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凌锋不能留

“噗!”

倾斜的身形,如同倒塌的山岳,携带着浑厚的劲道,撞得韩非口喷鲜血,离地倒飞。

整个人如同滚石,在半空中翻滚了四五圈,才重重地砸落在地。

“嘭!”

高瘦的身体,直接将山石地面都砸得崩裂开来。

强烈地反震力量,让得韩非再次咳血。

一张脸色,快速苍白。

呼吸的气息,都是迅速紊乱。

“你……怎么会这么强?”

勉强撑起,韩非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锋,圆睁的眸子如见鬼神。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之前还是修炼废物的家伙,半日不见,怎会突然有了这样的实力?

“怎么会?”

凌锋压下灵脉的力量,舒了口气,才一脸冷笑地看着韩非:“这还得感谢你们,没有你们的羞辱,我也不会有今天。”

说着话,凌锋把玩着手中的半截断剑,朝着韩非走去。

韩非见状,脸色一变。

“你想做什么?”韩非厉声叱问。

凌锋淡然一笑,手握着断剑,走近韩非的身边:“我说过,你会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敢杀我?”

韩非脸色骤沉:“我可是内门弟子,你一个杂役,也敢杀我?小心执法堂拿你问罪。”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凌锋轻轻摇头,淡然笑道:“毕竟,杀了你,谁又替我去向杜宇带话呢?”

“那……”

韩非刚想询问凌锋的意图,但话刚开口,凌锋猛地抬手,用力地将手中断剑,插进了他的大腿。

“啊!”

大腿瞬间被穿透,鲜血狂飙直流,痛得韩非刹那失声痛嚎。

“这就是代价!”

凌锋紧握着断剑,狠狠地搅动。

“你……你敢伤我?”

韩非疼得额头青筋直冒,冷汗淋漓,不禁怨毒地瞪着凌锋斥道:“凌锋,杜宇师兄不会放过你的。”

“杜宇?”

凌锋漠然冷笑:“你回去告诉他,让他洗干净脖子,安心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去找他的。”

“哈哈哈……”

韩非闻言冷笑:“凌锋,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杜宇师兄这样说话。哪怕你已经有灵泉境修为又怎样,在杜师兄面前,依旧什么都不是。”

“是吗?”

凌锋不屑嗤笑:“以前的我,或许没资格。但现在嘛,未必。”

“凌锋,你不要太高看自己!”韩非咬牙狞喝。

“高看?这话我应该送给你。”

凌锋冷然一笑,随即取出了炎阳令,示意韩非问道:“认得这个令牌吗?”

“炎阳令?”

韩非扫了一眼,脸色剧变:“你怎么会有魏长老的专属令牌?”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凌锋收回令牌,轻笑道:“很不巧,在你来之前,我刚刚通过了炎塔试炼,成为了内门弟子。并且,侥幸被魏长老收为弟子。”

“什么?”

韩非神情骤惊,骇然惊绝:“怎么可能?你已经是长老门徒了?”

“现在你觉得,谁没资格?”凌锋嗤笑。

韩非沉默,原本凶戾的眼神,开始变得慌乱。

看向凌锋的目光,多了几分惊悸。

长老门徒,天呐,这是何等荣耀的身份?

哪怕同为内门弟子,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长老门徒的地位,足以和核心弟子平起平坐。

这该死的家伙,他怎么会被魏长老收为弟子的啊?

韩非很想怀疑,但是,货真价实的炎阳令,却是狠狠地打消了他的念头。

看着韩非沉默,不敢作声,凌锋淡然起身。

踢了韩非一脚,凌锋冷然道:“滚回去吧,记得将我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杜宇。还有……凌若彤。”

说完,没再理睬惶恐不安的韩非,转身离去。

韩非怅然抬头,目送着凌锋的背影消失好久,才强忍剧痛,拔掉大腿的断剑。

草草的吞服了一枚疗伤丹,便是起身,一瘸一拐的返回内门别苑。

拖着伤势,一身狼狈,敲响了甲字玄号院的院门。

“进来!”

院内传来杜宇的声音。

韩非推开院门,瘸着腿走了进去。

“杜师兄!”

看着在凌若彤陪伴下,坐在院内凉亭下的杜宇,韩非一脸羞惭。

“怎么回事?”

杜宇闻声扭头,看到韩非的惨状,脸色骤凝:“谁伤的你?”

“凌锋……”

韩非低垂着脑袋,声音低沉。

“那个废物?”杜宇蹙起了眉头。

“杜师兄,我们都被他给骗了!”

韩非急忙抬头解释:“他根本不是废物,他也是灵泉境修为。”

“什么?怎么可能?”

凌若彤骇然失声,不可思议的惊立起来。

韩非瞥了凌若彤一眼,淡然道:“这件事情,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事实如此。而且……”

“而且什么?”凌若彤追问。

韩非沉默了下,看向杜宇,道:“而且,凌锋现在已经不再是杂役,而是长老门徒,他已经被炎阳峰魏长老收为了弟子。”

“长老门徒?”

这个消息,让杜宇都是脸色微凝。

旁边的凌若彤更是膛目结舌,如见鬼神。

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泛着浓浓的震撼和惊疑。

怎么会啊?

他怎么会成为长老门徒,身份地位比杜宇还高啊?

难道,他一直都在骗我的吗?

凌若彤的心,突然乱了。

一张脸色,百感交集。

察觉到凌若彤变幻不停的脸色,杜宇的脸色,也是渐渐阴沉下来。

“哼,好大的能耐!”

杜宇端着茶杯的手,狠狠地拍在了石桌上。

手中的陶瓷茶杯,都是噼啪爆碎开来。

刺耳的声音,惊醒了凌若彤。

凌若彤有些惶恐,忐忑不安的看着杜宇。

韩非低着头,沉默不言。

杜宇沉着脸色,幽幽地看着凌若彤好久,突然道:“凌锋,不能留!”

冷漠的声音,杀机不加掩饰。

凌若彤听得身心一颤,只觉浑身冰凉。

杜宇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凌若彤,嘱咐道:“这件事情,你去办!”

“啊?”

凌若彤茫然抬头,一脸惊疑。

“怎么?舍不得下手?”

杜宇的眼神,变得阴冷。

“杜师兄,若彤……”

凌若彤想推辞,但看到杜宇渐渐难看的脸色,推辞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是……”

最终,凌若彤低下了头,应承了下来。

杜宇难看的脸色,这才稍稍好转。

重新恢复了些许笑意,轻抚着凌若彤的俏脸,淡然道:“我不喜欢三心二意的人。特别是……女人。”