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3章,勾搭玄武!

他给白凤仙交代了一声,便直接挪移去了玄黄殿,到了门口,他才冷静了一些。

仔细一想,地灵皇没必要坑他,但他想不明白的是,许管家是怎么跑掉的?

“进来吧!”

地灵皇的声音传来。

易阡陌走进去,看到地灵皇站在案台前正在练字,易阡陌心想,这家伙就没点正事干吗?

“见过陛下!”易阡陌拱手一礼。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地灵皇拿着笔甚至都没看他一眼。

“哪里,我只是想不明白。”易阡陌说道。

“想不明白?”

地灵皇笑了笑,道,“想不明白,怎么会直接动用乾坤须弥阵的阵法过来?我看你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陛下要这么说,那我也没办法。”易阡陌摊了摊手。

“蒙意,你自己解释给他听吧!”

地灵皇喊道。

蒙意走了进来,行了一礼,说道:“他身上有特殊的宝物,可以收敛气息,我本来想着,他如何都不可能跑出地下城,却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什么意思?他现在到底在哪里!”易阡陌说道。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现在已经离开了这里!”蒙意说道。

“离开了这里是什么意思?”易阡陌冷声道。

他现在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这要是许管家跑了,还带着许多秘密离开的话,那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若是他离开了这座岛,并且将这里的一切,都告知了他背后的势力,你将作何打算?”

地灵皇忽然问道。

“我?”

易阡陌心想,我当然是带着我的族人跑路啊!

他才不想为了地灵族和龙渊族,把自己的族人全都牺牲在这里!

但这个想法,也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打消掉了,地灵族和龙渊族,现在跟他都是一伙的,真要跑也得带上他们。

可他体内世界根本装不下,即便装得下,他拿什么养活这些地灵族和龙渊族!

盘古族从体内世界出来,花不了什么资源,可以慢慢的积累发展,一步步的转移过来。

但地灵族和龙渊族可不一样,进入体内世界,除非他们全部愿意自封!

“你是不是准备跑路了?”地灵皇问道。

“是的,不过,要跑也会带上你们一起。”易阡陌摊了摊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呵呵。”

地灵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出息的东西!”

“那陛下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挡龙王堡这样的势力入侵?”易阡陌说道,“我可是杀了龙王堡许家的嫡子!”

“你还知道你杀了人家嫡子啊!杀之前你怎么不考虑后果?”地灵皇反问道。

“我……”易阡陌气哼哼的不说话了。

“他确实已经跑了,这一点朕可以确定,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紧张,跑就跑了,龙王堡即便来复仇又能如何?”

地灵皇说道,“我地灵族会跟你站在一起!”

易阡陌有些感动,可仔细一想,你们跟我站在一起有什么用,打是肯定打不过的,除非……

他想到了地底的老乌龟,这家伙驮着整座岛呢,若是老乌龟可以带着这座岛离开这片区域,想必龙王堡想找到他们,也不是这么容易。

他大可以找一片没人的海域安心发育去,第二层不行,进入第三层,第三层不行,那就进入第四层,第五层!

再不行,跑到第九层,他还不信龙王堡可以追她追到第九层!

“陛下的心意,小子明白了,还有事,告辞!”

易阡陌准备离开。

“你等等!”地灵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啊?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易阡陌恭敬道。

“这幅字,你带走,记住!”

地灵皇说道,“见到了玄武,念出来即可!”

看着那力透纸背的字,易阡陌有些搞不懂,但上面写的是一首诗:“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他没拍马屁,因为知道这首诗根本不是地灵皇写的,也绝对不是易浩然写的,而是一个叫李白的人写的。

他笑嘻嘻的将这首诗收了起来,挪移去了龙渊族。

入了道场,进了守卫龙殿,看到了九位守护者,易阡陌躬身行了一礼,道:“诸位前辈,我想入阵,见见玄武!”

为首的守护者一抬手,易阡陌便出现在了那片星空之下,这里也是阵法的枢纽所在。

“玄武前辈,能否出来聊聊!”

易阡陌喊道。

然而,玄武却没有任何回应,但易阡陌此行必须得说服老王八,他可不想冒着自己族人被全部弄死的代价的跟龙王堡开战。

像这样的势力,真的要复仇,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嘛。

易阡陌气哼哼的喊道:“老王八,给老子滚出来!”

“狗东西,你喊谁王八呢!”

雄浑的声音,像是雷霆在耳边炸开,易阡陌感觉耳膜像是被震穿了,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来。

易阡陌立即怂了,毕竟有求于人嘛。

“我喊的是另外一边的王八,不是叫您呢,您最近可好啊。”易阡陌热心的打着招呼。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玄武说道。

“能否请您挪挪地,咱们去第三层?”

易阡陌说道。

“这对老夫有什么好处吗?”玄武冷声道。

“有!”

易阡陌苦口婆心道,“说不定,第三层可以遇到什么母玄武什么的。”

“你给老夫有多远滚多远。”玄武怒道。

“开个玩笑嘛,就是去第三层,换个地方,难道您在这里呆着不闷吗?”

易阡陌问道。

“不闷!”玄武冷道,“你可以滚了,没事别来打搅老夫,要不然……老夫让你断子绝孙!”

易阡陌气抖冷,当即拿出了地灵皇给他的那张纸,念道:“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他一念,那些字竟然从纸上飞出,化为了一个个符纹,竟然引动了神龟背上的符纹,刺眼的光从神龟身上发出。

“嗡嗡嗡!”

整个空间抖动了起来,易阡陌顺着阵纹查看,发现神龟身上,竟然也雕刻着无数的字,而且这些字竟然都可以组成诗。

当易阡陌念这一首时,竟然引动了神龟身上的禁制,像是万道雷霆,落在了神龟身上,打的它皮开肉绽。

“原来如此!”

易阡陌明白了,这地灵皇是知道如何驾驭这玄武的,只可惜他没法动用那一部分的阵纹。

然而,震动在片刻间便停了下来,玄武不但没有丝毫痛苦,反到是发出了舒爽的声音,道:“好舒服,好久没有享受过这雷霆的沐浴了!”

玄武的声音传来,像是洗了个热水澡,“卑微的蝼蚁,老夫早就已经习惯了龟背上这些禁制的惩罚,想要使唤老夫,你得换点花样!”

“我……”易阡陌无语,“要不然这样,我给你讲讲易浩然的糗事,你听不听?”

玄武一听,说道:“他有什么糗事?”

“比如说,他篆刻在你背上的这些诗,其实都不是他写的,都是他抄的!”易阡陌说道。

玄武一听,立时激动道:“真的?”

“当然!”易阡陌说道,“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糗事,就看你想不想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