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4章,水灵仙!

为了勾搭玄武,易阡陌也是拼了,给玄武讲着各种易浩然的糗事,当然很多都是他瞎编的。

若是易浩然在这里,一定会镇压他到海底深处,而且是十万年的那种!

“听爽了吗?”

易阡陌问道。

“你继续说,老夫还没听够呢。”

玄武说道。

“哦,我还有事,下回再跟你讲。”易阡陌说道。

“你等等,你站住!”

玄武喊道。

“要不然,您先挪挪身子?”易阡陌说道。

“在你讲的时候,老夫早已经往西边移了一千五百里!”

玄武说道,“不信,你自己看看,现在外面的海面,还是原来的海面吗?”

“这么快!”易阡陌惊讶道,“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半点震动!”

“这算什么,即便是进入到第九层,也不过就是数日的事情!”

玄武说道,“好了,赶紧说,老夫还没听够呢!”

易阡陌到没有骗他,又编了许多易浩然的段子给他,笑的玄武发出了猪叫声。

“这回真没了。”易阡陌摊了摊手。

“你小子段子编的不错,比易浩然有水准多了。”玄武忽然说道。

“我……你怎么知道我编的?”易阡陌问道。

“易浩然也喜欢编段子,不过,他编排的基本上都是三千世界的头头们,比如跟人家道侣私会什么的。”

玄武说道,“但他的水准不高,尽是一些低俗下流的段子,也就图一乐!”

易阡陌无语,没想到易浩然还是这么个人。

“以后没空多来陪老夫聊聊天,说不定老夫一高兴,真的可以帮你强化一下血脉呢!”

玄武说道,“滚吧,别打搅老夫休息!”

离开阵法枢纽,易阡陌却有些惆怅,尤其是玄武那句,让他多过去陪他聊聊天,这让他感受到了那漫长生命里,透出的孤独。

“长生真的好吗?”

易阡陌心底想道。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便被他打消了,他现在没有空,也没有资格去想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时间很宝贵,必须抓紧发育。

司农院!

易阡陌找到了大司农,当听说他种活了圣道五谷中的一颗种子时,那些不爱搭理他的老古董们,全都赶了过来。

数千位之多,一个个穿的都非常寒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上来的乞丐,可他们盯着易阡陌时,却让他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是哪一颗种子?”司农院的大殿里,嘈杂了起来。

大司农解释了一下,易阡陌才知道,这些都是司农院里的司农令,相当于长老级别,平日里这些家伙都忙活在自己的试验田里,根本没有空来这地方。

易阡陌上回来,也只是见到了其中几位而已。

大家都盯着自己,易阡陌有些紧张,但他也不能将东西取出来,只能将自己体内世界的画面,做了一个镜像出来。

看到镜像里的那株秧苗,这些司农令全都怔住了,易阡陌立时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这些家伙绝对比龙殿的贤者,要高出一筹!

“果然跟种子一样,看着都很普通,若是在田里,还以为是一株杂草呢!”

“我可以感受到,这秧苗里,承载着厚重的气运,所谓圣道五谷,没有气运怎么可能称之为圣道?”

“它的气运,也带动了周围的植被生长,小子,快告诉我,你种在了哪里,带我们去看看!”

司农令们的眼神里全是期待,有那么一刻,易阡陌感觉自己如果说不,这些家伙能把自己立即撕碎了。

他看向了大司农,大司农这才给他解了围,道:“诸位,这种子不在这个世界,至于在哪一个世界里,还是不要为难大长老了。”

此话一出,这些司农令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是新任的大长老,虽然眼中逼迫少了许多,却也没有多少的敬意,这自然是实力的缘故。

“从样子来看,这应该是圣道五谷中的水灵仙!”

一名司农令说道,“记载中,水灵仙生长在水中,由大气运承载而生,其生长时,周围的植被,都会加速生长,且附带有水灵仙的灵韵!”

“这水灵仙,跟我们的黄金稻米是一脉相承,哦,不对,应该说,黄金稻米就是源自于水灵仙的灵感。”

另外一名司农令说道。

“不满诸位,我今日来此,就是为了取一部分黄金稻米的种子,培植在水灵仙附近,希望诸位可以应允!”

易阡陌说道。

“大长老想要黄金稻米还不简单,自己去田里割就是了,不过……”

其中一名司农令看着他,道,“我们强烈要求,大长老将种活的水灵仙给我们!”

“不错,大长老若是将水灵仙给我们,我们一定照料好。”

司农令们热情的看着他。

易阡陌也想,如果有这帮班底,他就不怕这水灵仙发挥不到极致,更重要的是,他还可以让体内的世界的贤者们,来跟这些司农令学习。

“好了!”

大司农扫了他们一眼,道,“水灵仙现在只能生长在那片世界里,等到大长老找到移植的办法,一定会让你们见到的,都下去吧!”

司农令们失望的离开了。

大司农说道:“你别在意,这帮家伙平日里闲的蛋疼,能够种活圣道五谷,是他们的梦想,也难怪他们会这么着急。”

“理解!”易阡陌点了点头,道,“不瞒大司农,此次前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大司农能够将关于圣道五谷的所有典籍,全都借我一观!”

“这有何难?”

大司农说道,“一个时辰之后,我给你,哦,对了,你得去看看你带来的那个器族小姑娘,这家伙不知怎么啦,竟然每日在田里呆着,不吃也不喝!”

易阡陌愣住了,赶紧赶了过去,他还以为剑沫萍犯了什么病,却没想到这家伙只是在田里玩的很欢实。

大司农让她过来的意思,是让他赶紧把她带走,别在这里碍他们的事。

如果剑沫萍只是看看也就罢了,可她满脑子疑问,逮住司农令就问,而且是十万个为什么的那种,求知若渴。

搞的田里的司农令苦不堪言,都避开她。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这家伙竟然偷摸摸的去弄人家田里的那些稀有植被,这可都是司农令的宝贝啊。

“萍萍!”

易阡陌喊道。

剑沫萍回过头扫了他一眼,警惕道:“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担心你。”易阡陌说道。

“没事你喊的这么肉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剑沫萍说道。

“没什么事,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圣道五谷发芽了!”

易阡陌说道。

剑沫萍一听,立即从田里抽身出来,小跑着来到他身边,道:“你确定不是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