地出门,要逐出家族的意思啊。

“滚!”老太太指着门外,眼神依旧冰冷。

柳宏鑫神色大变,立即抱着老太太,嚎啕大哭,各种求饶。

最终,老太太还是不忍心,只好把他踹开。

老太太洒了他一眼。冷冷道:“不学无术的东西,尽给我丢人现眼,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在家呆半年,给我好好学习各方面的知识,不想离开家半步!”

柳宏鑫面色剧变。

在家呆半年,那他的职位怎么办?

他还怎么样去花天酒地?

“你有意见?”老太天冷冷道。

柳宏鑫心下一凛,额头冷汗狂飙,连忙道:“不,不敢,我服从奶奶安排。”

然后,在老太太的呵斥下,他连忙站在一边。

老太太看都没看他,拿起那一对鸡缸杯,举给众人观看,还说出这鸡缸杯的特点、官印以及专家的鉴定结果,说明这是真品。

最后,老太太还看向李长安,“李总,你说是吧?”

李长安点头,郑重其事道:“那场拍卖会我亲眼见证,这鸡缸杯确实是真的。”

此话一出,一锤定音。

柳宏鑫面如死灰。

柳柔长出一口气,放下一直悬在心里的石头。

柳山河和周韵也才不再那么提心吊胆。

柳皓来到秦飞身后,向秦飞翘起大拇指,小声道:“姐夫,你这招太高了,看见他被打,真的爽!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啊!”

“别急,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惊喜。”秦飞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